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网易云音乐不去买版权,却去闲鱼卖货?
锌刻度  ·  08-30 10:11  · 阅 1.3w
版权“困难户”网易云,不务正业?

文|锌刻度 星晚

编辑|黎文婕

想不到,网易云音乐去闲鱼上卖东西了。

8月25日,闲鱼和网易云音乐的官网微博接连发出联名店铺“开业大吉”的官宣消息,在闲鱼上搜索“云村杂货店”,就可以购买云村特产。

目前,“云村杂货店”仅上架了定制歌单、到点了盲盒等5件宝贝,玩的还是情怀那一套。但这一动作,似乎并没有得到用户的赞赏,反而激发了用户对网易云音乐“不务正业”的质疑。

究其原因,与网易云音乐尚未在版权争夺上做出明显努力有关。7月2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腾讯控股有限公司作出责令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等处罚。

这意味着,腾讯音乐曾经以音乐版权为独家优势的时代成为了过去,那么一直在版权上受到羁绊的网易云音乐自然是迎来了机遇。只是从目前看来,用户们似乎没等到网易云音乐大胆的买买买,变灰的歌单甚至越来越多。

对版权淡定和对社交、电商热情,网易云音乐似乎越发不走寻常路了。

从云村到闲鱼,卖的都是情怀套餐

闲鱼与网易云音乐的联动,从一开始就没有收获到想象中的效果。

在正式宣布网易云音乐入驻闲鱼的官方微博下,出现了清一色的“翻车”评论。一部分吐槽闲鱼平台上假货泛滥、资金被冻结、无限制无监管的卖货,一部分追问网易云音乐为什么还没有购买版权的动静,反而突发奇想到闲鱼去卖货。

之后,锌刻度在闲鱼上搜索“云村杂货店”发现,网易云音乐在8月9日就已入驻闲鱼,云村杂货店的简介写着,“老家在网易云,搬了点土特产来卖。如果你有闲置故事,过期情绪或者精彩评论,欢迎来我这里换东西。”

目前,云村杂货店一共上架6款宝贝,粉丝数量623人。从风格看来,这6款与闲鱼联合推出的宝贝都带着网易云音乐一如既往的腔调,一类是制作定制歌单、人气乐评免费答疑解惑,另一类是玩谐音梗的网易云热瓶、用故事交换歌曲和盲盒的“好人好事”。

这或许不难看出,网易云音乐在闲鱼玩的还是情怀那一套,哪怕是真实售卖的货品——热水瓶,也仅以1.63元的超低价格换去流量。对网易云音乐来说,无论走到哪里,情绪和故事的价值似乎都更高。

网易云音乐在闲鱼上推出的产品

且不说网易云音乐未来能否在闲鱼上做出成绩,但用户当下的不满已经难以抑制了。

“一个月过去了,腾讯解除了独家版权,但是网易云一个也没买回来,反而我的歌单灰了不少,网易干得漂亮。”某网友在网易云音乐的官方微博下留言表示自己的不满。而类似的评论还有很多,网易云音乐每发一条动态,就会有用户追问为什么还不去把版权买回来。

一直处在是是非非之中的闲鱼,也很难从这次合作中获取流量和口碑。一方面,闲鱼自身二手业务原本就因为商品鱼龙混杂、“到手刀”、故意售价等问题饱受诟病,另一方面,如今闲鱼已经沦为了微商无门槛开店甚至违规商品的销售渠道。

在自身平台运营与监管水平和力度仍然存在较大问题的前提条件下,卖情怀、抖机灵的玩法显然不太适合。与网易云音乐的联动,无论是想把情怀变现,还是想借机再度加码社交,从现在看来都是难上加难。

迟迟不肯买版权?丁磊自有打算

除了入驻闲鱼卖“土特产”之外,网易云音乐还在8月25日上线了8.5版本。这个版本的重点,将网易云音乐想要做社区的心,揭示得更加明显。

据多家媒体报道,8.5版本的网易云音乐将“关注”升级为一级入口,用户可以更便捷地查看关注的好友和音乐人动态,“云圈”则新增了群聊功能,“云村”板块还将Mlog和歌房重新整合。多管齐下,从社区内容互动到社区关系链接,都通过不断更新,强调了网易云音乐如今的“社区”属性。

一心扑在打造情怀音乐社区上的网易云音乐,如今似乎的确“重社区,轻音乐”了。这与网易云音乐此前提交的招股书中所写内容方向一致,“我们计划在未来三年内不断创新、进一步发展我们的社区、继续投资于科技能力、追求与伙伴的双赢合作、进一步使我们的变现能力多样化”。招股书中提到。

