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丰收了,电商助农也“内卷”
野马财经  ·  10-03 10:15  · 阅 6.1w
IP属地:山西省
今年的秋收时节,电商大厂们把存在感拉满了。

文|野马财经 张凯旌

编辑|蔡真

贵州黔西南州的一个茶园基地里,茶山层峦叠嶂,空气中弥漫着茶的清香,而负责采摘的茶农正忙得不可开交。“今年大丰收。”茶农朱志益感慨道。而类似的景象,正在华夏大地的各处上演。

正值第五届中国农民丰收节,包括阿里、京东、拼多多、抖音、快手等在内的互联网大厂们纷纷披挂上阵,用自己的方式参与到盛会中,同时也让人们进一步感受到了电商带给乡村振兴的力量。

过去的几年,“下沉”成为了互联网“黑话”中的高频词汇,其在一定程度上象征有待开发的市场空间,以及数字技术的洼地,等待着互联网去改造。农产品就是这样一块市场,但对于现在的大厂们来说,这早已不只是一门生意,而是一项从心出发的事业。

电商助农,有几种姿势?

有关互联网与农业结合最朴实的理解,便是通过流量扶持,帮助农产品带货,这是所有电商平台的普遍做法。不过,由于各自特点不同,平台间带货的模式也存在细微差别。

比如淘宝、京东均围绕丰收开启了购物节,拼多多上线了“多多丰收馆”,并针对活动提供了50亿惠农消费补贴;而抖音、快手则偏向于借助短视频平台的流量优势,形成话题声浪,让农民自己成为网红商家;此外,天猫、快手、抖音还打造了助农特色专场直播,通过主播的影响力进一步带动农产品销售。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贡献出渠道的同时,互联网还是学习、分享的平台。快手的幸福乡村带头人计划、抖音的新农人计划,都试图从运营培训、变现指导等方面扶持“三农”内容创作,一些农技专业人员也乐于在平台上传授自己的经验,借此推广农业知识,挖掘更多乡村创业者。

在此基础上,深入供应链、进行产业的数字化改造对大厂们来说更是顺水推舟。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种改造才是农产品得以插上翅膀,深入大街小巷千家万户的关键。

30年前,沂蒙山脚下的朝峪村还没通上水泥路。一次进山的路被大雨冲坏了,靠着村里几十个青壮小伙才把前来收货的车拖到村头。后来,村里好不容易通了柏油路,却又陷入了有货没处卖的窘境。物流畅通了,消费者的选择也就多了,朝峪村的葡萄怎么和新疆的葡萄竞争呢?

值得一提的是,数字革命还催生了一种新型农业生产方式——智慧农业。对于这个万亿级别的赛道,各家大厂均有所布局,但具体到每家公司打法亦有所不同。

腾讯在智慧农业领域的态度有些类似于其投资的信条,即以开放、共生的姿态与合作伙伴共商大计。目前其已与中粮、农科院、农业农村部等多家企业、科研机构及地方政府部门展开了合作。同时腾讯自己的农业研发团队“AI Lab”,也已经与辽宁省达成合作,开展种植试点。

阿里、京东、拼多多则侧重于建立覆盖农业“研、产、供、销”等关键环节的全产业链体系。其中拼多多虽然在云计算、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前沿技术领域的积累较少,但其在农研方面的投入巨大,去年的百亿农研专项,以及近三年的多多农研科技大赛,已经让电影中的“植物工厂”走进现实。

此外,投资也是互联网大厂帮扶农业的重要途径。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来腾讯、阿里对农业相关企业的投资次数分别达到31次、29次;小米、百度、携程等非电商大厂也均在农业领域有过出手投资记录。

大厂助农,大势所趋

互联网巨头扎堆农业赛道,既是顺应时代大势,也是对广袤新兴市场的又一次集体探索。

数据显示,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渐消散,我国农业劳力占比已由1991年的60%下降到2018年的26%,低于世界平均值。农村劳动力短缺的同时,日益多元的农产品需求也让农产品生产的矛盾逐渐从供给不足向产品结构不匹配转变,一场结构化的产业升级已经迫在眉睫。

