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喊腾讯别“阳奉阴违”的网易云,被指版权上“阴奉阳违”
螳螂观察  ·  09-07 09:39  · 阅 1.4w
后版权时代,网易云要做的还有很多。

文|螳螂观察 陈浩然

在线音乐行业独家版权的高墙被拆掉了,这是好事。

但在倒下的高墙后面,一些原本“相对不起眼”的版权顽疾,正在人们的视线中不断放大——在线音乐行业的版权问题,或许还远未结束。

8月31日,腾讯宣布放弃音乐版权的独家授权,被视为在线音乐行业的一道分水岭。

这意味着,用户有了使用一个APP就能听遍所有歌的可能,也意味着在线音乐平台之间的版权竞争,将重新回到一个相对公平的起点——即以往版权弱势的音乐平台,有了拿钱买“独家版权”的选择权。

因此,在当下在线音乐行业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两强格局下,网易云音乐的版权扩张,在新形势下备受期待。

不过,日前来自上海陌川音乐工作室的一纸侵权声明,矛头直指网易云音乐的版权侵权问题,或将为这种期待泼上一盆“冷水”。

一、阴奉阳违的决定,与阴奉阳违的行为?

“我们看到腾讯音乐放弃独家版权的公告,非常期待这是一个真心实意的,不含任何阳奉阴违的决定”。

就在腾讯发布放弃独家音乐版权声明当天,网易发布了2021Q2财报,在随后的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针对这一热议话题,网易CEO丁磊这样表示。

网易之所以隔空喊话,有历史原因。

2018年,在有关部门出面协调下,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达成曲库互授合作。其中腾讯同意互授99%的版权,却留下了最关键的1%,其中就包括周杰伦、五月天等主流歌手。

按照某虾米音乐工作人员的说法,“周杰伦”这三个字,对一个音乐播放器而言意味着15%的DAU(日活跃用户)增幅。

不能购买周杰伦、五月天等音乐版权,网易云无疑很受伤,觉得自己被“阴奉阳违”了。

同时,丁磊还向投资者和其他音乐平台喊话:“我们有足够的资金购买版权,请放开授权”。

网易云音乐对音乐版权的渴望之心,毋庸置疑。

不过,开放授权并不等于取得版权。这还跟愿不愿意买、买不买得到、什么时候买等相关。

当然,腾讯取消“独家音乐版权”是否如丁磊所想,网易云音乐是否愿意买、能否买到......这些都是后话。有意思的是,在现有版权上,网易云音乐正被指责为“阴奉阳违”。

日前,上海陌川音乐工作室发布了一份《关于“网易云音乐”平台长期侵权行为的声明》。

在声明中,上海陌川音乐工作室表示,“‘网易云音乐’在向其用户提供我司拥有独家授权的相关音乐作品时,并未取得我司相关授权。自2019年12月至2021年6月期间,‘网易云音乐’平台涉嫌侵权我司音乐作品数量高达10800余首,严重侵害了我司的合法权益”。

没有获得授权之外,上海陌川音乐工作室还表示“在明知未获得我司授权的情况下,‘网易云音乐’依然通过向其用户提供这些侵权音乐作品获得了包括流量、会员收益、广告收益等在内的巨额经济利益”。

可以看出,不管是网易云音乐,还是上海陌川音乐工作室,都希望在音乐版权上,大家都别“阴奉阳违”。只不过从上海陌川音乐工作室发布的声明来看(属实的前提下),网易云音乐似乎正从“受害者”变成了“施害方”,这就有点尴尬。

针对上海陌川音乐工作室发布的声明,“螳螂观察”向网易云音乐相关人士求证,截至发文前尚未得到回复。

而指责网易云音乐平台存在侵权情况的,并非陌川音乐工作室一家。北京商报在《付费率翻番、版权争议不断 丁磊喊话反被怼:只管收钱不管买歌?》一文对此也有报道。

据“北京商报”报道称,今年6月,微博用户“音乐人情雨浪子”曾发文称,网易云音乐上的音乐人盗歌,且在没原创证明的情况下,网易云音乐平台让其通过审核,同一首、音频一样的音乐作品,分别被6个音乐人盗取了原创作品,在网易云音乐上以独家形式发行。

今年5月,有多位用户在网络上举报网易云音乐未经康姆士允许,上传音源、音频。此外在今年2月,还有用户称,在网易云音乐上发现了周杰伦《晴天》《简单爱》等多首作品的同版音质歌曲,引起不少乐迷的质疑。

而针对网易云音乐后期在版权上的布局,北京商报记者也向对方发去采访函,对此网易云音乐官方回应称,“目前曲库拥有6000万首作品,确实正在抓紧推进与多个版权方的合作洽谈,我们也欢迎更多合作伙伴与我们建立合作、恢复合作,网易云音乐愿意以最大诚意进行版权采买合作,以提供给用户更完整的音乐体验”。

二、后版权时代,音乐版权战将从平台间转入平台内

毋庸置疑,音乐版权一直是制约在线音乐行业发展的关键。

纵观整个中国在线音乐平台发展史,本质上是一部音乐版权变迁史。从最初的盗版维权时代,到版权相争,以及如今的版权共享时代,音乐版权一直并仍将是在线音乐平台发展的核心着力点。

而随着腾讯音乐放弃音乐独家版权,上海陌川公司发布“网易云音乐”平台侵权声明,可以看到,在音乐版权去“独家”的后版权时代,音乐版权的规范化重点将从平台间转入平台内。

同时,音乐版权也将更接近本质——即音乐版权不该仅是平台进攻的武器,更应该是音乐自由的护盾。尊重音乐版权,就是尊重音乐人的创新和权益,也是尊重用户和品牌本身,这也是音乐和在线音乐平台良性发展的“源头活水”。

而随着人们对音乐版权意识的不断提升,平台在对待音乐版权的行为不仅会影响上游版权方的选择——即愿不愿意卖给你,以及用户的选择——在同样拥有版权的情况下,用户会选择哪个平台?

在丁磊网易云音乐账号发布的动态评论中,有这样一条“周总原谅你了吗”的评论就很有意思。

该网友指的是,网易云音乐在2018年周杰伦相关作品版权授权期限届满时,制作了一张包含200首歌曲的《周杰伦热门歌曲合辑》的数字专辑,以付费售卖的形式通过多个客户端提供给平台用户。

总的来看,每一次在音乐版权保护发展路上的进步,都会让整个行业往更好的方向发展。不过,这种向好不该只是舆论上“阴奉阳违”的表态,而是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心口如一”的落实。

而在线音乐版权的问题,也并非平台之间是否“独家”这样一个“主动脉”问题。在这个问题背后,还有众多大大小小的版权争议要解决,这是整个音乐生态行业的“毛细血管”,唯有将所有问题都解决好,才能让整个行业愈加健康,发展更具活力。

针对上海陌川音乐工作室表示网易云音乐侵权一事,最终会如何发展,我们将持续关注。而这一事件或将给行业发展带来更清晰的指引,也将是接下来在线音乐行业要解决的重点。

参考资料:

1、《付费率翻番、版权争议不断 丁磊喊话反被怼:只管收钱不管买歌?》 北京商报 作者:北京商报记者 郑蕊 实习记者 周阳洋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本文原创作者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