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芯片都开始租了?
半导体产业纵横  ·  01-24 10:03  · 阅 9.2w
IP属地:北京
半导体巨头们似乎希望推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以缓解下行周期的“黑暗岁月”。

文|半导体产业纵横

众所周知,半导体行业属于资本密集型行业,投入高、周期长、赢者通吃。并且平均4-5年就会经历一轮半导体周期,每到下行周期,身处其中的半导体企业往往备受煎熬。

近日,半导体巨头们似乎希望推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以缓解下行周期的“黑暗岁月”。

半导体巨头开启芯片租赁模式

三星提出了一个新颖的想法,考虑推出新的商业模式——高端存储芯片租赁服务,这种模式被三星称为“内存即服务 (MaaS)”。

这个灵感的来源应该是在云计算厂商长期推广“XaaS(X即服务)”的理念下诞生的。XaaS是指“服务”本身是一种租赁,对资源的消费模式是按需付费而非固定支出。简单来说,就是用户可以通过订阅的方式从供应商处购买服务,例如IT基础设施、平台或者程序资源,针对需求按需购买可以用户降低成本。

三星提出的“内存即服务 (MaaS)”也是类似,在这种商业模式下,三星将下一代内存扩展器DRAM模组和SSD等用于高性能计算的存储产品借给包括谷歌在内的云服务公司,并从他们那里收取租金。云服务客户能够以预先设定的合同价格获取存储芯片,同时在芯片的整个生命周期内获得系统管理服务,降低相关的采购成本。

在目前存储衰退的潮流下,三星希望MaaS能够带来更加稳定的销售和收益流,按照三星的期望,这项新的业务至少占其整个DRAM销售收入的10%。

三星并非一枝独秀。此前,英特尔将CPU内购功能(SDSI)合并到 Linux 5.18 中,软件定义芯片 (software-defined silicon / SDSI) 是一种制造后机制,允许通过购买许可证激活额外的CPU功能。

一个月前,英特尔又正式推出了On Demand计划。这个计划专门针对其刚刚发布的第四代至强可扩展处理器Sapphire Rapids,客户可以通过充值解锁各项CPU功能,例如默认不开启的各种专用加速器和安全技术。

在On Demand计划中,有两种付费模式:“消费模式”和“激活模式”,“消费模式”是按使用量计费,“激活模式”则是需要购买许可证,但是一次买断永久激活。

可解锁的 CPU 功能也分两类,一类是 Intel 自己研发的 CPU 加速器和安全功能,可加速特定的工作负载,提高安全性。比如软件防护扩展、动态负载平衡器 (DLB)、英特尔数据流加速器 (DSA)、英特尔内存分析加速器 (IAA)、英特尔内存分析加速器,以及英特尔 QuickAssist 技术 (QAT) ,这些功能基本属于 “激活模式”,一次买断。

另一类则是由英特尔的合作商( H3C、HPE、Inspur、Lenovo、Supermicro、PhoenixNAP 和 Variscale 等公司)提供的功能和服务,其中包括但不限于服务器应用优化、智能计算、 IaaS 解决方案、云原生与边缘计算等,这些功能和服务既有 “消费模式”,也有 “激活模式”。

总而言之,英特尔的做法是给客户有禁用功能但是在需要时可以激活功能的CPU,在不更改实际硬件的条件下,升级客户的机器。

为什么会尝试芯片租赁模式?

半导体巨头开始尝试芯片租赁背后的重要原因,实际上是摩尔定律放缓的结果。随着摩尔定律的放缓,扩展困难使得芯片公司难以缩短新兴硬件的上市时间。因此,很多公司希望在一次性销售芯片之外获取更多的价值。服务模式是企业弥补不足的手段,英特尔、三星、英伟达、高通等都在尝试进入服务模式。

目前来看,软件行业通过“软件即服务”的模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随着互联网的繁荣加速促进了这种模式的普及,很多用户支付超过一个月/一年的费用,同时提供功能和安全更新。

美国已经有45家SaaS上市企业,总市值接近两千亿美元。美国SaaS软件slack的成功已经成了行业里的教科书,短短两年就估值28亿美元。Slack用户每周增长5%,每日有110万人在线,其中有30万是订阅用户。Slack的成功不仅成了业界神话,也引得无数后起之秀纷纷效仿。

XaaS和其他云服务背后的核心理念是,用户可以通过订阅从供应商处购买服务来降低成本并获得特定类型的个人资源。

在XaaS和云服务出现之前,企业通常必须购买许可的软件产品并在现场安装。他们必须购买硬件并将其连接在一起以创建扩展网络。他们必须在现场完成所有安全工作,并且必须为所有业务流程提供昂贵的服务器设置和其他基础设施。

