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凛冬已至,国产葡萄酒江湖或将“大洗牌”
蓝鲸产经 朱欣悦  ·  05-16 08:51  · 阅 68.6w
今年疫情多点爆发,葡萄酒消费场景大幅萎缩,下半年疫情带来的滞后影响,预计整年国内葡萄酒行业凛冬已至,大洗牌期恐将来临,但变革对行业而言并非一定是坏事。

2021年A股葡萄酒上市公司2021年报和2022Q1财报已全部出炉。

整体来看,A股5家葡萄酒上市企业业绩大多有所好转,但Q1财报又给人当头一棒。

业内人士指出,随着国内疫情多点爆发,葡萄酒消费场景大幅萎缩,国内葡萄酒行业凛冬已至,大洗牌期恐将来临。

去年业绩整体回暖

具体来看,龙头酒企张裕在连续两年营收下降后,终于在去年得以好转。2021年营收39.53亿元,同比增长16.42%;净利润5亿元,同比增加6.21%。

图说:A股上市葡萄酒企业2021年业绩表(按营收排序)

中葡股份和ST通葡两家酒企,成功扭亏为盈。

2021年,中葡股份营收2.17亿元,同比增长约130%;净利润为0.17元。ST通葡实现营业收入6.78亿元,同比增长11.53%;净利润实现扭亏为盈,约为376.45万元。

中葡因2017年度、2018 年度连续两年亏损,于2019年4月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2022年5月13日,中葡股份终于得以摘帽。

威龙股份的营收有所增长,但净利润亏损面持续扩大。2021年实现营收4.74亿元,同比增长20.76%。实现净利润为亏损4.14亿元,上一年同期亏损2.2亿元。

威龙的亏损主要由于资产减值,并非经营原因。

威龙股份在财报中表示,报告期中,资产减值损失3.35亿元,占净亏损的 80.92%;于2021年12月31日,累计亏损2.32亿元。

具体的情况为,部分资产报废处理将影响利润减7403.2万元;计提减值将影响利润减少 1.17亿元,合并影响净利润减少1.61亿元(剔除所得税费用)。

由于威龙正值无实控人的权力真空期,因此上述资产“大减价”也被质疑或许存在财务“洗澡”的可能。

只有莫高股份,葡萄酒业务扎实是受到了影响。

根据财报,莫高股份年营收为1.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5.53%;净利润亏损0.99亿元,同比剧降5407.35%。

莫高股份在财报中坦陈,2021 年度主要是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消费市场低迷,流通环节受限,下游需求不振,葡萄酒业务、药品业务营业收入仍呈下滑态势。

Q1半数企业再亏损

整体来看,A股5家葡萄酒上市企业业绩大多有所好转,但Q1财报又给人当头一棒。

Q1为传统旺季,张裕的财报还实现营收净利双增,营收11.66亿元,同比增长2.82%;归属净利2.91亿元,提高1.34%。

威龙股份营收下滑,但净利润大幅增长。第一季度实现营收1.42亿元,同比下滑2.08%。实现净利润905.39万元,同比增长2189.36%。

刚刚摘帽的中葡股份业绩“变脸”,亏损181.2万元,同比下滑113.33%。

ST通葡和莫高股份分别一季度分别亏损了398.6万元和950万元。

不仅上市公司业绩表现乏善可陈,整体行业持续走弱。

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库显示,2022年1-3月全国葡萄酒产量为5.1万千升,同比下降31.1%。

据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2年1-3月,葡萄酒进口量为8.41万千升,同比下降22%;进口额为22.29亿人民币,同比下降21.1%。

一位上市公司高管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今年一季度国产葡萄酒产量数据和进口瓶装葡萄酒进口量数据同比下滑严重,大概率国内葡萄酒行业仍将延续困顿行情,绝大部分葡萄酒生产经营企业经营困难,国内葡萄酒行业总体处于亏损边缘。

一位从事葡萄酒行业多年的专业人士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国产葡萄酒集体萧条是受几方面原因影响,其一大环境和疫情影响,宴请消费场景流失,其二,从品类来看,白酒和啤酒的双重挤压下,国产葡萄酒相对弱势,其三,消费者教育尚未普及,最后,与进口葡萄酒相比,国产葡萄酒的性价比并不高,且品牌溢价与进口葡萄酒相比差距悬殊。“体量小、产能过剩,和国外竞品比处于劣势。这是国产葡萄酒面临的三大窘境。”

国产酒企将迎来大洗牌

穷,则思变。

2021年,ST通葡对外披露,其实际控制人将由尹兵变更为吴玉华、陈晓琦。而陈正是ST通葡旗下全资子公司九润源的法人。

此事还要追溯至2015年,ST通葡收购了九润源51%的股权,吴玉华和陈晓琦分别持有九润源24.5%的股权。2021年3月,通葡继续完成了对九润源 49%股权的收购。而吴玉华和陈晓琦也反客为主,拟成为ST通葡新的实际控制人。

历时6年,活脱脱上演一出“子公司篡位”的大戏。

同时丢掉了实控权的还有威龙股份创始人王珍海。

2019年10月,威龙股份发布公告称,因卷入控股股东,威龙股份日前被起诉至法院,威龙股份名下3处房产和3宗土地已被法院查封。

而公开披露,自2019年9月起,王珍海因分别涉及7次金融担保纠纷、借款纠纷、民间借贷纠纷,7次均被冻结股份,累计涉及金额本金约7.32亿元

2019年11月,威龙股份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成为ST威龙,直至2021年8月,才成功摘帽。

原实控人王珍海手中股权被逐一拍卖,直到今年2月,因部分拍卖标的存在瑕疵,王珍海持有股份只剩下283万股(占比 0.85%)司法拍卖成交后未被司法划转。

自此执掌威龙股份14年的创始人王珍海失去了实控权,黯然离场。

此外,曾经的国产葡萄酒行业“三驾马车”之一的王朝酒业,因多封匿名指控信,引发内部调查,停牌五年,错失了国产葡萄酒的高速发展期。在复牌后屡屡有“卖壳”传闻。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对蓝鲸财经记者指出,在国内做葡萄酒很苦,与白酒相比,葡萄酒的周期长且利润率要低得多,还是对上游要求比较高的重资产品类,投入高回报慢。与之不同的是,白酒是本土文化,直接与茅台五粮液酒企的产品对标,消费者一目了然非常清晰,但葡萄酒就很难达到。“我入行的时候业内就在提葡萄酒是朝阳产业,十多年过去了,国产葡萄酒还停留在朝阳产业。今年疫情多点爆发,葡萄酒消费场景大幅萎缩,下半年疫情带来的滞后影响,预计整年国内葡萄酒行业凛冬已至,大洗牌期恐将来临,但变革对行业而言并非一定是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