而自从5月冲刺上市,8月放弃上市之后,网易云音乐的处境与变化也值得深思。

事实上,网易云音乐的从2018年到2020年间,收入从11亿元、23亿元突破到49亿元,净亏损从18亿元缩减到16亿元。这样的变化,网易云音乐自己在招股书中明确表示,是由于在线音乐服务及社交娱乐服务的收入增加。

更关键的是,这其中,2018年下半年才推出的直播服务,在2019年贡献了5亿元营收,在2020年贡献了23亿元营收,每月每付费用户的支付费用也从2019年的477.6元增加至2020年的573.8元。

或许换句话来说,网易云音乐通过对社区的加码、对直播业务的推进,已经发现了音乐之外的另一财富密码。毕竟,在线音乐服务业务收入不仅在逐年下降,更依赖于88VIP等渠道的绑定式销售。

图片来源:QuestMobile

另一边,在过去几年通过搭建起包含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等音乐平台在内的腾讯音乐,2021年第一季度总营收为78.2亿元,音乐订阅的收入是27.5亿元,占整体收入的35%。

这也意味着,腾讯花了大价钱收购独家音乐版权,最终业务收入的大头却并非音乐订阅,而是社交娱乐业务,也就是K歌和音乐直播等业务。

此番情景下,曾经多次公开炮轰过独家版权现状的丁磊,面对如今解禁的版权,自然更加谨慎。

在2020年三季度财报会上,丁磊曾提到,版权购买一直是网易云音乐最主要的成本支出,“过去网易遇到的版权短板问题,其实是有些公司垄断了版权交易,不进行转售。”

之后在2021年一季度的财报会议上,丁磊再次抨击:“过去几年,世界三大唱片公司在中国采取的独家销售模式,使得中国的音乐运营商,包括网易、华为、小米等需要购买音乐版权的公司,付出了超过合理价钱两到三倍以上成本。”

网易云音乐提交的上市申请书显示,公司三年净亏损超50亿。如果付出的高昂版权费与用户增长正相关,却与企业营收负相关,那么商人丁磊肯定自有打算。

后音乐版权时代,玩法是“音乐+”?

当独家版权不再成为保护伞,各大音乐平台之间的竞争就将变成多业务线的并行竞争和整体战略布局的新考验。

大环境是什么呢?根据国家互联网信息中心数据,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音乐用户规模达6.58亿,较2020年3月增长2311万,占中国网民整体的66.6%。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中国数字音乐市场规模保持稳定增长态势,预计2021年市场规模增长至428.9亿元。

普华永道发布的《2021至2025年全球娱乐及媒体行业展望》更体现了在全球范围内,音乐市场的规模十分可观。

报告提到,在流媒体和现场音乐的共同促进作用下,整个音乐行业将以12.8%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在2025年达到293亿美元的市场规模。预计2021年中国娱乐及媒体行业总收入约为3586亿美元,至2025年收入将达约4368亿美元,未来五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5.1%,高于全球的4.6%。

这意味着,无论是头部平台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还是夹缝中生存的咪咕音乐、爱音乐、DJ多多等平台,都还在这个市场上有着很大的突破空间。

不难看出,目前网易云音乐、腾讯音乐都在积极挖掘围绕音乐展开的K歌、音乐直播、音乐周边、电台、播客等多条支线业务的可能性。其中,直播打赏的变现可行性已经得到了验证,但诸如电台、播客等玩法无论从流量还是变现能力上都还有待挖掘。

网易云音乐打造的硬地围炉夜

另外,网易云音乐近年从评论区“网抑云”到打造云村、云音乐商城、云村有票,都是在网易云音乐自有的用户氛围上深挖业务可能性。但从最近的用户反馈来看,他们最关心的始终是变灰的歌单什么时候能回来。

如果说过去腾讯音乐占据着1%的音乐独家版权,网易云音乐尚可以保持一个无辜姿态抨击独占版权的不良行为,并一边卖力地发挥“网抑云”的气氛优势。但随着版权不再独家,用户对网易云音乐的期待自然也会发生转变。

平台百花齐放,音乐家家有,平台们吸引用户的法则便不再是财大气粗地“买买买”。音乐版权是基础,在这之上,能否玩出新的花样才是未来保持月活增长、营收增长的关键。

总的来说,版权不是万能的,但没有版权是万万不能的。

网易云音乐迟迟不肯拿出购买版权的诚意,那么用户对其他业务的捧场热情也会随之减退。基于用户情怀而建立起来的“网抑云”氛围,纵然是件武器,但面对未来全方面的竞争,以及外部短视频平台对音乐市场的冲击,网易云音乐还是应该拿出更全面的方案。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本文原创作者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