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勤上股份,竹篮打水
蓝鲸教育 祁青  ·  22-01-28 09:36  · 阅 75.5w
2016年勤上股份豪掷20亿,高溢价收购龙文教育100%股权时所形成的19.95亿元商誉,已所剩无几。

年关将至,勤上股份的一则业绩预告,给中小股东们平添了一些堵。

公告中,勤上股份预计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7亿元至8.2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4518.79万元,预计盈转亏。

如此大额转亏,一石激起千层浪。至于原因,勤上又指向了龙文教育。

义务教育学科辅导已成过去时,勤上将如何处置教育业务?依靠教育业务翻身已成泡影,勤上下一步要踏向何方?

年内预亏近8亿,勤上:主要怪龙文!

根据业绩预告,报告期内勤上股份预计营收9亿元至11亿元,2020年同期实现9.95亿元,预计同比变化-9.59%至10.5%。

利润方面,勤上股份预计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7亿元至8.2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4518.79万元,预计盈转亏。

扣非净利润则预计亏损7.3亿元至8.5亿元,上年同期则亏损1.16亿元,同比预计亏损扩大527.37%至630.5%。

提到业绩预计巨额转亏的原因,勤上股份似乎“习惯性”地指向了子公司龙文教育。

勤上股份表示,报告期内,受疫情及“双减”政策的双重影响,对全资子公司广州龙文教育的整体经营、盈利能力产生了重大不利影响,影响本期利润。此外,公司半导体照明业务受市场竞争激烈、原材料价格及人工成本上涨等因素,导致公司产品毛利率下降,影响本期利润。美元汇率波动人民币升值导致汇兑损失增加,对本期利润产生较大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业绩预告中,勤上股份也宣布了对龙文教育进一步商誉减值的决定。

勤上股份表示,实际经营情况及行业政策变化等因素,基于谨慎性原则,经初步测算,2021年度预计对收购龙文教育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金额约4.43亿元。

勤上股份还强调,公司全资子公司龙文教育对外投资的联营企业广州壹杆体育和广州龙文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经营不善,且未能按照股权投资协议约定如期履行其相关义务。龙文教育向法院提起了2例合同纠纷案,分别起诉刘洪、壹杆体育、广州壹拾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目前壹杆体育已被法院实施限制消费令,广州壹拾玖已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因此公司判断本次诉讼相关被告的执行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基于谨慎原则,公司拟对涉案联营企业壹杆体育及龙文教育咨询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5755.01万元。

互生嫌隙,同林鸟或将各自飞?

这并不是勤上股份第一次宣布对龙文教育进行商誉减值。

在此前,勤上股份先后于2016年、2018年、2021年三季度,三次对收购龙文教育所形成的商誉,分别计提减值准备4.6亿元、10.88亿元、2.49亿元。

算上此次计提的4.43亿元商誉减值准备。2016年勤上股份收购龙文教育100%股权时所形成的19.95亿元商誉,已所剩无几。

提起勤上股份和龙文教育,此前也是备受关注的一对“真爱佳偶”。

勤上股份前身是东莞勤上五金塑胶制品有限公司,2011年12月在深交所中小板挂牌,成为A股首家以LED照明灯具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

随着A股双主业大潮来袭,2016年,勤上股份也开始筹划教育产业,主打半导体与教育培训双主业布局。

也是在2016年,勤上股份通过发行股份、支付现金、增资等方式分别收购龙文教育100%股权、英伦教育40%股权、凹凸教育10%股权、思齐教育10%股权、壹杆体育30%股权及柳州小红帽。2016年底,其更是宣布豪掷29亿元收购爱迪教育100%股权。甚至在2017年停牌半年后,仍宣布以1.4亿元控股华顿文体。

总计花费近70亿元后,勤上股份旗下教育资产已幼教、K12、国际教育及职业培训等多个教育行业赛道。

而其中,关注度最高的便是收购龙文教育。

2016年1月,勤上股份宣布通过发行股价和支付现金的方式出资20亿元,高溢价收购龙文教育100%股权。而据当时的评估报告显示,被收购时龙文教育的净资产为-0.66亿元,采用收益法评估后的价值为20.14亿元,较同口径审计后净资产评估增至20.80亿元,增值率高达3151.52%。

为了“回报”如此高的溢价,龙文教育与勤上股份签订了对赌协议,协议中,龙文教育承诺2015年-2018年累计实现税后净利润不低于5.64亿元,否则龙文教育原股东将以现金方式补偿,补偿金额合计以承诺业绩的2倍为限。

但铮铮誓言最后却化成失望不断。2015年-2018年,龙文教育总计实现净利润2.95亿元,相较此前不低于5.64亿元的承诺,仅完成了一半。

鉴于如此成绩,勤上股份无法接受,并在2018财报中一举计提龙文教育10.88亿元商誉减值准备。时任龙文教育审计机构的瑞华对此无法认同,其指出,勤上股份公司管理层未能提供对产生商誉的资产组计算可收回金额评估所依据的关键参数准确性和恰当性的充分适当证据,因此无法确定勤上股份公司期末商誉减值计提的准确性,也无法确定是否有必要对商誉减值准备科目做出调整为理由,对其2018年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的非标审计报告。

