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凌雄科技登陆港交所:三年半亏7亿元已资不抵债,市占率仅3.9%暂列首位
蓝鲸TMT 齐智颖  ·  11-25 09:02  · 阅 23.6w
11月24日,小熊U租母公司凌雄科技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股份代号为02436.HK,发行价7.6港元/股,自定位为“中国DaaS行业第一股”。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11月24日,小熊U租母公司凌雄科技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股份代号为02436.HK,发行价7.6港元/股,自定位为“中国DaaS行业第一股”。其上市首日开盘报7.9港元/股涨4%,但随后盘中波动,一度跌破发行价,最低报6.96港元/股,截至收盘报7.8港元/股。

可以说,自成立以来,凌雄科技便受到市场的一众青睐,不仅引来了京东、腾讯、联想的投资,还获得从国家级到地方的5支政府基金的注资,其营收规模也因为巨头加持而增长迅速。但2019年至今,凌雄科技持续亏损,累计已亏7亿元。

重资产投入是凌雄科技亏损的一大原因,而其支柱业务却面临毛利率偏低的窘境。目前凌雄科技在中国设备全生命周期管理解决方案供货商中市占率仅为3.9%,不过仍排名第一。该行业还有很大开发潜力,以目前凌雄科技的状况来看,还能保持市场第一的地位多久?

上市前遭京东、腾讯、联想等减持

根据招股书,凌雄科技为一家设备全生命周期管理解决方案供货商,主要在中国从事向(其中包括)IT设备经销商销售翻新淘汰IT设备,以及向中小型企业提供设备及IT技术订阅服务。

天眼查信息显示,小熊U租目前已获8轮融资,而参投方的阵容可以说是非常豪华,包括腾讯投资、京东集团、联想创投、达晨财智、东方富海等。值得注意的是,投资方还覆盖了从国家级到地方的5支政府基金,如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国家新兴产业基金、深圳市引导基金、福田区引导基金、深圳市高新投等。

而小熊U租的发展更是离不开投资方的加持,尤其是京东、腾讯与联想等。

早在2018年5月,京东与小熊U租已从资本和产业链多方面建立联系,京东更是多次加持小熊U租,对外开放京东商城首页。在京东企业租赁布局中,小熊U租无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小熊U租则通过京东打开了获客引流的天花板。

腾讯则是把小熊U租的IT办公设备运营服务引入了腾讯众创空间,双方在腾讯云、腾讯安全等方面深度合作。

而联想的战略投资,对小熊U租来说无疑是在设备采购上拥有了“绿色通道”,最直接的影响是可以提升其设备集采能力,加速小熊U租设备的迭代周期。

不过,在上市前夕,京东、腾讯、联想在内的多名股东均对凌雄科技进行了减持。

据最新版招股书显示,京东江苏持股比例已由此前14.68%降至13.22%,腾讯持股比例也由2.08%降至1.88%,联想持股由1%降至0.9%,达晨创通和达晨创景的持股分别由12.2%、3.21%降至10.98%、2.82%。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凌雄科技持续亏损、资不抵债,或许是上市前该公司被各股东减持的重要原因。

三年半亏7亿元,已资不抵债

近年来,依托巨头的加持,凌雄科技营收规模增长迅速,2019年至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内”),该公司营收分别为5亿元、10.22亿元、13.3亿元、8.54亿元。

尽管该公司营收规模在不断扩大,但其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报告期内录得亏损净额分别为6030万元、1.77亿元、4.49亿元、580万元。

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巨额的亏损呢?凌雄科技所布局的租赁行业是一个重资产行业,需要高额投入。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凌雄科技的物业、厂房及设备等成本分别占资产总值的52.1%、54.5%、62.4%、60.4%,占比较高。

那如此重资产的业务,凌雄科技的钱从哪来?除了不断融资,借债也是其主要途径。

截至各报告期末,凌雄科技分别录得流动负债净额5330万元、2900万元、1.39亿元及1.99亿元,主要由于大部分订阅设备(分类为非流动资产)是使用自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的借款(须于一年内偿还的部分分类为流动负债)购买。而凌雄科技概不保证其日后将不会有流动负债净额。流动负债净额状况会令其面临流动资金风险。

截至2020年及2021年12月31日以及2022年6月30日,凌雄科技分别录得负债净额1.7亿元、6.3亿元及6.125亿元。

截止2022年上半年,凌雄科技流动负债和非流动负债合计19.28亿元,流动资产和非流动资产合计13.16亿元。也就是说,该公司已出现明显的资不抵债。

凌雄科技坦言,无法保证日后不会再次产生亏损。其实现盈利的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中包括)成功提升客户黏性及扩大客户群、管理设备利用率、控制成本及提高运营效率的能力。倘未能产生足够收入或有效控制成本及开支,日后可能持续产生亏损,且可能无法取得或于其后保持盈利能力。

支柱业务毛利率仅为2%,市占率排名第一却只有3.9%

成立于2004年的凌雄科技以计算机组装服务及二手个人计算机销售起家,后来逐步开始进入IT办公设备租赁以及回收业务,又新增Dass模式(设备即服务)。目前其主要业务分为三类——设备回收业务、设备订阅服务、IT技术订阅服务。

但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业务主要依赖于回收业务。报告期内,其设备回收收入分别占凌雄科技收入的60.5%、74.8%、69.4%及74%。

而作为支柱业务的设备回收业务,毛利率状况却堪忧,报告期内,该公司设备回收业务毛利率最高仅为6.7%,今年上半年甚至降为2%,其整体毛利率更是自2019年以来持续下滑,已从16%下降至11.7%。

凌雄科技在招股书中解释称,归因于其贸易性质,其设备回收业务的毛利率主要反映了其采购淘汰设备的价格与其随后出售该等设备的价格之间的差额,因此与其订阅业务(其性质为提供服务)相比毛利率较低。

对比其竞争对手来看,也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的易点云的毛利率却是凌雄科技的3倍有余。报告期内,易点云的整体毛利率分别为38%、41.4%、47.7%、50.9%。

灼识咨询数据显示,在2021年中国设备全生命周期管理解决方案供货商中,小熊U租排名第一,不过,其市场份额只有3.9%。可见这一市场足够分散,竞争也较为激烈。

而凌雄科技坦言,其在设备全生命周期管理行业的各个业务方面均面临竞争,倘若其任何竞争对手建立业务合作伙伴关系或联盟或筹集大量资金,或倘若来自其他市场领域或地域市场的知名公司扩展至凌雄科技的市场领域或地域市场,凌雄科技可能会面临激烈竞争。任何现有或潜在竞争对手亦可能选择根据不同定价模式运营或降低其价格以增加其市场份额。

目前看,以3.9%的市场份额暂列第一的凌雄科技,未来能否在中国设备全生命周期管理解决方案供货商中保持竞争优势和地位,恐怕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