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捐出13.6亿医院引争议,雅戈尔多元化折戟欲回归主业
蓝鲸产经 罗曾  ·  05-19 09:28  · 阅 53w
对于雅戈尔的选择,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程伟雄在接受蓝鲸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健康产业输出首先是医院,雅戈尔此次捐赠医院给政府做公益,一方面体现了社会责任担当,但从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国家从宏观调控上对医疗产业私有化的支持不大。“例如,民营医院和公立医院在社保服务的提供上就存在差异,也因此,民营医院不一定能产生所谓的公信力、带来更大的价值,基于这些考量,雅戈尔选择捐掉医院资产也是可以理解。”

5月18日,“男装大王”雅戈尔(600177,SH)股价低开低走,截至当日收盘,报价7.04元,跌幅为3.43%。与此同时,公司投资者的讨论也可谓“怨声一片”。

这不禁让人好奇,雅戈尔究竟怎么了?

13.6亿元医院资产被捐赠?引发中小股东质疑

事情还要从一日前说起。

5月17日晚间,雅戈尔发布公告称,为进一步聚焦时尚产业建设,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公司拟退出健康产业,向宁波市人民政府捐赠普济医院及相关资产,并提请股东大会授权经营管理层办理相关事宜。

本次拟捐赠资产预估价值13.6亿元(以决算为准),对公司2022年度净利润的影响预计为10.2亿元(以审计数据为准)。而上述提到的普济医院,近日刚完成验收。

因此,不少投资者表示不理解:“13.6亿的宁波普济医院4月份才完成竣工验收,一回头说捐就捐了,这是为何?”

针对这一疑虑,雅戈尔也给出了解释,坦言近年来国内外经济形势不确定性加大,国家医疗体制改革纵深推进,且公司缺乏相关行业的运营团队和经验,若继续投入普济医院及相关资产,投入产出可能出现较大程度的失衡,不利于公司聚焦资金和精力发展主业。因此,公司决定在资源、资金、团队和管理上进一步聚焦主业,调整现有产业结构,拟将普济医院及相关资产捐赠给宁波市人民政府,具体捐赠方案提请股东大会授权公司经营管理层与宁波市人民政府商定落实。

据了解,2018年5月24日,雅戈尔全资子公司雅戈尔置业控股有限公司以7509.64万元的价格竞得宁波市海曙区集士港镇CX06-05-02g地块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土地用途为医疗卫生用地,拟筹建三级甲等标准的大型综合医院,并以此为依托发展健康产业,实现地产板块的转型探索。同年10月,普济医院正式动工。

不过,医院的经营、投入较大,需要有专业团队运营,且周期较长。据财联社报道,雅戈尔相关人士透露,考虑上述情况,公司曾努力与日本美国,包括国内的一些合作方探寻过关于医院康养产业的合作,但最后都没有达成结果,所以捐赠给宁波市政府是综合权衡各方面考虑下的一个结果。

但考虑到中小股东利益,本次捐赠事项将提交到今年6月2日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进行表决,届时中小股东会单独计票,中小股东如有异议可以在股东大会上提出。

对于雅戈尔的选择,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程伟雄在接受蓝鲸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健康产业输出首先是医院,雅戈尔此次捐赠医院给政府做公益,一方面体现了社会责任担当,但从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国家从宏观调控上对医疗产业私有化的支持不大。“例如,民营医院和公立医院在社保服务的提供上就存在差异,也因此,民营医院不一定能产生所谓的公信力、带来更大的价值,基于这些考量,雅戈尔选择捐掉医院资产也是可以理解。”

至此,雅戈尔的大健康之路,也算是走到了尽头。

告别大健康,雅戈尔多元化折戟回归主业

事实上,雅戈尔的“大健康”故事最早始于2015年。当年3月10日,雅戈尔发布公告,宣布拟以自有资金出资,投资10亿元在浙江宁波设立健康产业基金,战略正式向大健康转型。

彼时,对于投身大健康领域的原因,雅戈尔公司表示:“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增强,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国家医疗改革的深入推进,医疗健康产业将迎来广阔的发展前景和巨大的投资机遇。此次设立该基金,有利于公司投资业务向战略、产业投资转型,提升盈利水平,拓宽盈利渠道。”

