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奈雪的茶上市首日股价大跌,投资人还有多少耐心?
连线Insight  ·  06-30 15:43  · 阅 2.9w
奈雪上市,回报达投资人预期了吗?

文|连线Insight 钟微

编辑|子夜

从大年三十晚上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到今日正式敲钟,奈雪的茶IPO终于尘埃落定。

6月30日,奈雪的茶正式在港挂牌,成为“新式茶饮第一股”,股票代码“02150”。上市首日奈雪的茶开盘价为18.86港元,较发行价下跌4.7%;此后,奈雪的茶股价进一步走低,跌幅近11%,市值仍达到301.52亿港元。

上市首日即破发,其实早有预兆。正式上市之前,奈雪的茶在暗盘的表现也曾一度破发,盘初虽曾涨超11%,但交易期间止住涨势、一度破发,最终老虎证券暗盘收跌1.31%,富途证券暗盘收涨1.77%。

伴随着奈雪的茶的上市计划,争议声似乎从未消失:目前高端现制茶饮赛道,奈雪在品牌认知度、市场份额上不及喜茶;产品定价较高的情况下,依然处于亏损状态;由于没有可对标的公司,此前奈雪的茶高达300亿港元的估值也让业内议论纷纷。

奈雪的茶上市仪式上的彭心、赵林夫妇,图源奈雪的茶官方微信公号

自成立以来,奈雪的茶一直在讲星巴克的故事。其定位高端,注重打造第三空间,强调供应链的重要性,在模式上与星巴克有许多相似点。而星巴克在数十年间已经成为咖啡市场的霸主,市盈率维持在30倍左右。

奈雪的茶也一直备受资本青睐。根据招股书,2017年到2020年三年间,奈雪共完成五轮近13亿元融资。其中仅在2020年,奈雪就完成了三轮融资,深创投、弘晖资本和太盟投资集团(PAG)分别于4月、6月和12月向奈雪投资2亿元人民币、500万美元和1亿美元。

相比喜茶,奈雪的茶在股东结构上较为简单。作为早期投资者的天图资本,也是奈雪的茶的最大机构股东,持有奈雪13.04%股份;深创投旗下的SCGC资本则持有奈雪的茶3.32%的股份;太盟投资集团持股6.22%。

在过去十年,新式茶饮领域烧了太多钱,经历了许多激烈胶着的竞争,头部玩家逐渐走到瓶颈期,在大规模扩张之下,还要给出可观的盈利成绩,压力不小。而他们背后支撑其发展、扩张、上市的资本也期待收获数倍的投资回报。

正式上市的奈雪的茶,也许无法沉浸在庆祝的氛围中,它仍需要证明自己能成为“下一个星巴克”,未来依旧值得投资者押注。

01 奈雪的茶上市,背后投资方回报几何?

2015年是新消费投资涌现、发展的起点。据不完全统计,从网红电商、无人零售,到社区团购,短短五年间最少有超过十个以上的投资热点出现。在这个起点,奈雪的茶还是一个无名小卒,它静悄悄地启动了三家门店的开业仪式。

不过,一年后,奈雪的茶便拿到第一笔来自天图投资的融资。天图投资管理合伙人潘攀曾在接受铅笔道采访时提到,“在奈雪的茶开第二家店时,我就和联合创始人老赵(赵林)聊了,此后我们大概每两周见一次持续了近半年。”

直到开出第十一家店时,天图投资才开始正式与奈雪的茶讨论融资。

奈雪的茶站在风口,成长的速度很快,但与其他资本的境遇不同,在众多投资机构的一场场“捕猎”中,天图投资就像是不费吹灰之力便独自参与了奈雪的茶的前两轮融资,从A轮跟到A+轮。

潘攀曾提到,尽管它们是单一机构股东,还是觉得拿的股份太少,所以一旦奈雪需要融资都照单全收了。

在一众茶饮品牌中,天图投资下注的新茶饮品牌仅奈雪的茶一家,而事实证明它赌对了,在新茶饮赛道,最早跑出来的玩家仅有喜茶、奈雪的茶两家。随着后者抢先成为“新式茶饮第一股”,资本也走到了收获的季节。

