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主播被曝偷逃税、诱导粉丝打赏,行业乱象丛生亟待肃清
蓝鲸TMT 许言  ·  10-14 08:03  · 阅 29.1w
日前,两名带货主播涉嫌偷逃税被监管部门立案调查的消息登上微博热搜,再次让人们对网络主播及直播带货这一老生常谈的话题发起讨论。

日前,两名带货主播涉嫌偷逃税被监管部门立案调查的消息登上微博热搜,再次让人们对网络主播及直播带货这一老生常谈的话题发起讨论。

无独有偶,近期蓝鲸TMT记者也接到一则有关网络主播的爆料。子豪(化名)向记者表示,其在某短视频平台上遭遇了主播诈骗,该主播隐瞒已婚事实、欺骗他的感情,最终诱导他打赏数百万元。

这毫不相关的两个案例恰恰折射出当前短视频直播行业的现状:主播素养参差不齐,行业乱象层出不穷。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主播是对社会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人物群体,他们的言行以及价值观都影响着粉丝大众,因而对他们的约束尤为重要。

税务部门首次曝光主播逃税案:将依法严肃处理

近日,国家税务总局曝光了一批增值税发票虚开骗税和隐瞒高收入未如实申报纳税典型案例。其中,有关两名网络主播涉嫌偷逃税的内容在网络上引发热议,网友除了猜测这两名主播的身份之外,对当前网络主播的真实收入也愈发好奇。

据悉,国家税务部门在“双随机、一公开”抽查中,通过税收大数据分析发现,有两名主要从事电商和直播带货的网络主播涉嫌通过隐匿个人收入、改变收入性质等方式偷逃税款。

2021年9月,税务部门依法对这两名主播及相关企业进行立案检查。检查发现,两名主播均涉嫌违规将个人收入转变为企业经营收入,进行虚假申报少缴个人所得税,涉税金额较大。目前,案件正在检查中,对于查实的偷逃税行为,税务部门将依法严肃处理并予以曝光。

实际上,政府部门对主播群体的税收监管早已有迹可循。

今年5月25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商务部、税务总局等七部门联合发布的《网络直播营销管理办法(试行)》就明确,直播营销平台应当提示直播间运营者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或税务登记,如实申报收入,依法履行纳税义务,并依法享受税收优惠;直播营销平台及直播营销人员服务机构应当依法履行代扣代缴义务。

四个月后,国家税务总局办公厅发布了《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管理通知》,要求进一步加强明星艺人、网络主播等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的日常税收管理,对存在涉税风险的艺人、主播进行一对一的风险提示和督促整改。

如今,国家税务部门首次曝光主播逃税案,意味着税收监管重锤已砸向网络主播这一群体。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本次被查的主播或将面临补缴税款、滞纳金及相应罚款的行政处罚,行业内其他网络主播则可能面临一波补税潮。

百万粉丝主播被曝隐瞒婚史诱导粉丝打赏

巧合的是,近期蓝鲸TMT记者接到的一则爆料也与网络主播有关。

子豪向记者透露称,其在某短视频平台上认识了一位拥有百万级粉丝的女主播,发现对方是自己的老乡后,给她刷了很多礼物。之后,这名女主播主动与子豪私下联络并向他表白,此后数月,俩人一直维持着这种较为暧昧的关系。

在此期间,子豪累计花费数百万元用于给女主播刷礼物、打赏,并借钱给她消费。然而,在一个偶然的契机下,他得知该名女主播实际上已经结婚,并非单身。

在知晓这一情况后,子豪感到异常愤懑。他认为,这名女主播故意隐瞒已婚事实与身为粉丝的自己搞暧昧,并诱导他不断打赏,这一行为不仅欺骗了他的感情,也让其财产遭受严重损失,或许已构成诈骗。

据子豪表示,女主播在隐瞒已婚信息的事情败露后离了婚,但由于欺骗行为,他与女主播的关系还是正式宣告破裂。此后,双方甚至经过协商,女主播答应停播半年以换取他的谅解,但最终女主播并未严格遵守这一承诺。

(左为女主播,右为子豪)

据记者调查,该名女主播曾通过某短视频平台发布了一则声明,描述自己与子豪从相识到相知的过程,并发布了多段在他们关系破裂后的对话录音,相关内容与子豪所述有较大出入。不过,截至发稿时,记者发现,女主播已将这些信息从平台上删除。

经此事后,子豪表示对短视频直播行业、对网络主播都有了更深的理解。“现在的短视频直播行业真是太乱了,网络主播为了赚钱真的是可以不择手段。我这也是通过自己的惨痛经历给大家提个醒,网上交友一定要慎重!”

“主播的婚姻信息是否有必要公开?主播赚的钱都是合法收入吗?他们到底有没有合法交税?在这些乱象中,主播背后的机构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子豪至今仍在思考这些问题。

主播素养参差不齐,行业乱象丛生亟待肃清

以上两个案例实际上并无多大关联,但恰恰都折射出短视频直播这一新兴行业在经历高速发展后,主播素养参差不齐、乱象丛生的现状。

众所周知,短视频直播作为一种全新的内容传播及娱乐方式,自2015年开始迎来其发展的“黄金时代”。一时间,各类短视频直播平台在资本的支持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俘获了众多用户,也吸引了一大批前来“吸金”的主播。

QuestMobile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2020年,短视频对人们的影响力始终在不断加强,伴随着用户规模的不断扩大,短视频的月活跃用户及月人均使用时长也随之增长。在此期间,短视频月活跃用户规模从7.31亿增至8.72亿,月人均使用时长则从24.4小时增至42.6小时。

另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H1中国直播电商行业主播职业发展现状及趋势研究报告》,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达到4338亿元,同比增长226%,预计到2020年将会以超100%的增速增长到9610亿元。具体到主播层面来看,2018年Q4至2019年Q1,中国主播岗位需求激增,曾出现3次峰值;2019年6-7月开始,主播市场需求呈现波动上升趋势,到2020年3月,主播市场需求持续上升,但未到达峰值点。

整体而言,主播作为一种新兴职业,近年来成为了越来越多年轻人的选择,但主播群体的职业素养令人担忧。上述报告显示,多数企业并不强制规定直播人才的学历和工作经验,2020年上半年,43.57%岗位对主播的学历水平无要求。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主播是对社会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人物群体,他们的言行以及价值观都影响着粉丝大众,因而对他们的约束尤为重要。不管未来主播持证上岗或者主播职业化是否普遍实现,都将呈现出一个趋势,即经历前期的野蛮发展,主播行业终将逐步走向规范,这是内在规律使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