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烈酒巨头”保乐力加、帝亚吉欧入华建厂,本土威士忌市场“翻盘在即”?
蓝鲸产经 朱欣悦  ·  11-22 08:28  · 阅 45.7w
威士忌属于烈酒品类,进口到国内的综合税率大概在45-55%。威士忌本土生产后,是否会将进口酒的价格打下来?

在国际食品巨头雀巢喊出了“all in”来形容对中国市场的重视,眼光老辣的两家烈酒巨头先后在国内落子,兴建麦芽威士忌酒厂,蛰伏多年的威士忌市场突然暗流涌动。

有业内人士认为,2021年可以作为单一麦芽元年,国内威士忌从消费者到向生产者转变。有行业预判称,在2030年威士忌会成为亚太地区仅次于当地烈性酒精饮料的第二位。换算到中国市场,意味着威士忌将成为国内万亿白酒之后的酒水品类,市场极具想象空间。

双巨头占位,加码威士忌赛道

11月16日,拥有马爹利、芝华士、皇家礼炮等品牌的烈酒巨头保乐力加宣布其位于四川省峨眉山的叠川麦芽威士忌酒厂揭幕。

根据保乐力加的计划,将在十年间为叠川麦芽威士忌酒厂投资10亿元人民币。

无独有偶,本月初,另一家烈酒巨头帝亚吉欧也宣布,投资5亿元在洱源县凤羽镇兴建中国首家麦芽威士忌酒厂。帝亚吉欧旗下包括尊尼获加、珍宝、温莎等威士忌品牌。

保乐力加亚洲主席兼行政总裁齐德辉称,将“打造出具有中国特色的标志性麦芽威士忌。”

帝亚吉欧方面也表示,要“将中国推向全球威士忌对话的中心舞台。”

中国单一纯麦威士忌俱乐部创始人、执杯者协会终身会员李柔刚对蓝鲸财经记者指出,今年可以称为国内单一麦芽威士忌元年,以前中国只是威士忌巨头的消费市场,现在已有巨头作为生产者进入了。

“在2012年,帝亚吉欧就在布局中国威士忌市场并为此培养人才,2013年国内就有两位在苏格兰毕业做威士忌的博士,一直在水井坊,相信是为了威士忌酒厂做准备。”李柔刚认为。

看好烈性洋酒的,远不止嗅觉灵敏的巨头。

2019年,高瓴资本就悄然已收购苏格兰威士忌Loch Lomond罗曼湖,圈内有消息称,高瓴收购了约80%股权,价格高达35亿元。

葡萄酒烈酒行业观察分析人士方军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威士忌经过十多年的的市场孕育和积累,到了所表现的时候,从市场数据来看,威士忌特别是单一麦芽威士忌的增长势头明显;从整体经济环境来看,房市、股市的低迷,游资、资本也在寻找合适的投资标的物,上述因素加速了威士忌市场发展和增长。

“此外,帝亚吉欧、保乐力加作为外资品牌,需要在中国有一个落脚点,通过本土化投资能直接拉进国际品牌与中国的亲近度和地方政治关系。外资品牌在华投资建厂,也可获得相应的政策支持。”方军称。

威士忌翻盘时机已至

长期以来,国内烈酒市场一直被白酒占据主导地位,不过,国内威士忌消费市场对外资品牌诱惑越来越大。

根据海关进出口数据显示,今年1至9月我国威士忌进口量为2213万升,金额折合人民币达20.36亿元,进口量和金额分别较去年(去年因有疫情影响)同期增加56%和97.6%。

方军认为,由于海关“外防输入”措施,水货的海外渠道有一定影响,烈酒巨头也在此番疫情中受益,收入水涨船高。

根据最新的财报显示,保乐力加2021财年全年销售额达到88.24亿欧元(约合人民币636亿元),实现有机增长9.7%。中国市场销售额超过1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76.72亿元),创造了有史以来的最高记录。

据媒体报道,保乐力加集团董事长兼CEO李家祺在业绩分析师会议上,将中国市场形容为“志在必得”。

在不久之前的进博会上,帝亚吉欧中国董事总经理Mark Edwards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提到,2021财年,帝亚吉欧在大中华区的增长主要来自于中国白酒和苏格兰威士忌,二者分别增长了53%和21%。苏格兰单一麦芽威士忌和尊尼获加super deluxe实现了两位数增长。

在我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消费市场、第一贸易大国之时,国际食品巨头雀巢都喊出了“all in”来形容对中国市场的重视,眼光老辣的两家烈酒巨头先手布局极为合理。

李柔刚表示,从2011年开始,国内威士忌就以两位数的速度在增长,在全球威士忌市场都保持稳定的时候,国内这个两位数增长的新兴消费市场是非常恐怖也非常吸引人的。行业内部的预判是,在2030年威士忌会成为亚太地区仅次于当地烈性酒精饮料的第二位。换算到中国市场,意味着威士忌将有望成为国内万亿白酒之后的第二大酒水品类,市场极具想象空间。目前市场上就有七八家机构在寻找投资威士忌的机会。

“保乐力加把芝华士交给经销商去做,自己主力放在单一麦芽威士忌上面,他们对中国市场持非常乐观的态度。预计未来十年内,中国的威士忌都是朝阳产业。”一位业内人士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威士忌属于烈酒品类,进口到国内的综合税率大概在45-55%。威士忌本土生产后,是否会将进口酒的价格打下来?

李柔刚认为,暂时还不会,目前国内只有10家左右威士忌酒厂,数量太小,供求并不平衡。从巨头来看,帝亚吉欧在苏格兰有30多家酒厂,占整个苏格兰威士忌酒厂将近三分之一,但在国内仅有一家,从这个角度来看,帝亚吉欧若定价过低,直接伤害的是另外30多家苏格兰威士忌的价格体系,因为本土威士忌短期降价可能性不大。

此外,由于酿造方式的原因,威士忌酒厂从建立至收回投资需要不小的时间周期。威士忌、白兰地等烈酒都属于蒸馏酒,威士忌在蒸馏后会放入木桶中陈酿,年份酒代表威士忌在酒桶中陈酿的时间。例如12年的威士忌在酒桶里至少保存了12年。这意味着,国内酒企投资威士忌是长期投资。百润股份就在公告中称,公司烈酒项目含建设期的静态投资回收期(税后)为10.48年。福布斯在一篇文章引用Craft Beverage Expo展会创始人Kellie Shevlin的说法是,威士忌酒厂需要至少10年才能获得利润。可见,虽然烈酒巨头已经在华建厂,但要真正对市场产生影响以及对企业产生实在的经济效益尚需时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