相比之下,使用XaaS,用户只需购买他们需要的东西,根据需要付费。这允许用户随着时间的推移彻底改变服务模式。使用多租户方法,云服务可以提供很大的灵活性。资源池和快速弹性等概念支持这些服务,业务领导者可以根据需要简单地添加或减少服务。

相反,半导体行业一直是采用产品交付模式,也就是通过“构建”和“发布”模型将产品锁定为最终产品,并不会在硬件层面提供额外的功能。这就使得芯片企业失去了更多提供价值服务的机会。

需求都是被创造出来的,正是希望从另一个角度继续推动客户需求,芯片企业开始尝试走服务模式。一方面,这类模式可以延续客户服务,发展另一种收费模式;另一方面延伸服务可以帮助客户降低成本,更加便捷的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实际上,在处理周期带来的芯片价格波动方面,半导体行业也尝试了许多方法。比如,美光宣布新的定价模式名为“forward pricing agreement”(远期定价协议)。与现有的基于数量的协议不同,这种协议会把采购规模和价格都考虑进去。

美光首席商务官Sumit Sadana表示,前十大客户中其中一位已经与我们签署了这项新的定价协议,为期三年的协议带来的年营收将超过5亿美元。

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

芯片租赁出去,绝对是一次大胆的尝试。不过三星和英特尔面对不同的租赁方式,有着不同的挑战。

英特尔的On Demand计划中,在本地服务器中打开和关闭功能是一个挑战,因为英特尔可能没有办法访问此类安装的服务器。

Tirias Research 首席分析师 Jim McGregor 表示:“超大规模运营商和 IT 服务提供商更容易对其收费。这更有意义。如果你去获取 AWS 或 Azure,你需要为你需要的东西付费,或者你按分钟付费,或者你为资源付费。在芯片层面做到这一点有点困难。”

并且也有客户表示质疑:“通过软件更新启用的功能列表可能是无穷无尽的,从更多的缓存内存到 DRAM 内存,再到额外的处理核心,再到用于游戏应用程序的额外 GPU,再到辅助蜂窝(可能是 6G)天线。”没人能说得准到底为什么此类服务需要额外付费。

新商业模式的尝试并非都会成功。

从历史上看,英特尔在2010年也尝试针对消费者端推出付费升级台式CPU的活动,允许一些低端台式机CPU通过支付费用获得激活码,以解锁额外的功能。

该活动最初针对奔腾奔腾 G6951 台式机 CPU (2.8 GHz )推出,只需支付 50 美元的费用,该处理器就可以启用额外的 1 MB 缓存以及超线程(升级后的 CPU 型号叫 “奔腾 G6952”),使其性能接近更高端的 Core i3-530 CPU 。

因为按当时的市场价格,Core i3-530 CPU 只比标准的奔腾 G6951 贵 15 美元... 消费者完全没必要花 50 美元去升级 G6951 ,因此该该计划并未有太多反响。

目前来看,最有可能采取芯片租赁模式的就是云服务厂商以及HPC领域厂商。这类厂商经常需要面对运算强度大、高并发、应用复杂的场景,芯片性能对其极为重要,并且高性能芯片往往需要占据极大的支出。

不过,同为云服务器厂商的亚马逊似乎对于芯片租赁并不买账。亚马逊表示,与租用英特尔、英伟达或AMD生产的处理器相比,自行生产芯片将为客户提供更具成本效益的算力。

对于三星提出的高端DRAM租赁,业内也有看好的声音,认为这种模式对于三星及其潜在客户都是划算的。三星可以以此抵御寒冷的下行周期,客户则可以降低资本支出风险,更灵活地满足多样化的DRAM需求。

三星本次选择的领域也是在于HPC和云端这类对于储存要求极大的领域,按道理来说,对于对于亚马逊、谷歌等厂商而言,云服务的商业模式本就涉及多种“XaaS”租赁服务,他们对于高端DRAM租赁模式的接受度会更高。

总体来看,芯片租赁模式初入市场,对于是否有企业接受还需静待观察。不过,这类方式确实给过去因为专用芯片价格飙升带来压力的客户,得到了一些喘息的机会。

由于半导体的设计和生产周期通常很长,如果如英特尔般开始出售有内置功能的产品那么对于企业的考验极大,因为需要预测几年后的未来走势,保证产品在生产启用后,额外功能依旧被客户需要。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