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解除外链屏蔽,是字节电商的东风吗?
投资者网  ·  09-17 12:54  · 阅 9644
如果“单向透明”成真,或许将为字节跳动本就在高速成长的电商业务再添一把火。

文|投资者网 侯书青

近日,有消息称抖音计划推出独立电商APP,将于今年10月上线。随后,抖音回应称“不予置评”。即便如此,挂在字节跳动官网上的一则电商客户端负责人的招聘启事,仿佛正隐隐透露出字节的电商计划即将进入新阶段。

梳理字节跳动近年来的投资动向,能够清晰地看出公司在电商领域的野心日渐显露,尤其是在物流方面,投资的迦智科技、炬星科技等公司均在物流机器人领域有一定成绩。

外链屏蔽出现了解除的苗头,但身为短视频平台的抖音却未必能够免费获得微信里源源不断的流量活水。即时通讯与短视频之间的链接藩篱会就此被打破吗?解除外链屏蔽,会是字节电商的东风吗?

外链屏蔽,铁壁告破

早在9月9日,市场就已经传出相关传闻。在工信部相关业务部门召开的“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上,工信部提出有关即时通信软件的合规标准,并要求各平台限期依照标准解除屏蔽。包括阿里、腾讯、字节、百度、网易、陌陌等企业参与了本次会议。

从用户的角度来看,外链限制的解除无疑是各大相关APP在用户体验方面的一次进步。比如在淘宝上看中了一件商品、在抖音里刷到一条有趣的视频,用户想让微信好友看到,却发现只能发给对方一串不知所云的乱码。

乱码之所以出现,都是因为流量,它真的太重要了。在每天有限的24小时内,谁能让用户多在APP内停留一秒,谁就能送出更多的推送。其次,外链限制也有助于保护用户安全,限制恶意APP侵犯用户利益。

可以说,乱码的诞生,是各大互联网公司程序员们在与外链屏蔽进行长期斗争之后的妥协之举。但乱码本身对用户体验的负面影响客观存在,所以无论是抖音还是淘宝,都在尽力完善应用内的聊天功能,用户能够在淘宝内部将宝贝链接发送给好友,也能在抖音内部将视频直接分享给朋友。

此次工信部对即时通讯软件外链屏蔽现象的整治,对字节跳动来说,很可能是一次巨大的流量机遇。

举一个最直观的例子,与微信不同,抖音本身并不是一个即时通讯软件,而是一个短视频平台。随着外链屏蔽整治的逐渐落实,抖音与微信、抖音与淘宝之间是否将会产生流量上的“单向透明”?

如果这样的“单向透明”成真,或许将为字节跳动本就在高速成长的电商业务再添一把火。

加注物流,意在电商?

2020年,可以称得上是字节的电商元年。在当年6月,字节完成了针对电商业务的组织架构调整,正式成立了以“电商”二字明确命名的一级业务部门,来统筹抖音、头条、西瓜视频等内容平台的电商业务,并任命了新高管。

而在成立电商事业部之前,字节在电商领域的投资布局就已经开始了。其中最引人注意也是投资最集中的部分,是在智能物流机器人领域。

字节最初的入手点是在AI软件层面,2020年1月9日,工控自动化系统开发商崧智智能完成了由字节跳动领投的A轮融资,融资金额达数千万元人民币。该公司开发的AutomationOS智能平台通过智能控制算法,结合多种传感器,能够拓展机器人在复杂场景中的应用潜力。此外,字节又在当年7月31日入股了为机器人设备提供3D视觉解决方案的熵智科技。

硬件方面,字节入股了生产消费级家庭服务机器人的云鲸智能、研发城市治理机器人的盈合机器人、生产拣选物流机器人的炬星科技。其中,炬星科技研发的AMR(自主移动机器人)能够提高物流中心的运转效率,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产品主要供应海外市场,已经与乐天、三菱等企业建立合作。

除了在物流相关软硬件上的布局之外,字节跳动近期也在积极扩张自己的物流队伍。在字节跳动官网的招聘页面搜索“物流”关键字,显示出存在40余个物流相关在招职位,主要分布在上海、杭州、北京三地。其中不光有包括物流数据挖掘、数据仓库Leader等研发岗,还有10个运营岗位及若干产品岗位。

(图源:字节跳动官网)

除此之外,8月19日,字节跳动参与了跨境电商基础设施服务商纵腾集团的战略融资,该公司拥有重点覆盖欧美地区、遍及全球的物流网络与30座境外仓储与中转枢纽。字节还于9月5日前后以圈子持股的形式成立了上海道趣悦动物流科技有限公司与星辰跃动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两家子公司。

尽管字节对自身在电商领域的企图一直秉持着“守口如瓶,不予置评”的原则,但从上述种种动作中并不难看出,字节的电商版图正呼之欲出。有京东物流珠玉在前,字节跳动目前在物流领域投入重兵,是否也要“摸着京东过河”?

后发如何先至?

根据网经社的数据,目前国内的直播电商市场,淘宝、抖音、快手三家呈“三足鼎立”之势,三者合计占据了国内直播电商行业99.7%的份额。其中,抖音以38.91%的份额占据首位,淘宝紧随其后为31.13%,快手则占据着余下的29.67%。

最先涉足这一领域的是淘宝,2015年12月,淘宝试水淘宝直播,到了2018年,直播电商进入加速期,抖音与快手相继入局,正是在这一年,国内直播电商市场正式成长为一个千亿市场。

截至2020年,淘宝直播电商业务GMV超过4000亿元,快手虽入场较晚,却凭借着陡峭的增长曲线获得了3812亿元的GMV。而增长最快的抖音,全年GMV达到了惊人的5000多亿元,并计划在2021年达成1万亿GMV的目标。

字节电商正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节点上,面对即将到来的独立APP时代,抖音电商内部也进行了人事调整。2021年5月,字节跳动巨量引擎商业产品中国区负责人魏雯雯出任抖音电商中国区的总负责人,康泽宇继续担任抖音电商总裁,预计其工作重心将放在海外市场。

字节通过频繁的投资解决了自身在物流方面的短板,似乎很快就能够通过独立电商APP开始运作。但在商业逻辑上,抖音短视频与直播电商二者之间,仍然存在一些分歧,这或许是字节坚持要做独立电商APP的原因。

短视频内容通过广告实现流量变现,这需要平台产出具有一定数量与质量的短视频内容以保证用户观看时长。同理,当用户进入带货直播间时,也需要在直播间内达到一定观看时长后才有可能下单商品。

当直播电商与短视频同处于一个APP时,难免发生会互相争抢用户观看时长的情况。而抖音及字节旗下其他产品如何给崭新上线的直播电商APP导流,成为了摆在字节跳动眼前的新问题。由于市场上目前尚无运营独立直播电商平台的成功经验,这需要字节在结合现有业务资源的基础上,探索新的可能,而外链屏蔽的解除,或许是一个好机会。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本文原创作者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