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纳财险牌照入囊、设基金聚焦产业,中航产融能否写好产融结合文章
蓝鲸保险 石雨  ·  07-21 08:37  · 阅 31.8w
产融结合,是以实体经济为主,以金融业务打通实体经济横向与纵向的产业体系,降低产业运行的摩擦成本,因此单纯将金融业务与实体业务放在一起并不能解决产融结合的问题,更进一步,需双方更深刻理解对方的业务运行模式,找到结合交叉点。

近日,中航产融动作接连,投资设立航空产业链引导基金、产业投资基金,控股子公司受让中航安盟50%股权正式完成工商变更,一张财险牌照落袋为安。更名“表决心”后的中航产融,正在逐步推进牌照收集和业务协同。如能利用牌照优势进行金融创新,中航产融结合效果将值得期待,但业内也提醒,产融结合并不容易,需双方更深刻理解对方的业务运行模式,找到可以结合的交叉点,实现金融创新。

此外,在对于中航安盟的股权收购期间,也陆续有质疑声音,重点布局农险业务的中航安盟如何对中航产业提供协同,还是未知数。或立足农险,进行业务拓展,并依托航空优势,抢抓“缝隙市场”,同时在整体协同下,发挥牌照价值。也有业内人士表示,不排除此后将中航安盟出让,纳入利润的可能。

全牌照金融业务平台初步形成,产融结合需寻交叉点

先来看关于中航安盟的的股权转让交易,7月19日晚间,中航产融公告,关于其控股子公司中航投资收购控股股东航空工业持有的中航安盟50%股权的事宜,已获四川监管局审核批准,并完成相关工商注册登记手续。目前,中航安盟由中航投资与安盟农业相互再保险全国总公司各自持股50%。

这笔交易初次公开透露在2020年10月,当时还未更名为中航产融的中航资本披露关联交易公告,以收益法评估中航安盟评估价值为14.06亿元,评估增值2.88亿元,增值率25.75%。基于评估,中航产融控股子公司中航投资拟以7.03亿元收购中航安盟50%股权,中航投资以现金方式一次性支付至航空工业指定账户。

从母公司手中,“倒腾”到子公司手中,这笔股权内部“微调”意义何在?

对此,中航资本表态,“中航资本已拥有信托、租赁、财务公司、证券、期货、基金等金融牌照,全牌照金融业务平台已初步形成。中航资本以构建全牌照金融业务平台为战略定位,收购中航安盟股权后,中航资本及中航投资板块将增加财险牌照,将进一步完善金融布局,增强公司核心竞争力。”

简言之,即斩获全金融牌照,构建更为完善的金融版图。除财险牌照外,中航产融旗下还包括有中航财务、中航租赁、中航信托、中航证券、中航期货、上海鲸禧保险经纪等金融机构。收购完成中航安盟,其保险拼图,再拼上一块。

基于牌照收集,中航产融的近一步谋求,在于金融与航空产业的融合协同,以融促产。今年7月完成的更名,再度强调了其产融结合的谋求和决心。

在回应投资者关于更名的问题时,中航产融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是航空工业重要的金融服务平台和产业投资平台,公司践行产融结合发展战略,通过各类金融工具向航空工业等实体经济提供综合金融服务。

“央企推进产融结合符合国家对产融结合的要求,但实际上还缺少好的案例,因此企业现阶段主要以收集金融牌照为主要工作目标”,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蓝鲸保险分析道,“产融结合,是以实体经济为主,以金融业务打通实体经济横向与纵向的产业体系,降低产业运行的摩擦成本,因此单纯将金融业务与实体业务放在一起并不能解决产融结合的问题,更进一步,需要双方更深刻理解对方的业务运行模式,找到可以结合的交叉点”。

“中航安盟的主业,一方面在金融领域,一方面在产业投资。收集金融牌照,向金控集团迈进是其中一端”,一位金融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向蓝鲸保险分析指出,中航安盟想要实现真正的产融结合,还要进一步深度发力。

蓝鲸保险注意到,仅早几日,中航产融子公司中航产投拟与青岛弘华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北京誉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及其他有限合伙人共同出资设立航空产业融合发展基金。该基金总规模101亿元,中航产投出资30亿,其余出资方青岛弘华私募与北京誉华基金管理也均有中航产投参与出资。

同日,中航产融公告,出资1亿元,与成飞集团、中航创新共同发起设立中航航空产业链引导投资(天津)合伙企业,聚焦航空工业制造产业链。

另,中航产融拟授权中航租赁2021年度内为其全资控股的在境内外注册的单机、单船、其他特殊项目公司提供不超过人民币360亿元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从接连推进的项目来看,中航产融正在执行以融促产,沈萌分析道,“中航作为国内规模庞大、业务庞杂的军工集团,涉及产业链和供应链都很复杂,对金融作为润滑剂的需求也非常大,如果能够利用牌照优势并进行金融创新,完全可以实现更好的产融结合效果”。

收财险牌照融合产业遭质疑,拟立足农险协同待观后效

但近日完成工商变更的对于中航安盟股权的收购,却有不同声音。今年中航安盟年报披露之际,即有投资者对中航产融收购中航安盟提出质疑,业内反馈,也有存疑表态。

一方面,2020年中航安盟一改此前盈利趋势,出现1.34亿元亏损,对此,中航安盟表示是因为其主营的农险在四川、吉林、山西等地遭遇了不同程度的自然灾害,公司赔付成本上升。而今年一季度,中航安盟再度净亏877.19万元,存在对业绩合并后的担忧。

另一方面,则在于中航安盟主营农险,而在商业保险中,以车险、健康险为主要业务,关于航空领域,并无明显协同关系。

“农险是政策扶持重点,也是未来重要机构资金蓄水池,目前的问题是创新而不是牌照本身,所以如果中航能够做好产融结合这篇文章,那么农险牌照也会给上市公司带来成长助力”,在沈萌看来,中航安盟或会在基础的保险业务上进行拓展。

对此,中航产融的表态是,收购后可对中航安盟业务渠道、客户资源等进一步整合,在服务产融结合方面发挥自身优势,保证原有业务特色的基础上拓展多元化经营。而此前,据媒体消息,其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坚持农险的基础地位,以农促商,推进农商融合高质量发展;依托航空优势,抢抓“缝隙市场”,积极探索商业保险差异化、特色化发展模式的战略定位。但最终如何落实,还待持续关注。

前述金融研究院研究员提出了另一种可能,“中航产融以后或将中航安盟股权进行出让,出让后利润进入中航产融平台,是财务利好”。

一位非银机构证券研究师则认为,发展金融业务本身即具有重要意义和价值,斩获相关牌照可以促进金融板块发展,未必每个金融分支业务都要与产业相互融合。

此外,前述金融研究院研究员提醒道,“产融结合的基础在于‘产’的优质,这涉及产业的财务数据、市场行情、国家扶持力度等等,产业质量会影响各类评级数据,导致融资情况产生波动”。能否顺利实现产融结合,航空主业的发展,才是基础要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