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口子窖:业绩不及预期,过度依赖省内市场,错失“徽酒第二把交椅”?
氢财经  ·  08-30 15:30  · 阅 1.2w
迟迟打不开的省外市场,“龙争虎斗”的省内市场,或许是口子窖陷入“原地踏步”困境的原因所在。

文|氢财经 王婷妍

8月26日晚间,口子窖发布了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口子窖实现营业收入22.43亿元,同比增加42.9%;实现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78亿元,同比增加41.34%;实现扣非净利润6.55亿元,同比增加40.23%。结合第一季度财报来看,口子窖第二季度财务数据较去年同期仍有所增长,但去年同期基数较低,口子窖第二季度业绩不及市场预期。

与此同时,口子窖销售业绩仍需靠省内增长。数据显示,口子窖上半年77.8%的营业收入来自安徽省内,较去年同期增加了2.9个百分点。受此影响,截止8月27日晚间收盘,口子窖以52.16元/股,跌幅5.68%报收。

销售费用增长,业绩不及预期

据口子窖最新财报显示,截止2021年6月30日,口子窖实现营业收入22.43亿元,同比增加42.9%;实现净利润6.78亿元,同比增长41.34%;实现扣非净利润6.55亿元,同比增加40.23%。

结合第一季度数据来看,第二季度单季度口子窖实现营业收入10.7亿元,同比增加35.1%,较2019年同期环比下降7.28%;实现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7亿元,同比增加24%,较2019年同期环比下降24.25%;实现扣非净利润2.52亿元,同比增加10.53%,较2019年同期环比下降23.39%。去年同期基数较低,若与2019年同期相比,口子窖此番业绩仍未恢复到疫情前状态,不但不及市场预期,反而有原地踏步甚至倒退的趋势。

与此同时,氢财经注意到上半年口子窖销售费用3.25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8.98%,销售费用率14.49%,仅半年就已接近去年全年的60%。而同期的迎驾贡酒销售费用仅为1.9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9.38%,销售费用率低于口子窖销售费用率5.11个百分点,或许正因如此,口子窖才“错失”“徽酒第二把交椅”。

对于销售费用的增长,口子窖表示主要系报告期内广告宣传费、促销及业务费增加所致。事实上,近三年多(2018年至2020年),口子窖销售费用正在逐年上升,2018年至2020年分别为3.36亿元、3.96亿元、5.46亿元,增速依次为5.52%、17.72%、37.96%,销售费用率7.87%、8.48%、13.61%,而同期的营业收入增速则为18.5%、9.44%、-14.55%远远低于销售费用增速,从而一定程度的影响着净利润的增长空间,2018年至2020年口子窖净利润增速为37.62%、12.24%、-25.84%。

此外,口子窖目前收入由中高低档酒构成,上半年高档酒实现营业收入21.24亿元,同比增长42.57%,较2019年同期环比下降6.9%;中档酒实现营业收入4480万元,同比增加82.1%,较2019年环比下降33.95%;低档酒实现营业收入4284万元,同比增长34.55%,较2019年环比则环比减少8.07%,由此看来,口子窖可谓“全线下滑”。

过度依赖省内市场

同时,口子窖另一“不足”也逐渐显现出来。上半年,口子窖安徽省内实现营业收入17.45亿元,同比增长48.83%,占总营业收入的77.8%,较去年同期的74.9%增加2.9个百分点,省内占比扩大,这说明近年口子窖省外市场扩张不利,与对手相比竞争力较弱。

上半年,口子窖省内经销商450家,较去年同期增加了66家;省外经销商265家,较去年同期增加了30家,合计总经销商715家,省外经销商占37.06%。2018年至2020年口子窖安徽省外经销商占比分别为39.93%、36.23%、35.63%,呈波动趋势,但始终低于40%。

事实上,口子窖近年来一直在不断的扩张省外市场,但一直效果甚微,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口子窖省外销售量为6941.64千升、7418.01千升、6865.34千升,而同期的总销售量则为33429.63千升、34308千升、27744.78千升,省外占比为15.69%、16.94%、19.99%,超80%的销售量还是依靠省内市场,如此看来,口子窖近年来的省外扩张计划一直在“原地踏步”,没有进度。

上文提到口子窖近年不断增长的销售费用,其中全国性广告费用的比例也在不断的提升,但一直未能给口子窖带来相应的“回报”,与此同时,还需与古井贡酒、迎驾贡酒、今世缘等众多酒企抢占省内市场。

对此,口子窖也坦言道,白酒市场为充分竞争市场,公司所处淮河流域周边及主要市场安徽省内的白酒生产企业众多,其中不乏知名企业,并且近年来贵州、四川、山西等其他地域的白酒厂家不断发展,公司所面临的市场竞争日趋激烈。

且作为徽酒“四朵金花”之一,口子窖上半年整体盈利能力仅高于金种子酒,古井贡酒、迎驾贡酒今年上半年业绩均环比高于2019年,已恢复疫情前状态,如此看来口子窖颇有“掉队”之势。

迟迟打不开的省外市场,“龙争虎斗”的省内市场,或许是口子窖陷入“原地踏步”困境的原因所在。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本文原创作者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