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广汽菲克工厂关停,Stellantis集团在华业务该何去何从?
蓝鲸汽车 张媛媛  ·  09-10 19:17  · 阅 20.7w
如今,广汽菲克和神龙汽车也经历了关厂卖厂、资金问题、高层变动等一系列回血措施,但销量仍没有回到巅峰。上述业内人士表示,Stellantis集团所说的“战略规划”应该是以产品为主的,无非是向电动化、智能化转型。但目前Stellantis集团还是不够了解中国消费者,中国汽车消费市场也正在发生巨变,很多合资车企也都在下滑,JEEP品牌、东风标致和东风雪铁龙市场份额不会越来越高了。

“Stellantis集团将完全整合其在华的Jeep品牌进口业务和Jeep品牌本地合资业务。广汽菲克合资公司将专注于其在长沙工厂的生产,以提升该工厂的产能利用率,进一步降低企业运维成本、提升合资公司管理效率,有效增强企业的综合竞争力与盈利能力。”9月8日Stellantis集团发布的一纸声明,意味着广汽菲克将只保留长沙工厂,广州工厂正式关停。

此前,有消息称,广汽集团将向Stellantis集团出让广汽菲克20%的股权,目前正在走流程,其中方案指出,广汽菲克广州工厂将停产,停产后用途不明,未来广汽菲克车型将由长沙工厂生产。

广汽菲克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公司内部没有任何通告,转让比例还没定。”

与此同时,东风汽车集团将出售3606万股Stellantis普通股,占Stellantis约1.15%的股本,价值约6.004亿欧元,收益拟用于东风汽车集团的主营业务发展。完成售股交易之后,东风汽车集团保留4.5%的Stellantis集团股份。

不难看出,Stellantis集团在华业务面临困境,广汽菲克和神龙汽车是否会踏上东风雷诺、长安PSA的老路?

产销一体、股东出资、高管调整,广汽菲克仍逃不出“退市”魔咒

广汽菲克自2018年起开始走下坡路,当年Jeep销量下滑至12.52万辆。为了挽救销量,广汽菲克组织架构和高层人事双双调整。

2019年5月,广汽菲克公司和广汽菲克销售公司整合为“一体化合资公司”,即实现产销一体化。同时,广汽菲克前总裁郑杰离职,蔡迪霓担任一体化合资公司的总裁,张宗胜担任执行副总裁。Patrick Dougherty和郭百迅则担任主管销售的副总经理。不过,产销一体并使广汽菲克步入正轨。2019年,Jeep销量再次腰斩至7.39万辆。

此外,股东双方广汽集团和Stellantis集团都试图通过注资的方式令广汽菲克走出困局。2020年8月,广汽集团与菲克集团为广汽菲克注资10亿元;今年7月,广汽集团又与Stellantis集团决定向广汽菲克追加注资30亿元。

广汽集团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广汽菲克的盘子铺的太大了,后劲不足。股东双方注资意图很明显,40亿烧光之后,广汽菲克很可能会退出市场。”

除了资金外,广汽菲克人事调整也十分频繁。今年5月,广汽菲克任命朱恒利担任广汽菲克副总经理兼公司执委会成员。7月,穆安泽被任命为广汽菲克总裁,全面负责Jeep品牌在华的运营及管理。

产销一体、股东出资、高管调整后,广汽菲克还是没有好转,意图通过闲置产能止损。公开资料显示,广汽菲克拥有长沙工厂和广州工厂两大整车生产基地。其中,长沙工厂包括一座整车工厂、一座发动机工厂,主要生产Jeep自由光、大指挥官和大指挥官PHEV,广州工厂主要生产Jeep自由侠和指南者。

根据广汽集团2020年财报显示,截止2020年,广汽菲克拥有32.8万辆的产能。而广汽菲克2020年度累计销量为4.05万辆,同比下滑40.38%;2020年累计产量为3.86万辆,同比下滑57.78%,产能利用率仅11.77%。

今年前七个月广汽菲克的产销量进一步下滑,数据显示,1-7月,广汽菲克累计销量约1.23万辆,同比下滑40.38%;产量仅有7898辆,产能利用率为2.4%。产销量持续下跌,造成广汽菲克产能浪费,亏损加剧。

财报显示,2020年广汽菲克净资产跌至-3.31亿元,按照广汽集团50%权益份额计算,亏损已高达13.33亿元,是广汽集团旗下亏损最大的合资品牌。截止2020年,广汽菲克累计亏损达到了47.53亿元,已然是资不抵债。

Stellantis集团在华两家合资企业陷入困境,在华业务如何调整?