招股书显示, 奈雪的茶主要股东包括持股13.05%的天图投资,持股8.32%的公司境外员工股权激励平台Forth Wisdom Limited,持股6.22%的太盟投资,持股3.32%的深创投,持股0.85%的弘晖资本等。

奈雪的茶今日在港交所上市,开盘报18.86港元/股。以此计算,天图投资目前持股总市值达到42亿港元。

除了来自天图投资的多次融资,奈雪的茶又在2020年6月完成了由深创投领投的新一轮融资,金额近1亿美元。半年后,又宣布完成由PAG太盟投资集团领投、弘晖资本跟投的1亿美元C轮融资。

相比于早期投资,深创投进入时业内纷纷猜测,奈雪的茶可能后续已有了上市准备。这也是因为深创投一直以来在IPO项目上收获颇丰,根据IT桔子,其在2020年斩获了23个IPO项目,位列2020年创投机构IPO战绩第三名,而前两名为高瓴和红杉。

以开盘报18.86港元/股计算,太盟投资、深创投、弘晖资本目前持股总市值分别达到20亿、10亿、2.7亿港元。

不过,开盘后随着奈雪的茶股价进一步下跌,投资方的心情或许有些复杂。

02 资本对奈雪的茶还有多少耐心?

奈雪的上市喜忧参半。

上市前夕,奈雪的茶散户与机构的认购热度泾渭分明。根据公司公告,奈雪的茶此次IPO的散户认购部分,获得431倍的超额认购,但在机构投资者方面,共有393名承配人参与认购,获得了约17倍的超额认购。

相比散户的火热,机构的认购情况则较为平淡。

作为新式茶饮第一股,奈雪的茶光环背后的商业模式还未被完全验证。

身处高端现制茶饮市场,奈雪的茶平均每单销售额位列前列,利润本来应该十分可观。但在营收快速增长的同时,处于持续亏损的状态。招股书显示,奈雪的茶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前三季度的收入为10.87亿元、25.02亿元、21.15亿元;净亏损6973万元、3968万元、2751万元。

图源奈雪的茶官方微博

新式茶饮每年都在诞生新的玩家,这个行业进入的门槛低,产品缺乏技术壁垒,容易被复制,这导致了产品同质化严重。

奈雪的茶已经走到头部的位置,但外界担忧的是,当新玩家不断涌现,茶饮行业缺乏技术壁垒,强者恒强的规则在这一领域可能并不奏效。

奈雪的茶一直在讲述供应链的故事,其曾被投资者称作可能是下一个“星巴克”,而后者纵横行业多年的原因便是全球领先的供应链。这也是企业规模化的重要基础。不过,行业还在走向标准化的路上,种植端缺乏标准化,生产端也因为纯手动而难以自动化、智能化。

在高端市场,奈雪的茶的品牌已经占据消费者心智,但这也让其很难扩张到下沉市场,与其他定价更低的品牌竞争。

而在一二线城市,奈雪的茶在认知度上依然弱于喜茶。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Q2新式茶饮品牌中消费者认知度最高的是喜茶,占比43%。另据奈雪的茶招股书,其援引灼识咨询数据称,在中国高端现制茶饮市场中,奈雪的茶市场份额位列第二,达18.9%,排名第一的则是喜茶,占27.7%。

资本最终还是要逐利的,但是奈雪的茶盈利微薄,快速扩张还可能加剧亏损。

奈雪的茶需要交一份成绩单,一个信号是,其不再坚守“第三空间”的道路,而选择了更轻盈的“奈雪的茶PRO”新店型作为扩张方式。

奈雪的茶自成立起便致力于打造属于都市白领的“第三空间”。彭心曾公开表示:新茶饮的出现,核心是要突破两件事,第一是让年轻人喝茶。第二则是让大家习惯把喝茶当做一种新的社交生活方式。前者依靠产品升级创新,后者则指向空间体验。

