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华铁应急被亿邦国际实名举报,多次信披违规,4418枚比特币去向成谜
雷达财经  ·  08-10 15:59  · 阅 1.6w
百亿牛股陷矿机“罗生门”,还被指控财务造假。

文|雷达财经 李亦辉

编辑 | 深海

与亿邦国际的合同纠纷案情扑朔迷离,财务造假迷雾笼罩华铁应急。

8月8日,在美股上市的亿邦国际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司董事长胡东表示,已于上周五向浙江证监局实名举报华铁应急涉嫌严重财务造假、严重信息披露违规,以及实际控制人胡丹峰及其配偶潘倩涉嫌巨额职务侵占掏空上市公司资产等违规问题。

8日晚间,上交所向华铁应急下发监管工作函,就媒体报道相关事项明确监管要求。8月9日早间,铁应急紧急澄清,称公司不存在上述违规行为。但截至收盘,其股价全天封死在跌停板上。

从举报内容来看,两家公司正陷入一桩矿机买卖合同纠纷案,对其中5.6万台云计算服务器(矿机)的付款存在分歧。

而这起“挖矿”生意,也因比特币价格大跌,华铁应急将相关矿机折价甩卖,并在操作中爆出多项违规行为,遭到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和上交所的通报批评。

华铁应急被举报“财务造假”

胡东公开的一百多页举报材料中,最醒目的莫过于指控华铁应急涉嫌财务造假。

举报材料显示,2019年1月30日,东兴证券出具《关于浙江华铁建筑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子公司股权转让暨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事项的问询函》之专项核查意见确认,华铁应急子公司新疆华铁恒安建筑建筑安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铁恒安”)向北京博瑞时空传播文化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博瑞”)支付托管费5108.13万元、理县优度126万元、石河子市天鼎云229.66元,共计5463.79万元。

但胡东展示了华铁恒安及关联方支付给托管方的托管费转账汇款凭证,根据其提供的证明汇总,总共支付托管费超过8635.48万元。

“收款凭证是我们从北京博瑞那边得到的,也有一部分是陈宝清(新疆华铁恒安矿机业务对接人)主动发在工作群里的。”据胡东介绍。

亿邦国际因此认为,华铁应急公告对外披露的托管费用仅5463.79万元,少计成本费用3171.69万元,涉嫌财务造假。

此外,2019年4月,矿机托管方北京博瑞因华铁恒安欠付矿机挖币电费,将后者诉至法院,华铁恒安80%股权被法院冻结。

2019年4月19日,在华铁应急方向法院账户存入1130万元现金作为担保后,华铁恒安的股权冻结被解除。

亿邦国际表示,上述股权资产被法院冻结的情况下,华铁应急不做任何披露,继续召开股东大会转让股权,违反上市公司信披制度。

实际上,在2020年6月10日,华铁应急实控人胡丹峰等曾被上交所通报批评,原因在于该公司公司原全资子公司华铁恒安连续12个月内采购比特币“矿机”及配件累计金额达1.78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5.62%,且绝对金额超过1000万元,上述投资金额达到临时公告披露标准,但公司未及时披露,迟至2019年11月13日经监管问询后才披露比特币“矿机”的采购情况。

同时,公司仅以“云计算服务器”指代比特币“矿机”,未充分揭示比特币“矿机”价格风险波动大等风险因素,信息披露不准确。

纠纷源于矿机购买合同

卖给华铁应急矿机的是亿邦国际,该公司是全球三大比特币矿机生产商之一,于2020年6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而华铁应急主要从事设备租赁业务,提供建筑维保设备、建筑支护设备和工程机械设备租赁及配套服务,公司于2015年5月在上交所上市。

2018 年5月,华铁恒安与浙江亿邦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亿邦通信”)签订采购合同,约定华铁恒安向亿邦科技采购8万台云计算服务器,合同总金额为4.032亿元。

上述合同的付款方式约定,新疆华铁恒安需于2018年5月7日向亿邦通信支付8064万元,于当年5月30日再支付2016万元,同时,亿邦通信安排2万台矿机上线。

2018年6月15日,华铁恒安再支付5040万元,同时亿邦通信安排5万台矿机上线。

2018年6月20日,支付1008万元,同时亿邦通信安排1万台矿机上线。

2018年10月20日,新疆华铁恒安需将最后的2.82亿元的尾款支付给亿邦通信。

据胡东介绍,双方在签署矿机销售合同基础上,于2018年5月30日又签署了补充协议,其中涉及到付款方式调整,最后一笔尾款延后4个月。

合同签订后,亿邦国际开始发货。据财联社报道,该公司提供的四份签收单和微信聊天记录材料显示,从2018年5月底开始持续到7月底,亿邦国际将矿机发往内蒙、四川等地,完成所有产品交付。

收到货物后,华铁应急截至2018年7月18日、分4笔合计支付了1.2096亿元货款,此后合同余款2.8224亿元并未按约定时间支付。

2018年10月25日,按矿机对接人陈宝清的说法,其认为2.4万台矿机款已付清,并不承认签收了剩余5.6万台矿机。在其说法中,未付款的5.6万台矿机的实际收货方是第三方浙江纽博实业有限公司。

