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未公告先涨停,国民技术将终结8年无主时代,董事长“专属定增”12亿变实控人
蓝鲸上市公司 王晓楠  ·  07-15 11:15  · 阅 15.3w
多年处于无实控人状态下的国民技术即将迎来“新主人”。

多年处于无实控人状态下的国民技术即将迎来“新主人”。

7月12日晚,国民技术(300077.SZ)公告拟定增募资9亿至12亿,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孙迎彤将全额认购,本次定增完成后,孙迎彤将成为公司实控人。

对于国民技术来说,孙迎彤不能说是新面孔,算是公司的“老员工”了,在管理层任职近18年,目前持股3%,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民技术发布停牌筹划重大事项公告前一天,公司股价就已经提前涨停了。另外,虽然公司业绩一般,但因“锂电池”、“半导体”和“网络安全”三大热门概念傍身,自5月24日以来,股价一路扶摇直上,累计涨幅超2倍。

图片1.png

董事长“专属定增”成实控人,高额募资款来源成迷

根据定增方案,国民技术本次拟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的范围在6939.09万股-9252.12万股之间,不超过发行前总股本的30%。本次发行完成后,孙迎彤的持股比例在13.84%-16.74%之间。

值得一提的是,国民技术还在公告中称,此次定增为向特定对象孙迎彤发行股票,使孙迎彤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换句话说,此次定增是面向董事长孙迎彤的“专属定增”。

图片2.png

资料显示,孙迎彤于2003年至2005年期间任国民技术副总经理,2005年至今任公司总经理,2018年5月至今任公司董事长。

此外,孙迎彤也可以说是国民技术的创始人。2009年国民技术由中兴集成整体变更设立,发起人为中国华大、中兴通讯、深港产学研及以孙迎彤为代表的40名自然人。其中,中国华大持股40%为控股股东,而孙迎彤持股4.82%为第一大自然人股东。除了仅在2014年出售200万股套现5334万后,孙迎彤一直持股,并且在2018年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至今。

目前,国民技术的股权极为分散,公司处于无实控人状态已有8年,并且前十大股东均为自然人,持股比例超过1%的股东仅4名。

图片3.png

而这其中还隐藏着一位“定增大王”,国民技术第二大股东是早已被市场所熟知的资本玩家刘益谦。刘益谦的持股可追溯至2013年,当年国民技术原控股股东中国华大向刘益谦等9名对象转让27.50%的股份,刘益谦分得4.0963%股份,后来增持到4.38%。不过,之后刘益谦陆续减持,持股比例下降至目前的1.6%。

另外,根据天眼查APP显示,孙迎彤除了在国民技术及其子公司任职、持股外,还出资200万持股肯綮科技10%股份、出资60万持股深圳德道石7.69%股份,而孙迎彤在国民技术的薪酬为税前116万,且国民技术已经连续三年未分红。由此来看,孙迎彤此次认购募资的9亿至12亿的资金压力不小,并且来源也未知。

图片4.png

扣非连亏4年,“投资”接连不顺

资料显示,国民技术从事的主要业务涵盖两大领域,集成电路领域及新能源负极材料领域。

根据2020年年报,公司集成电路和新能源负极材料领域分别实现营收2.41亿、1.38亿,同比分别下滑2.54%、5.59%。其中,集成电路领域营收占比为53.94%,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

不过,2020年集成电路和关键元器件的销售量、生产量均较2019年下滑30.60%、29.07%,对此,国民技术表示,主要是银行卡、金融终端等销售单价较低的安全主控芯片产品,经过多年发展,市场增量持续放缓或停滞;并且ETC模块芯片受政策影响,出货量大幅减少。而负极材料产品的增加,则是由于斯诺实业开发新客户取得重大进展,多家大客户实现销售收入;以及内蒙斯诺石墨化产线产能提升,导致生产量增长。

图片5.png

其实,自2017年以来,国民技术的经营情况越来越差,其营业收入逐年下滑,其中2017-2020年,分别下滑了1.58%、13.37%、34.44%和3.81%。而净利润在2017年和2018年连续两年出现巨额亏损,合计亏损金额超过22亿;2019年,在收入大幅下滑的情况下,公司却依靠对并购公司交易对价的下调而神奇扭亏为盈,实现盈利4291.17万。不过,若从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来看,国民技术实际上已经连续4年亏损。

图片6.png

对于扣非净利润连续为负,深交所向国民技术下发了年报问询函。国民技术解释,近年金融安全芯片受行业及市场影响业务下滑,以及新产品领域研发投入较大而业绩贡献需要一定周期;此外,锂电池负极材料业务受偶发事件影响,近三年未能完全扭转亏损。

而上文提到的偶然事件是指国民技术在2018年的一项重大并购。2018年,国民技术作价13.36亿收购斯诺实业70%的股份,后者是一家从事电池负极材料研发与生产的企业。然而,在国民技术3月收购完成后,同年4月斯诺实业第一大客户沃特玛的母公司坚瑞沃能爆发债务危机导致资金链断裂,斯诺实业巨亏。据悉,斯诺实业2020年实现营收1.38亿,亏损3816.32万,并且国民技术仍有6.17亿的业绩补偿款未收回。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国民技术似乎找到了“挽救”一直处于亏损的斯诺实业路子。5月31日晚,国民技术发布意向书公告,韩国浦项制铁集团的子公司浦项化学拟与斯诺实业开展合作。不过,隔天深交所就下发了关注函,要求国民技术说明合作的具体情况,并就公司股价提前2天上涨30%质疑公司披露不实利好信息炒作股价。

有意思的是,在国民技术并购“踩雷”事件前,公司还经历了5亿元投资款“失踪”。2017年,国民技术出资5亿与北京旗隆合作设立产业投资基金并成立深圳国泰,但是不到年底产业投资基金的相关人员就失去了联系,而5亿投资款也不翼而飞。截至7月9日,由于涉案人员外逃,上述被转移的资金未归还,被告尚未归案,而传票直到今年7月8日才由新加坡法院送达。(蓝鲸上市公司 王晓楠 wangxiaonan@lanjing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