2020年11月,奈雪曾开出新店型“奈雪的茶PRO”,主打精品咖啡和便携包装。

不同于此前定位于商圈的奈雪门店,“奈雪的茶PRO”选择进驻商务办公区;标准奈雪的茶茶饮店主要运营规模介于180平方米至350平方米之间的,而“奈雪的茶PRO”规模介于80平方米至200平方米,移除了现场面包房,人员配备减少约10-15名,平均投资成本从而减少约60万元至125万元。

图源奈雪的茶官方微博

奈雪的茶宣称计划于2021年与2022年主要在一线城市与新一线城市分别开设约300家及350家奈雪的茶茶饮店,其中约70%将为“奈雪的茶PRO”门店。

不过令人担心的是,由于“奈雪的茶PRO”主打高端咖啡,但目前来看这领域强者环伺,而奈雪的茶在高端咖啡产品线上还未做出成绩,未来的扩张布局存在一定风险。

在奈雪的茶营收快速增长、净利润却较低的背后,是日渐激烈的行业竞争,以及其高速扩张带来的隐患。作为头部玩家,其备受资本垂青,但想要在未来进一步获得认可,还需要探索出更清晰的发展模式。

03 越扩张越亏,资本为何依旧追捧新茶饮赛道?

新式茶饮是近年来新消费投资的热门赛道,这股热潮开启于2016年,参与的投资机构包括高瓴资本、IDG、红杉资本、美团旗下的龙珠资本等,均是头部资本且多次出资加持。

大量的资金撑起了这个千亿赛道,行业也逐渐杀成一片红海。据启信宝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中国约有34万家奶茶店,其中停业、清算、吊销、注销的企业超13万家,占比高达43%。

存活率较低的现实下,倒逼着企业要在产品创新、营销以及融资上进行更大程度地突围,但行业的瓶颈也逐渐出现,消费者审美疲劳、玩家盈利模式待解等依然是资本关注且担忧的问题。

不过,2021年这股融资热潮依然在持续,新茶饮赛道依然热闹,融资、上市消息不断。

6月30日,新茶饮品牌椿风宣布已于今年3月份完成数千万人民币融资。此前的6月25日,新式茶饮品牌沪上阿姨对外宣布,再获近亿元的嘉御基金的追加投资。8个月前,沪上阿姨刚刚获得了该基金近亿元A轮融资。

天眼查数据显示,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新式茶饮赛道中有百余个品牌、曾发生超200起的融资事件。2021年该赛道已发生近十余起融资事件,融资总额超8亿人民币。对比2020年同期,融资事件数量、融资总额基本持平。

可以发现,在目前行业玩家的普遍困境下,竞争还未到终局,甚至还没有到中场休息的阶段,未来资本还需继续推动,头部玩家为了守住市场份额,并实现更大规模,也需要不断扩张,新玩家依然有发展空间。

在这其中,资本还能继续播种,在这个格局并不稳固的行业寻找新的标的。

现阶段,玩家在盈利模式上还处于探索阶段,但已经能够实现可观的增长。这依赖的是新式茶饮品牌获得了年轻一代消费群体的青睐,尤其是年轻女性群体占据较大比重,也体现了更强的消费力。

而未来这个赛道还有增长空间。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预计2020-2025年,我国高端现制茶饮市场规模占现制茶饮市场规模比重将从13.4%增至18.3%。而未来对下沉市场的扩张,玩家也能获得更大的市场空间。

尽管奈雪上市破发,但是港股给其的市值依然较为可观。如果用PS估值法,2020年奈雪的总营收是30.6亿人民币,截止发稿前其市值为301.52亿港元,那么大概是10倍的PS。

对比6.8倍PS的九毛九、3倍PS的海底捞,奈雪的茶情况稍好。

作为“新式茶饮第一股”,奈雪的茶的上市表现也成为其他玩家、资本对标的案例。不过,未来奈雪的茶能否获得更多投资者的认可,还需让子弹飞一会。

2020年超40亿元资金投入奶茶赛道,投出了第一家上市新式茶饮企业奈雪的茶,未来,还有多少新式茶饮能实现上市梦?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本文原创作者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