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2022年世界大健康博览会·长寿时代高峰论坛:创新生态,重塑大健康产业
蓝鲸保险 石雨  ·  08-06 10:54  · 阅 29.1w
“面对人口老龄化,目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做好准备,老龄化的到来对每个国家来说都是突然的现象。”

(图片来源:东方IC)

“七普”数据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达2.64亿。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2021年居民人均预期寿命提高到78.2岁,迈入长寿时代已成社会趋势。如何提升长寿时代下老年群体的生命质量和人生体验,是社会各界关心的重要议题。

8月5日,由中国新闻社《中国新闻周刊》、泰康保险集团主办,湖北省咸宁市人民政府协办的2022年世界大健康博览会·长寿时代高峰论坛在武汉举办。论坛以“重塑大健康共创新生态”为主题,邀请政产学研各界嘉宾,共话长寿时代下大健康产业的重塑之路。

共话健康新生态

“‘家家有老人,人人都会老’,应对人口老龄化必须坚持人人尽责、人人享有,努力构建政府、社会、个人共建共治共享的格局。”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社会发展司司长欧晓理在视频致辞中结合当前人口老龄化趋势,提出辩证思维、健康理念以及全体行动三点倡议。欧晓理强调,老龄社会是不同年龄人群共存共荣的社会,多项研究指向,任何对老年人的投资,真正得到最大好处的是当代中青年。

“人民健康是现代化最重要的指标,是人民幸福生活的基础。”健康中国行动推进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国家卫生健康委规划发展与信息化司司长毛群安在致辞中分享了积极老龄化与健康老龄化的关系,他表示:“积极老龄化的必要基础和核心要义是健康老龄化,促进健康老龄化、实现国民健康长寿也是健康中国建设的根本目的。两大战略均面向全人群、覆盖生命全周期,相互密切关联,具有内在统一性。”在实践层面,毛群安从强化老年预防保健、提升老年医疗和康复护理服务能力、大力发展健康产业三方面提出了建议。

照顾好老年人,让老年人安享幸福晚年是人类社会的基本职能。为实现《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的远景目标,广西壮族自治区民政厅党组书记、厅长朱学庆,民政部养老服务司副司长李邦华在视频致辞中倡议,需要各方共同努力,推动形成以家庭为基础,政府兜底线保基本、市场供给多元、社会公益互助的新型养老模式,需要应用中国智慧,早日形成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指导下,解决养老难题的中国方案。

近年来,保险业充分发挥在精算、风险管理方面的专业能力,积极创新开发产品,满足人民群众特别是老年人日益增长的健康保障需求。中国银保监会人身险部健康险处处长宫瑞光表示,银保监会人身险部正不断完善监管政策,引导保险业加大产品创新力度,优化保险产品和服务,特别是为老年人设计针对性的商业健康险产品,比如探索开展允许老年人和带病人群投保的城市定制型商业医疗保险业务,满足老年人的医疗保障需求。

在嘉宾演讲环节,全国政协委员、原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就“后疫情时代,大健康产业与需求侧改革”指出,疫情所激发出的健康需求客观上要和健康产业对接,以形成有效供给,然而该产业仍存在发展不平衡和有效供给不充分的问题。因此,“有必要消除健康产业消费需求、投资需求和外贸进出口需求的堵点。”对此,他提出几点建议:有社会政策的托底,使弱势群体也能得到基本医疗保障;推进有内生动力的医养健康产业市场化、专业化和高水平化,使医疗体系形成一种健康向上的机制;促进医养和健康产业对接新型城镇化道路,使医疗卫生事业城乡一体化、互补化发展。

北京大学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表示,医养康养相结合是中国式养老的重要部分。在她看来,中国式养老可以分为多个层面:医疗服务负责应该需要的疾病治疗、慢病康复。与此同时,医养结合也可以在各个地方社区乡村大力推行。在康养方面,家庭照料、社区照料,还有健康养生,娱乐社交都很重要。

“泰康期待为老年人打造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改变老龄人对老年的态度,持之以恒打造一个长寿闭环的商业模式。”泰康保险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东升在论坛上提出,可以通过长期复利的时间筹资、杠杆原理下的空间筹资,构造更优的筹资模式,解决长寿时代的关键问题。

长寿时代,东西问道

当前,人口老龄化是中国基本国情,也是不可逆的全球大趋势。各国如何应对这一趋势?东西方语境下的长寿时代又有何不同?

全球畅销书《百岁人生》的作者伦敦商学院管理实践教授琳达·格拉顿,与《长寿时代》的作者陈东升,围绕东西方语境下的长寿时代与百岁人生进行跨洋对谈。

“生命就是价值,未来老年人应该享受更好的生活。”陈东升从产业实践角度,分享了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的泰康方案。他表示,泰康通过创新方式、运用专业投资能力打造复利曲线,期待能为人们老年后的健康与长寿提供财务支持,并创造一种新的经济方式——长寿经济。他表示,商业的创新遵循两个原则:一个是让人们的生活更便捷、更方便,这是商业创新的本质;第二就是让成本越来越低。

琳达·格拉顿表示,面对人口老龄化,目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做好准备,老龄化的到来对每个国家来说都是突然的现象。对个体而言,传统的教育、工作和退休的三阶段人生将被多阶段人生替代。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保持健康,要有健康的生活方式。

长寿时代下的晚年规划

那么,长寿时代如何规划后半生?

“2013年被称为养老服务产业元年,9年之后养老服务业有发展,但是没有预期那么快。”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分析背后原因,并给出建议:养老服务业是一个长期的产业,无法赚快钱;养老服务不仅仅是产品,背后要有服务跟进,产品和服务还需要链接着经营,三者缺一不可;产品服务一定是老年人或特定群体最需要的一部分,要和群体需求紧密结合。做到这三点,未来有望看到养老服务业真正的蓝海。

“希望每个人都有健康的身体和足够的财富,在晚年能做年轻时想做却没做的事。”中国新闻周刊助理总编辑郑利文在对话中表示,当下年轻人非常关注养老,这是因为90后、00后更有开放意识,从以前的家庭养老,变成现在很多兄弟、闺蜜“抱团养老”;相较上一辈人,他们有更强的风险意识,开始做详细的规划;他们也会受社交媒体的影响,网络上老年人不同的生活状态对比,让他们开始对养老未雨绸缪。

“为养老筹措资金,对于绝大多数人是想到了,但没有真正做到。”明德丰怡精算咨询总监黄雪昀表示,储蓄金和养老金之间不能完全划等号,储蓄的用途不是针对一个特定目标而做的财富积累,而养老筹资规划是特定的目标,是指定为退休后的养老生活来筹措资金的目标。

与会嘉宾表示,在迈向长寿时代的道路上,日益增长的健康需求将促进大健康产业的快速发展以及产业结构升级,只有个人、政府、企业共同行动,才能激发长寿时代更多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