与广汽菲克同病相怜的是,Stellantis集团在华的另一家合资企业—神龙汽车。

神龙汽车由2015年70万辆的销量巅峰下跌至2020年累计5万辆。业绩大幅下滑,神龙汽车也曾走上卖厂裁员的路。神龙汽车在武汉建有三个工厂,分别是神龙一厂、神龙二厂、神龙三厂;另外,神龙汽车还在成都神龙四厂、襄阳分别建有工厂。

神龙一厂产能为30万辆,二厂产能为15万辆,三厂分两期总产能为30万辆,四厂一期产能为24万辆,总计产能为99万辆。产销量一再下滑,神龙汽车90%的产能是闲置的,去年,神龙一厂交由政府收储,二厂出售,原有设备和生产都转移至神龙三厂。

卖厂只是权宜之计,无法从根源上解决业绩问题。2019年,神龙汽车曾发布了“元”复兴计划,分三个阶段实施,培元阶段(2019年),从开源节流两方面多措并举,扭转销量下滑势头,使公司的盈亏平衡点下降至18万辆以下;固元阶段(2020-2021年),通过处置部分闲置资产,提升组织和人员效率,进一步将盈亏平衡点降低至15万辆以下;拓元阶段(2022-2025年),进一步优化产品结构,努力使销量达到40万辆的水平。

业内人士表示,2019年神龙汽车推出“元”计划以来,没有看到神龙汽车的实质性改善。核心原因还是神龙汽车本土化不到位,产品上没有贴近中国消费者的核心需求,也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法股东之间在神龙汽车的发展上存在差异。

2020年,神龙汽车又发布了“元+”计划,主要包括四个部分,分别是:产品、营销、服务和运营。包括产品方面,未来5年打造并投放14款新车型;营销方面,神龙汽车旗下两个品牌分别走不同营销路线等。

此外,近两年神龙汽车的人事调整也十分频繁。2019年9月,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常委、神龙汽车董事长安铁成调离神龙。8个月后,东风集团党委常委、副总经理张祖同兼任神龙汽车董事长。2020年9月,陈彬被任命为神龙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元”计划已经推行两年时间,标致和雪铁龙负责人相继更换,也都有新产品陆续上市,但还是要从终端销量来看改革效果。“据神龙汽车8月底数据显示,今年神龙累计销量50,277辆,还是没有达到“元”计划的目标。

截止目前,Stellantis集团在华的两大合资公司,广汽菲克和神龙汽车还都处于水深火热中。今年4月,Stellantis集团中国区COO奥立维对外表示,“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集团之一,Stellantis非常重视中国市场,中国不仅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在新能源及汽车智能化等代表着行业大趋势的领域更是进展神速。集团正在研究制定针对中国市场的战略,该战略将在今年年底发布。“

不仅如此,在广汽菲克工厂停产的声明中,Stellantis集团再次说明“自Stellantis集团成立之日起,集团就将中国市场视为重要的战略性市场,集团也正在制订针对其在中国市场发展的全新‘战略规划’,该战略规划将在今年年底公布。”

如今,广汽菲克和神龙汽车也经历了关厂卖厂、资金问题、高层变动等一系列回血措施,但销量仍没有回到巅峰。上述业内人士表示,Stellantis集团所说的“战略规划”应该是以产品为主的,无非是向电动化、智能化转型。但目前Stellantis集团还是不够了解中国消费者,中国汽车消费市场也正在发生巨变,很多合资车企也都在下滑,JEEP品牌、东风标致和东风雪铁龙市场份额不会越来越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