雅戈尔的这一番说词,在当时,也被认为是公司原有地产业务优势减弱后寻求的发展新目标——即打造“医疗健康产业+养老地产”模式。

不过,从目前来看,这一操作似乎并未给公司带来预期成果,反而落得“拱手相让”的结局。而此番经历,也再次让人们对雅戈尔的多元化策略产生质疑。

官方资料显示,雅戈尔集团创建于1979年,总部位于东海之滨的浙江省宁波市,是全国纺织服装行业龙头企业,也是国内最早进入房地产市场开发领域、较早进入专业化金融投资领域的民营企业之一。

媒体报道显示,1993年雅戈尔开始进行金融投资;2002年,手握大把现金的雅戈尔再次进军房地产领域。此后,服装、地产和投资一直是雅戈尔的“三驾马车”。

不过,作为中国久负盛名的服装品牌,雅戈尔却时常陷入被地产和投资两个副业“喧宾夺主”的局面,无论在营收贡献,还舆论热度上,均是如此。

尝到甜头的雅戈尔,更是加大了多元化布局。在后续的日子里,雅戈尔相继涉足光伏科技领域、从事旅游行业、投资参股大量上市公司以及开办动物园等等。

在服装行业分析师马岗看来,多元化业务在企业经营过程中非常常见,但大多数并不成功,所以,企业布局多元化业务,需充分评估风险和收益。就雅戈尔整体而言,多元化做得早,并且收益尚可,这已是非常难得。

但对于服装企业发展多元化业务,马岗建议,要考虑与主营业务的关系,同时要考虑清楚是财务投资还是战略投资,还是试一试的心态。此外,多元化业务意味着从一个熟悉的赛道跑到一个陌生的领域,企业还要考虑自身的管理能力和人才团队能否驾驭,不管是自建还是空降,是否具备风险控制能力等。

回归雅戈尔本身,可以说,多元化经营虽曾为其带来了非常可观的业绩回报。但不可否认,资源被分散后,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原有的服装主业,让雅戈尔在人们心中的定位被模糊化。与此同时,地产和投资不确定性因素太多,尤其近几年来房地产遭遇政策收紧,市场环境变化导致投资收益不稳定,雅戈尔业绩有所遇冷。

在此背景下,雅戈尔意欲重振服装板块。继2012年、2016年的“回归”口号后,2019年5月20日,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再次在年度股东大会上高调宣布回归主业,称:“美国有耐克,德国有阿迪,雅戈尔也完全有实力成为这样的集团。”

此后,雅戈尔于2020年大手笔减持宁波银行股份,套现约100亿元;又于2022年以33.61亿元的交易对价向国家管网出售联合管道的股权,似在一步步将投资结构转移到时装主业上。

对于雅戈尔的回归,程伟雄指出,像雅戈尔这种老牌企业,回归主业的事情也一直有提,尤其在近几年疫情压力下,地产和投资生意都不好做,回归主业也成为选择之一。不过,在他看来,回归并非易事,“不同于地产和投资受宏观政策影响大,服装行业是做品牌,也是直面市场竞争的一个行业,而雅戈尔前些年在多元化的探索上,服装主业的占比有所削弱,在市场竞争中的优势不大,所以这一块的弥补还需要时间。”

马岗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预计在短期内效果不大。“从整体上来讲,服装业本身属于一个慢热产业,服装产业格局面临巨变,男装市场本身发展不景气,店铺房租较高,同质化现象严重等主要问题一直困扰着中国男装品牌的发展,另外,受国际竞争的加剧,对外贸易的受阻等因素的影响,短时间内要靠回归服装主业来扭转雅戈尔目前的颓势还是比较困难的。”

“通过30年的努力将雅戈尔建设成世界级时尚集团”,是李如成对雅戈尔所寄予的美好期待。但当长期“输血”的两个板块收缩后,公司究竟会如何靠服装业务突破盈利瓶颈?这也成为外界对公司回归主业策略所持有的疑问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