至此,龙文教育与勤上股份的矛盾彻底爆发。对簿公堂后,2018年8月,龙文教育创始人杨勇所持5.4%的勤上股票遭遇司法冻结。在随后的诉讼中,勤上股份要求杨勇支付2.4亿元的履约保证金,得到杨勇出具的承诺书。但之后,杨勇却因未在规定期限支付而再次被勤上股份起诉。

双方对弈到2019年,事情却出现转机,2019年9月19日,勤上股份诉讼要求被法院驳回并承担124万案件受理费。9月27日,勤上股份再次起诉杨勇及其他被告履行股票补偿义务、支付现金补偿。但至今无最新进展。

长此以往的纷争也使得龙文教育的业绩进一步下滑,勤上股份也因为无法按时发布年报多次收到监管关注问询。

今年1月5日,勤上股份发布关于落实“双减”限价举措对全资子公司龙文教育经营影响的风险提示公告表示,鉴于龙文教育占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利润比重已经超过50%,教育培训行业的政策变化将对龙文教育和公司的整体经营情况产生的影响较大。

公告中也指出,截至2021年9月30日,公司收购龙文教育形成的商誉可回收金额为1.94亿元,该剩余部分商誉未来仍存在部分或全额减值的可能性,最终减值情况以公司2021年度年审机构的审计结果为准。

而根据公开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截至2021年6月,龙文教育位于广州和佛山的超过70家教学点全部关闭,当时勤上股份发布的公告显示“暂时无法预计复课时间”。当前,龙文教育的生存愈发艰难。

割掉龙文这块肉,勤上就能一飞冲天吗?

在勤上股份中小股东眼中,剥离掉龙文教育在内的学科培训业务已成必然趋势。

有媒体报道,自2020年以来,便有投资者喊话,希望勤上股份能够剥离龙文教育。该投资者表示,自从收购龙文教育后灾难不断,股价跌的面目全非。也有业内人士也表示,义务教育培训业务剥离上市公司体系是政策方向,即便此业务留在上市公司体内,意义也不大。

那么,割掉龙文这块肉,勤上就能一飞冲天吗?

对于未来发展,勤上股份曾表示,公司所在的半导体照明领域市场规模庞大,其中半导体照明领域以智慧灯杆为载体、实现多杆合一的智慧城市解决方案将是一个重要趋势。公司将积极抓住机遇继续深耕、沉淀,力争成为中国智慧城市的实力品牌。

实际上,这一愿景想要实现并不简单。

首先,从财报上看,2018年-2021年第三季度,勤上股份分别实现营收12.98亿元、12.53亿元、9.95亿元及8.87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9.35%、-3.47%、-20.53%及24.77%。

其中,2018年-2021年上半年,教育培训业务分别实现营收6.91亿元、6.37亿元、4.99亿元及3.41亿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53.24%、50.84%、50.15%、38.44%;半导体照明应用业务分别实现营收6.07亿元、6.16亿元、4.96亿元及2.98亿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46.76%、49.16%、49.85%、33.60%。

可以看出,半导体照明应用业务营收比重并不及教育业务。

而从利润上看,2018年-2021年第三季度,勤上股份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2.49亿元、-3.73亿元、4518.79万元及-3.47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583.33%、70.15%、112.12%及-1662.28%。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其盈利能力的困境。

除此之外,即便剥离教育业务,勤上股份也要先过监管这一关。

今年1月中旬,因未如实披露关联公司煜光照明大额信托资金去向情况等,勤上股份收到深交所下发的监管函。

监管函显示,原勤上股份全资子公司煜光照明出表之后,勤上股份仍对煜光照明的经营、财务等方面具有较大影响,应认定煜光照明为其关联方。但勤上股份自2019年12月起未将煜光照明认定为关联方,相关临时报告和定期报告披露的关联方信息不准确、不完整。

另外,煜光照明2018年11月16日与厦门国际银行签订委托贷款合作协议,约定煜光照明将5000万元存于厦门国际银行,并委托其向勤上股份发放委托贷款,相关事项构成关联交易,但勤上股份未在2019年、2020年年报中披露该委托贷款协议,也未在2020年6月30日发布的公告中披露2019年末对煜光照明的其他应付款4576.61万元。

同时,深交所也指出,2021年4月30日,勤上股份曾披露煜光照明于2019年12月向国民信托购买4亿元信托产品,投资范围为存款、债券等债权类资产。但经查,煜光照明签署的相关信托合同明确约定国民信托按照委托人煜光照明的意愿向东莞市4家公司发放信托贷款,煜光照明自愿承担由此导致的风险和损失。上述信托贷款中的3亿元最终用于对煜光照明的增资,但勤上股份并未如实披露煜光照明大额信托资金去向。

截至目前,勤上股份并未回复上述问题。

以龙文教育为代表的教育业务分崩离析,还未回归单一主业便受资本关注,勤上股份似乎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原本的豪言壮志,如今徒留一地鸡毛。

未来勤上股份又将如何发展?手中的弹药是否充足,仍是未知数。但在教育领域,勤上股份恐怕已然难言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