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副总经理亲自写小说,恺兴文化九成业务靠知识产权改编,一本小说购入成本千万元
蓝鲸上市公司 王晓楠  ·  07-19 11:23  · 阅 9.4w
在泛娱乐产业,IP居于产业链最顶端,尤其是近年来许多电影、电视等影视作品皆是由高人气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在泛娱乐产业,IP居于产业链最顶端,尤其是近年来许多电影、电视等影视作品皆是由高人气网络小说改编而成。

图片1.png

近日,专注网络小说改编的恺兴文化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恺兴文化”)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据了解,此次募集资金除了用于扩大文学体裁覆盖范围提升知识产权储备外,恺兴文化还用于扩大作家群体,以及对价值链内下游公司的潜在投资、收购或共同成立的合营企业提供资金等。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就2020年收入而言,恺兴文化于中国网络文学知识产权运营市场排名第十位,市场份额为1.5%。而最大的行业参与者市场份额为61.5%,并且前五大行业参与者的市场份额为82.9%。

因此,对于前有行业巨头强大的“一家独大”,后有同级别对手“你追我赶”,近几年恺兴文化可以说是“夹缝生存”。

一本小说收购成本千万,副总经理亲自写小说

恺兴文化是一家网络文学知识产权运营公司,主要专注于物色及发展网络文学作品以改编成各种娱乐形式,如电影、电视及网络剧、动漫、个人计算机及手机游戏,以及向网上阅读平台授出公司的文学作品许可。

图片2.png

目前,恺兴文化自行开发及收购的知识产权包括《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吃鸡战场》《造化之门》《龙符》等。此外,公司还与包括掌阅、书旗小说、咪咕文学在内的41个网上阅读平台,进行内容分发或授权改编合作。

2018年-2021年6月20日,恺兴文化在知识产权储备中分别有288项、425项、466项及483项,除了2019年较2018年增长了近50%以外,随后增速逐年下降。此外,在恺兴文化的483项知识产权中,有17项「S类」、15项「A类」。

一般而言,收购「S类」知识产权为1000万以上,而「A类」知识产权在500万-1000万。恺兴文化在招股书中表示,2021-2023年公司将每年收购两到三个「S类」知识产权和两到三个「A类」知识产权,题材涵盖玄幻、仙侠、言情等。这也就意味着,恺兴文化要完成以下收购计划,其成本将要超过亿元。

图片3.png

招股书显示,施人恺及陈向真为恺兴文化的共同创办人,分别为公司的非执行董事及执行董事,二者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30%以上股权,被视为一组控股股东,并且为一致行动人士。此外,港股上市公司中手游科技也是恺兴文化的股东之一,持股比例为0.27%。2020年,公司向中手游科技授出公司文学作品《源世界之天狼墟》的许可,以供开发个人电脑及手机游戏。

有意思的是,作为以内容为王的恺兴文化,其副总经理更是亲身上阵写小说并拍成电影。周麟笔名为飞火,于2018年完成《吃鸡战场》,随后于2019年获改编成网络电影。不过根据招股书,现年32岁的周麟,在2016年加入恺兴文化前,其专业与当前所从事的工作相关性并不强。2011年7月,周麟以采矿电机专科文凭毕业,随后于同年12月取得了法律学士学位,加入公司之前,周麟曾从事过电子阅读服务及网上相关技术咨询有关的工作。

九成业务靠知识产权改编,过度依赖产业上下游

2018-2020年,恺兴文化的收入分别为6154.7万、7889.8万和8971.2万,年内盈利1027.9万、2535.6万和2489.6万,同时,公司毛利率分别为37.6%、49.3%和45.1%。显然,在2020年这个“宅经济”大年,恺兴文化不但没有收获额外效益,公司还遭遇了营收与盈利增速双双下滑。此外,2020年,阅文集团、掌阅科技、中文在线的营收分别有85.26亿、20.61亿、9.76亿,相比之下恺兴文化的体量比较小。

图片4.png

从业务端来拆解来看,恺兴文化的收入来自知识产权改编许可和网上阅读许可两大板块。近年来,公司的收入不断向知识产权改变许可偏移,2018-2020年该业务分别实现营收4154.9万、6424.5万和8325.5万,占比67.5%、81.4%和92.8%,可以说公司九成业务来自知识产权改编。

图片5.png

而网上阅读收入分别为1960.1万、1425.2万、644.5万,营收占比越来越小,到了2020年只有7.2%。据了解,恺兴文化旗下的网文平台主要是透过公司于2014年创立的创别书城开展业务,2018-2020年分别占公司总收益的12.7%、1.3%及0.1%,收入逐年下降。于是,恺兴文化在2020年11月向控股股东施人恺以2.7万价格转让了创别书城。

尽管,恺兴文化知识产权来源广泛,但业绩的主要贡献者还是少数供应商。2018-2020年,公司向5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占比分别达到64%、88.4%及92.9%,向最大供应商采购的金额则分别占同期采购总额的约18.3%、34.7%及41.5%。下游来看,五大客户的收益分别占2018-2020年总收益的约70.7%、82.2%及82.5%,来自最大客户的收益则分别占同期总收益的约29.1%、60.4%及31.5%。

由此可以看出,恺兴文化不但依附于上游对知识产权持有人及作家,同时依赖下游提供内容改编及许可费为代价发布作品的阅读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恺兴文化这种以经营网络文学知识产权为主要内容的公司来说,无形资产在公司总资产中的比重势必较高,并且恺兴文化的无形资产主要包括网络文学作品的版权、游戏版权及公司财务管理购买的软件。

2018-2020年,公司的无形资产分别为8362.8万、1.2亿和1亿。其中,2019年较2018年增长42.98%主要由于知识产权改编许可业务的发展及扩张所致,由2018年的295项增加至2019年的426项;而2020年较2019年减少16.06%,主要是由于摊销增加以及减值亏损所影响。

图片6.png

另外,恺兴文化大部分投资用于购买无形资产,2018-2020年,公司投资活动所用现金净额为4930万、7030万和6510万,其中购买无形资产的款项分别为3050万、7470万和6040万。(蓝鲸上市公司 王晓楠 wangxiaonan@lanjing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