天眼查显示,纽博实业法人代表为叶圣明,股权结构方面,吕东红持股52.17%,系疑似实际控制人。数年前,纽博实业与华铁应急实控人胡丹峰,存在着关联。

5.6万台矿机销售款讨要未果,双方的销售合同纠纷就此产生,亿邦国际去年将该案件诉诸法律,被告方包括浙江琪瑞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新疆华铁恒安更名后主体)、华铁应急及公司实控人胡丹峰。

亿邦国际要求,就剩余的5.6万台矿机支付货款2.82亿元,并支付逾期付款利息3797.54万元。

今年8月,多家媒体报道称,华铁应急的多个银行账户及一家子公司股权已被法院冻结,有律师根据法庭出具的文书估计,涉案金额可能高达数亿元。对此,华铁应急回应称,经公司核实,截至2021年8月2日,公司被冻结银行一般账户6个,被冻结的子公司股权为浙江华铁宇硕建筑支护设备有限公司100%股权,其中被冻结银行账户金额合计为330.88万元,被冻结的子公司浙江华铁宇硕建筑支护设备有限公司2020年经审计净资产为2981.78万元。冻结资产总额为3312.6,586.94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比例为0.99%,不会对公司日常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8月9日早间的回应中,华铁应急认为,华铁恒安1.7亿元注册资金出资到位且资产完全独立,与华铁应急财产可做明显区分。因此,两家公司相互独立,上述诉讼中华铁应急不应当为华铁恒安承担连带责任。

挖出的比特币去向成迷

华铁应急购买矿机是自身挖币,还是出租给他人挖币,这涉及到挖出比特币的归属问题。

2019年11月,华铁应急公告中首次承认了子公司新疆华铁恒安的所谓云计算服务器,即比特币挖矿机,并且强调该业务属于云计算服务器租赁,自身不从事“挖矿”业务。

但胡东认为,所谓“矿机租赁”的说法无法成立,一是租赁业务是无法覆盖矿机的购买成本和运营成本,商业模式欠缺合理性;二是“矿机租赁”挖矿所得比特币应该由承租人控制,而不是出租人新疆华铁恒安的实际控制人胡丹峰及其配偶潘倩;三是所谓矿机的多位承租方,此前均未从事过该类业务。

胡东表示,通过追踪发现,华铁恒安购买的矿机所对应的其中一个比特币挖矿矿池、矿工号、比特币收益及比特币钱包地址全部归属于号码为1390650XXXX的手机用户,而该手机实名用户正是华铁应急董事长胡丹峰的妻子潘倩。

胡东在发布会上称,“按照比特币市场行情来测算,这批约4418.89余枚比特币今年最高价值18亿元,目前价值12亿元。即新疆华铁购买的矿机挖矿所产生的比特币矿池收益-比特币全部进入胡丹峰妻子潘倩个人账户,胡丹峰及其妻子掏空上市公司资产。”

对此,华铁应急在8月9日的公告中表示,经公司核查,并与实际控制人胡丹锋及其配偶潘倩确认,公司不存在涉嫌严重财务造假、严重信息披露违规以及实际控制人胡丹锋及其配偶潘倩涉嫌巨额职务侵占掏空上市公司资产等违规情况。

打折甩卖子公司被质疑

比特币行情起伏较大,矿机业务并非是一项稳赚不赔的生意。

2018年初比特币价格为1.7万美元/枚,2018年末比特币价格达0.4万美元/枚,2018年全年比特币价格都处于下跌趋势中,全年跌幅达76%。

伴随着比特币价格回落,比特币“矿机”等资产价格也显著回落。成立于2018年3月的华铁恒安,到了2018年年末亏损高达1.58亿元。

公告显示,该公司2018年年末资产账面原值为2.4亿元,但资产折旧与固定资产减值准备,却分别高达1908万元与9750万元。

这意味着,不到一年时间,华铁恒安的资产便出现了高达48%的缩水。

2019年1月14日,华铁科技发布公告称,拟出售旗下全资子公司华铁恒安100%股权,作价5975万元。

这次出售因对交易价格等存在异议,不久后就搁浅。

2019年4月,华铁应急对华铁恒安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43亿元,并以净资产为定价基础,将华铁恒安以1228万元对价转让给陈万龙,价格缩水近5倍。

2019年10月,浙江证监局向华铁恒安下发警示函,警示函指出,公司对华铁恒安计提大额固定资产减值准备,金额达到临时公告的披露标准未及时披露,信息披露不及时;2018 年,华铁恒安开展云计算服务器租赁业务,你公司未对开展此项业务进行充分披露和充分的风险揭示,信息披露不及时、不准确;在华铁恒安开展云计算服务器租赁业务的过程中,公司存在对项目的尽职调查不全面、项目可行性分析报告简单、项目合同审核不严谨、相关费用支付不合规等问题,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公司及子公司2018年度收到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金额达到临时公告的披露标准未及时披露,直至2018年年报才进行披露;公司设立募集资金专户未经公司董事会审议,募集资金存放不规范。

按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八条、第五十九条的规定,浙江证监局决定对公司及胡丹锋、张守鑫、张伟丽分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对于大幅折价出售华铁恒安,8月8日的发布会上,胡东提出了质疑,“价格明显不合理,即便按当时矿机的市场价格计算,其固定资产也远不止这个数额。”

按胡东的说法,上述4418余枚比特币也是在2018年挖出来的。

被卖身后的华铁恒安,现更名为浙江琪瑞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注册地址由新疆喀什迁移到华铁应急所在的杭州上城区。

对于举报事件的后续发展,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本文原创作者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