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大山教育,困于中原丨蓝鲸观察
蓝鲸教育 姚雨霏  ·  09-14 09:45  · 阅 12.3w
大山教育的未来,迷雾重重。

2020年7月,大山教育港交所主板上市,发行价1.25港元。

上市后的大山教育,股价一路震荡下滑。截至2021年9月8日,股价仅剩0.47港元,较发行价下跌62.4%。

股价的“跌跌不休”,线下开课断断续续,又叠加政策影响。将自己定位为“OMO课后教育提供商”的大山教育,能度过困境吗?

“触底反弹”

大山教育是学科类培训机构,主要在郑州提供中小学课后教育服务。

上半年,经历了2020年的低谷期后,大山教育正在触底反弹。

财报显示,大山教育上半年营收达到了近三年同期的最高值,实现2.16亿元,同比上涨96%,较2019年同期增加0.42亿元。

净利润实现1866.5万元,去年同期净亏损983.4万元,同比扭亏为盈。但是,净利润规模仍未恢复到2019年同期水平,相较于2019年同期的2007.6万元,减少141.1万元。

报告期内,营收、净利润的双增长,与大山教育的总报读学生人次、总辅导时数的增长呈正相关。

2021年上半年,大山教育总报读学生人次为17.9万次,同比增长55%,为近三年同期最高值。

总辅导时数为347.9万小时,同比增长90%,为近三年同期最高值。

对于业绩向好的原因,大山教育也在财报中表示,一方面由于自营教学中心数目较2020年同期增加。另一方面,受疫情的影响,2020年上半年,郑州实体课堂暂停约四个月,而2021年上半年并未暂停实体课堂。

可以说,虽然强调“OMO”,但线下课堂仍然是大山教育的主要营收来源,线下停课对大山教育的业绩影响很大。

但是,2021年下半年,大山教育的线下课程始终断断续续。

始于中原,困于中原

2021年7月11日,大山教育发布公告称,河南商丘一家武术馆发生火灾,引起对于课后教育机构的消防安全事宜的广泛关注。因此,河南省地方教育局对民办课后教育机构实施暂时停运以进行安全及许可排查。6月27日,公司位于新乡市平原示范区的自营教学中心首次暂停营运,以待安全排查及整改。7月12日,公司102间自营教学中心中的51间暂停营运,直至政府在7月初进一步批准。

2021年7月23日,大山教育再次发布公告称,郑州发生严重水灾,2021年8月初,受疫情影响,大山教育的所有自营教学中心暂时关闭。截至2021年8月27日,仅有10间营运中心恢复运营。

直至2021年9月13日,大山教育发布公告称,郑州市教育局在2021年9月10日发布关于开始逐步恢复学校提供实体课堂的通知,容许私人校外教育机构与学校一同恢复实体课堂,大山教育称,将与有关地方机关积极联系,务求自营教学中心恢复实体课堂。

持续不断的意外因素,给大山教育的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大山教育旗下的102间自营教学中心均位于河南省郑州和河南省新乡市。依靠深耕中原区域活下来,并不断壮大,但始终没走出中原。如今,因疫情、水灾、火灾等因素的影响,依然未能完全恢复运营。

线下停课后,大山教育称,学生可以通过线上学习平台上课。实际上,大山教育曾经在招股书中屡次提到的线上学习平台“学习8”带来的营收贡献很小。

2019年上半年、2020年上半年,大山教育的线上课程营收分别是5000元、18000元,总营收分别是1.74亿元、1.1亿元。2021年上半年,大山教育并没有披露线上业务带来的营收。但从2019年及2020年财报可以看到,线上业务占大山教育全部营收的比重几乎为零。依靠线上业务承载线下,对大山教育来说,略显艰难。

转型迷雾重重

除了疫情、水灾、火灾等突发事件,大山教育也深受“双减”政策的影响。

2020年,为扩展服务能力,大山教育建立了自营子品牌大山外语Kids,将产品及服务延伸至三至七岁的学前儿童。

2020年财报中,大山教育曾表示,大山外语Kids三间新学校已开展运营,一间新学校正在建设。

然而,2021年7月,“双减”政策下发,郑州成为试点城市之一,对大山外语Kids和大山教育的K12中小学课后教育服务,这些业务面临合规难题。

“双减”政策规定,“保留的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不得开展面向学龄前儿童的线上培训,严禁以学前班、幼小衔接班、思维训练班等名义面向学龄前儿童开展线下学科类(含外语)培训”。

对此,大山教育表示,受近期进一步收紧的课后辅导行业监管政策影响,计划重组业务及资产,并决定策略性关闭现有业务的26间自营教学中心, 将受影响的学生、教师及其他资源整合到附近的教学中心。2021年9月底前,将进一步关闭20间自营教学中心,仅保留56间自营教学中心。

除了关闭46间自营教学中心外,此时的大山教育,最着急的就是转型。财报中,大山教育称,拓展针对高中生及毕业生的艺术学校入学试预备课程,针对儿童及青少年的艺术、体育及编码编程课外个人素质课程,针对高中生及成人的职业教育,及在公立学校提供的校内辅导及课后托管服务。

“双减”下发的一个月后,大山教育便宣布成立素质成长中心,一口气推出山果美育、山果科学、山果口才、山果文学素养、山果机器人编程等六项素质教育课程。

然而,“跑步进场”的大山教育,在素质教育方面几乎是从零开始,转型显然没有那么容易。

此外,大山教育若要发展素质教育,其发需的研发费用、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的投入,将会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大山教育手里的“弹药”似乎也并不充足。截至2021年6月30日,大山教育的银行结余及现金共2.63亿元,较截至2020年末的3亿元较少12%。

相比于2020年线下受冲击巨大,2021年上半年,大山教育虽受到了水灾、疫情等困难的冲击,但最终实现了反弹。下半年,面对合规难题的叠加,大山教育并没有让人看到希望。拓科素质教育,近乎从零开始的大山教育,未来依然迷雾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