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泓淋电力高买低卖子公司5个月估值缩水63%遭质疑,利润受制于原材料上涨下游议价能力低
蓝鲸上市公司 徐晓春  ·  11-26 11:39  · 阅 19w
近日,泓淋电力回复了深交所问询函并更新了招股书。

近日,泓淋电力回复了深交所问询函并更新了招股书。

泓淋电力曾为香港上市公司泓淋科技的子公司,据招股书显示,迟少林以63.49%的持股比例为泓淋电力的实控人,而在2015年之前迟少林同样也为泓淋科技的实际控制人。

值得一提的是,泓淋科技的港股之旅并不顺遂,公司上市即发生业绩变脸,仅在上市当年有一定的利润增长,第二年净利润就出现同比24%的下滑,再往后则直接转亏且亏损幅度逐年扩大。

直到2015年泓淋科技彻底剥离泓淋电子相关业务,四年后,宁波世玺驰、深创投、威海红土以认购新增股份的方式入股泓淋电力,同时签订对赌协议,要求泓淋电力2019年净利润需达到1亿元,并在2020年年底前向沪深交易所递交IPO申报材料。

而这大约也是泓淋电力急于上市的原因之一。

曾高价买入新三板公司,又在短期低价转手给实控人

2017年至今,泓淋电力先后进行了7次资产重组交易,而其中与德州锦城电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州锦城)的交易尤其受到深交所的关注,且在问询函中深交所也对泓淋电力短期内高价收购又低价转手给实控人的行为表示质疑,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等情形。

2018年2月,德州锦城以“锦城股份”的证券简称登陆新三板,彼时泓淋电力持有其67.4%股份。同年7月,泓淋电力以“激励控股子公司管理层,提高管理者积极性”为由,与德州锦城总经理李建明以及其控制的威海天成签订股份转让协议,收购后者持有的德州锦城4.14%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以2018年8月3日为基准日,德州锦城总体估值为3.5亿元,最终双方协商后4.14%股权的交易价格为1450.6万元,其中包括约988.79万元的股权价值和462万元的金融工具价值。

交易结束后,泓淋电力持有德州锦城股份比例增加至71.54%。但不久后,泓淋电力选择出售德州锦城部分股权时却出现了估值大缩水。

2019年5月泓淋电力与重庆淋博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所持有的德州锦城71.54%股权全部转让给重庆淋博。在双方参考的评估报告中,以2018年12月31日为基准日,德州锦城全部股权价值估值仅为1.16亿元,最终双方以9200万元的对价交易了德州锦城71.54%股权。

而短短5个月的时间里,德州锦城的总体估值就由3.5亿元减少至约1.29亿元,降幅超过63.14%。另外据天眼查APP显示,重庆淋博同样为泓淋电力实控人迟少林控制的企业。

在第二轮问询函的回复文件中,泓淋电力则表示短期内出售持有德州锦城全部股权的原因主要是,2018年9月汽车行业产量开始出现下滑趋势并持续扩大,受此影响德州锦城下半年实际订单执行情况大幅减少,业务经营未达预期不再符合公司未来业务规划。

事实上,德州锦城的业绩变脸速度也是非常之快。从问询函回复文件披露的数据来看,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德州锦城营收规模与业务毛利均呈现逐年增长的趋势,而2018年下半年公司订单完成率由97.22%下降至63.27%,最终导致全年亏损1197.7万元。

不过有意思的是,深交所在问询函中也从另一个角度询问泓淋电力出售德州锦城是否为剥离亏损业务。而从公司披露的德州锦城后续业绩情况来看,实控人接手后行业环境逐渐稳定,公司净利润水平逐渐回升,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分别约为-290.13万元、1816.24万元和696.54万元。

4成收入依赖前五大客户,铜价上涨致业务毛利率波动

据了解,泓淋电力主要从事电源线组件和特种线缆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计算机、家用电器客户提供电源线组件产品,并为家用电器、船舶及焊枪等工业设备客户提供精密电器配线、橡胶线、特种电缆等产品。

2018年至2020年以及2021年上半年,泓淋电力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2.84亿元、12.48亿元、15.02亿元和10.32亿元,同时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253.82万元、1.16亿元、1.22亿元和6619.83万元。

2020年以后泓淋电力将业务收缩,集中在电源线组件和特种电缆两大部分,2021年上半年两项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25.17%、74.82%。长期以来,在计算机、家用电器等领域,泓淋电力积累了戴尔、海尔、海信、三星、LG、冠捷、台达、惠普、小米等客户并成为其核心供应商。

不过,就整个产业链而言,泓淋电力始终位于家电产业链中游的零部件加工企业,上游受制于原材料价格,下游难以与家电巨头企业议价,也是夹缝中求生存。

2018年至2020年以及2021年上半年,泓淋电力向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分别为41.58%、42.22%、44.47%和41.72%,大客户的重要性逐年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上半年铜的平均市价已经达到6.68万元/吨,较上年同期市场均价上涨49.20%。而报告期内泓淋电力产品单价也在持续上涨,其中电源线组件由2018年的4.49元/条上涨至2021年上半年的6.16元/条,同期内特种线缆涨幅略小。

不过,在面对不同客户时泓淋电力的销售单价也存在着非常大的差异。泓淋电力与与海尔集团约定了月度偏离调价的联动模式,即上月基准铜价均价偏离超过1000元/吨时调整单价,因此2021年上半年时,公司向海尔集团销售电源线组件的价格由5.47元/条提升至6.54元/条。

而另一边,泓淋电力小家电电源线组件产品的主要客户为小米,由于与小米集团的铜价联动方式自2020年末由“月度调价”修改为“季度调价”,上半年公司对其销售单价仅由4.80元/条提升至4.86元/条。

在这种模式下,原材料涨价的压力很大程度上需要泓淋电力自己进行承担,因此也对公司毛利率有一定的影响。2018年到2021年上半年,泓淋电力电源线组件毛利率分别为23.39%、26.09%、23.39%以及18.60%,起伏波动较为明显。

祸不单行,2020年泓淋电力就开始投产的泰国工厂,因为疫情在2021年上半年处于扩散趋势,导致人员流动及招工存在一定困难。而此次IPO的募资用途中,泓淋电力依然计划将其中约2.88亿元用于泰国电源线生产基地(二期)建设项目。(蓝鲸上市公司 徐晓春 xuxiaochun@lanjing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