为此,我国在2014年就提出“智慧农业”概念,并很快将其写入了“中央一号文件”,年复一年地出台新政鼓励发展。

政策利好的同时,农业也确实是一条具备十足想象空间的赛道。

一方面,我国幅员辽阔,消费者需求多元化,农业长期以小农经济为主,产业效率较低,市场存在巨大的可改造空间。日前,国家农业信息化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赵春江在一次演讲时称,预计到2025年,我国农业数字经济规模将达到1.26万亿元,2035年达到7.8万亿元,2050年达到24万亿元。

另一方面,仅从商业的角度来讲,农产品高频刚需的特征不仅适合提升互联网产品的活跃度、培养用户习惯,为其他产品导流,还可以通过消费习惯勾勒出用户画像,借此更高效地对接用户需求。

更重要的是,在经历了一段时期的野蛮增长后,互联网巨头们已经开始重新思考起了平台型企业的社会责任问题。

“互联网行业该回归到‘水电煤’的初心了,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监管措施为日益膨胀混乱的市场退烧,才能让悬在天上的‘基础设施’切实落地。”阿里收到反垄断处罚书后不久,《证券时报》曾如是评论道。

而智慧农业,则恰好提供了一个可以让互联网大厂在兼顾社会责任的同时,发挥自身在5G、云计算、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领域优势的机会。

北京社科院研究员王鹏指出,目前消费型的互联网企业正在向生产型转变,其中农业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无论是通过投资、合作还是自己的方式赋能,未来的产业结构都能形成新的利益增长点。

基于种种利好因素,电商大厂对助农的重视正愈发凸显。中泰证券研报显示,2018-2020年,拼多多农产品GMV在总GMV中的占比已从13.85%提升至16.19%;同期阿里由2.85%增至4.05%。抖音电商则表示,未来一年将通过“山货上头条”项目重点扶持20个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GMV破千万,200个地标农产品GMV达百万级。

互联网的尽头是什么?电商、内容、放贷、元宇宙……这个问题的答案五花八门,而现在,或许可以在其中加上“务农”。

助农,是个“笨”活

电商助农,已经在促进农产品销售、帮助农民增收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我国农产品销售额达2506.7亿元,同比增长11%。同时农产品消费人群呈现年轻化趋势,在今年拼多多举办的农货节期间,35岁以下的消费者占比超过30%。

以湖北宜城市为例,2021年该市的65家电商企业共计实现线上销售额3.5亿元,带动5000多户农民种植红薯,亩产也在专业团队和先进种植技术的帮助下,从最初的4000斤提升到8000斤……

在此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年轻新农人选择从大城市回到家乡创业。据统计,2021年全国返乡入乡创业人数达到了1120万人;而拼多多《2021新新农人成长报告》则显示,截至2021年10月,平台95后的“新新农人”数量已超12.6万人,在涉农商家中占比超13%。

不过,整体而言国内农业数字化的道路仍然任重道远。

王鹏指出,我国农业覆盖面广,城乡、区域差距明显,而且现在很多新兴技术和助农项目虽然有不错的探索方向,但距离批量化生产,适应国内这种非规模化生产农业的现实还有一定距离。也即,智慧农业的发展还停留在“试验田”阶段。

赵春江亦表示,目前农村地区数字经济基础建设相比城市地区仍存在一定差距,农村5G基站很少,主要是流量少,建设基站不赚钱。而4G虽然实现了全覆盖,但一些农村地区的信号并不稳定。

乡村振兴不会只是一年两年就能完成的事情,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业内的共识。如此长的时间周期,也让不少人将农业视作一项“笨活”。但有些事情,就是需要“笨功夫”。

贵州黔西南州,原本蕴藏着中国迄今发现的最古老四球古茶籽化石所在地。然而这里的茶农们,此前却一直受地理位置和经济发展水平等影响,沦为外省廉价原料供应商,当地也陷入“古茶产区无名茶”的窘境。经历时间的洗礼后,如今朱志益已经靠种茶过上了好日子:“我一共种了200多亩茶,预计纯收入20万元左右。除了种茶,我还做茶加工。”

你有在电商平台购买农产品的经历吗?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本文原创作者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