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郑秉文委员两会议案:养老金投资管理人数量亟待扩容,引入更多市场决定机制
蓝鲸保险 李丹萍  ·  03-03 16:45  · 阅 24.7w
但在郑秉文看来,目前养老金投资存在一个亟需解决的问题,投资管理人的数量难以满足现实需求,亟需扩容,以便提高养老基金投资管理的经营能力、投资分散度、策略丰富度等。

2021年全国“两会”召开在即,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在提交的一份议案中建议,要对养老金管理人数量进行扩容。

郑秉文指出,在过去20年里,我国四类养老金逐渐实行市场化投资,规模越来越大,截至2019年底,总资产达5.6万亿元:2001年“全国社保基金”初创时只有200亿元,目前已达2.1万亿元(去重后);2004年企业年金建立时只有493亿元,而今已达1.8万亿元;2016年基本养老保险基金陆续开始市场化投资,规模逐渐扩大,到现在已超过1万亿元;2018年职业年金全面启动投资运营,至今也超过7000亿元。

我国养老金投资业绩较好,为应对人口老龄化夯实了财富储备,打下了物质基础,提高了制度的可持续性:全国社保基金2.1万亿资产中有一半来自投资收益,成立至今年化收益达8.14%。企业年金2019年投资收益8.30%,自2007年以来年化收益率7.07%。基本养老基金2019年当年收益8.03%,自2016年末委托投资以来累计创造850.69亿元收益。据悉,职业年金投资业绩也较令人满意。

在郑秉文看来,目前养老金投资存在一个亟需解决的问题,即投资管理人的数量难以满足现实需求,亟需扩容,以便提高养老基金投资管理的经营能力、投资分散度、策略丰富度等。

投资管理人相对数量过少。目前,全国社保基金有18家投资管理人,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有22家,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有21家,但绝大部分是重合的,实际上养老金投资管理人只有27家,其中基金公司16家,券商3家,保险公司7家,养老金公司1家。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投资管理人约为四百多家,其中基金公司143家,券商138家、保险公司177家,目前27家养老金投资管理人仅占全国潜在投资管理人总量的6%。

投资集中度偏高。27家投资管理人负责三类养老金(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合二为一)投资管理的61个资格,平均每个投资管理人承担2.3个资格,最高的承担4个,最少的承担1个。综合考量全国社保基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和企业年金的受托管理规模,单个投资管理人的管理规模平均已近2000亿元,相当于一家较大型公募基金的整体管理规模。

投资管理人两级分化较为明显。虽然社保和年金投资管理人的数量只有20余家,但却呈现出明显的两级分化,投资管理人中管理资金规模最大的超过4000亿元,管理规模小的受托规模仅二、三百亿元,甚至更少。

郑秉文介绍,全国社保基金曾于2002、2004和2010年分三批选聘,企业年金于2005年、2007年分两批公开选聘,至今已十多年,投资管理人未再继续选聘,但基金规模和潜在投资管理人数量早已发生很大变化,投资管理人数量亟待扩容。

第一,扩容有利于提高养老金投资业绩。根据中国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2020年底公布的研究成果,最近5年基金管理人业绩排名中,股票和债券长期投资能力排名前20位的公募基金管理人中有一半多不具有养老金投资管理资质,而在已获得资质的公司中,有些基金管理公司的股票和债券投资能力排名位居行业的后1/2。

第二,未来几年养老基金进入投资体制的规模越来越大。截至2019年,四类养老金资产规模已达11.6万亿元,而实施市场化投资的仅为5.6万亿,还有一半即将实施投资。另一方面,职业年金发展势头较好,资产规模将很快赶上企业年金。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投资管理人数量扩容空间较大。加拿大养老金委托投资规模2000亿加元,拥有53家投资管理人;澳洲未来基金委托投资约2000亿澳元,拥有117家投资管理人;相比之下,目前我国投资管理人数量与资产比例还有较大扩容空间。

为此,建议尽快对投资管理人数量进行扩容,简化投资管理人资质的审批程序,不断完善对现有投资管理人的评估,引入更多的市场决定机制因素,完善准入/退出机制。(蓝鲸保险 李丹萍 lidanping@lanjing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