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惯犯”随行付、合利宝再因违反支付结算相关规定遭行政处罚,前者旗下信贷产品“随借”隐形年化利率涉暴力催收、砍头息等收5千条投诉
蓝鲸新金融 黄玉洁  ·  11-25 17:34  · 阅 24.1w
蓝鲸财经致电随借APP客服工作人员进行询问,工作人员既不知晓自身产品的最高年化利率,也不知道合作的具体金融机构。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乌鲁木齐中心支行发布两则行政处罚信息表显示,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新疆分公司(下称“随行付”)、广州合利宝支付科技有限公司新疆分公司(下称“合利宝”)均因违反支付结算相关规定遭行政处罚,分别被罚没12万元、9万元。

据随行付官网介绍,其成立于2011年,是线下场景支付平台。在2012年6月获得人民银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后因业务不规范,随行付支付在吉林、辽宁、浙江、福建和黑龙江五省的银行卡收单业务许可被收回。目前,其拥有银行卡收单牌照、互联网支付牌照、移动支付牌照、小额贷款牌照、跨境人民币结算资质等。此外,随行付在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等科技领域有所涉足。

随行付关联港股上市公司高阳科技(0818.HK)。蓝鲸财经此前报道,高阳科技主要通过随行付大股东重庆结行移动商务有限公司(下称“重庆结行”)来控制随行付在境内开展支付业务。重庆结行主要从事平台运营解决方案业务,目前持有随行付80.04%股份,其他个人股东包括随行付集团总裁黎会敏等。

据高阳科技财报,截至2020年末,高阳科技的非控股权益总额为8.25亿港元,其中7.54亿港元和随行付控股以及随行付集团相关。报告期内,随行付集团收入为32亿港元,数额与高阳科技支付板块收入基本持平,同比2019年减少30%;年内利润3.52亿港元,同比减少40%;加之其他收入的全面收益总额为4.67亿港元,同比减少16%;非控股权益1.69亿港元。

截至报告期末,随行付集团的资产净值为19亿港元,累积非控股权益7.54亿港元;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期内减少2.5亿港元,录得27.96亿港元。

随行付相关公司包括随行付支付、随行付(北京)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随行付金科”)、北京随行付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南昌随行付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随行付小贷”)等。随行付金科官网称,业务包括“还到”、随商贷、小驿有钱、随行付钱包和供应链金融。

随行付旗下信用卡约代偿产品“还到”曾被投诉爆通信录催收等问题。扫码官网晒出的还到APP下载二维码发现,应用名为随借,“随借”开发方为随行付小贷,系线上小贷信贷借款平台,介绍称为”原还到“。随借APP内部显示,随借最高有5万元额度,最快3分钟到账,凭信用卡可申请。

有意思的是,当用户在未登录状态下打开随借APP主页,页面内会显示“持牌机构、放心合规”以及“支持还款、银行100+”等信息。蓝鲸财经点击持牌机构模块后,平台要求进行注册并登录,登录后的页面未再显示“持牌机构”“银行100+”等具体信息。另外,随借APP内未展示其真实年化利率的区间范围。

对此,蓝鲸财经致电随借APP客服工作人员进行询问。工作人员表示若借款12期,年化利率是19.5%,借款9期的年化利率是20%;借款6期的年化利率是21%,具体的年化利率根据用户审核通过后借款页面展示为准。蓝鲸财经对此追问,随借APP可能产生的最高年化利率为多少,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并未予以有效回复。后续,有随借客服对蓝鲸财经进行回访,表示年化利率也会达到24%,蓝鲸财经询问在借贷过程中利率是否会超过24%,回访客服人员再次表示并不清楚。

此外,对于为随借APP放款的金融机构信息,客服工作人员先表示随借为“自有银行”进行放款,后更正为以平台自有资金进行放款,放款后显示“银联代付”。但具体有哪些金融机构参与平台放款,随借APP的客服人员并不知晓。黑猫投诉平台显示,关于随借的投诉多达近5000条,内容主要为暴力催收、收取砍头息、高额利息等。

“小驿有钱”则是贷超平台,随行付金科官网介绍,小驿有钱合作民生银行、日照银行、微众银行、苏宁金融、玖富万卡、国美易卡等,其公众号显示已注销,停止使用。官网有关还到和小驿有钱的信息尚未变更。

央行曾给随行付开出巨额支付罚单,2019年初,其重庆分公司曾因违反有关反洗钱规定,被罚款170万元;不久后,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因违反四项规定,公司及两名相关责任人被处罚,共处罚金621万元。违规问题包含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未按照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或者为客户开立匿名账户、假名账户等。

2020年,随行付青海分公司因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等原因被罚款35.5万元。

转看另一家被罚支付公司合利宝,成立于2013年,线下产品主要包括智能POS、大POS、电签POS、小利掌柜等。业务类型包含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银行卡收单业务(覆盖全国)。

合利宝关联上市公司仁东控股(002647.SZ),后者以子公司广东合利金融科技服务有限公司控制合利宝。仁东控股今年因操纵股价案遭立案调查,股价总体走低、业绩亏损资金紧张,又因逾期了数亿银行贷款,实控人霍东及其配偶赵佳(仁东控股董事)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仁东控股在2017年收购合利宝支付,1.57亿收购款长期陷入仲裁纠纷,还款计划在2020年6月落定,有三期近9641万元的付款需在2021年完成。

合利宝近年涉及7起“套路贷”、“网贷”诈骗刑事案件。蓝鲸财经此前曾披露, “合利宝”“汇潮”“极支付”等与犯罪者展开“密切”合作,开放权限让犯罪者获取更多用户信息。

据犯罪者供述,在与合利宝等公司合作时,某犯罪者负责和第三方支付公司进行对接。其权限是可以登陆后台,知道客户的基本信息(身份证,联系方式,家庭地址,工作单位,电话通讯录,电话通信记录)以及贷款和还款情况。在注册、认证时获取贷款人通话记录、通讯录等个人信息,有些贷款人知晓,有些不知晓,知晓也只能同意,否则不能下一步操作。每笔贷款都需扣除30%-40%的“服务费”。

另一起由冯某带头的“套路贷”恶势力犯罪集团在利用“租来用”、“时秒贷”等APP网络平台经营“套路贷”的活动中,也是通过通过合利宝支付科技等为第三方支付绑定的账户进行收、放贷。在五个月的时间内,该犯罪集团共计诈骗既遂人民币1445万元。

合利宝近年也多次因KYC不利被行政处罚,被罚金额近200万元。据仁东控股2020年财报,合利宝的营收占合利金融营收的86%,占仁东控股全年营收的56%。仁东控股上半年录得营收8.79亿元,同比下降31.44%;归母净亏损为1108.5万元,同比上升44.55%;扣非净亏损为1370.29万元,同比上升59.22%;负债率为8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