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偿付能力严重不足安心保险再觅“白衣骑士”,江苏华远拟增资6.1亿空降第一大股东
蓝鲸保险 李丹萍  ·  06-24 08:31  · 阅 52w
安心保险积极推进增资,既有监管的明言勒令,也有不得不为之的无奈,若偿付能力充足率长期不达标,会严重影响经营工作的开展运行,陷入僵局。

偿付能力充足率跌破零值、严重不足的安心财产保险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安心保险”),迎来一道新曙光。

6月23日,安心保险向业内披露了新的增资计划,拟引入江苏华远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华远”)、威达高科技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达控股”)分别增资6.1亿元、0.9亿元,前者持股30.73%股权,空降为第一大股东。增资事项尚待银保监会批复。

回顾安心保险2016年开业至今的发展路程,可谓大起大落,业内人士评价称,尽管几经调整,但整体业务经营状况并不是非常理想,高管流动性较大,公司治理结构欠稳定,增资事项获批后,还需要理顺治理结构,立足长远发展,规划战略方向。

江苏华远“挤掉”中诚信投资集团,上位第一大股东

6月23日,安心保险披露增资公告,表示为满足业务发展和偿付能力需要,根据当前经营状况及业务发展规划,拟引进新的投资人江苏华远、威达控股分别增资6.1亿元、0.9亿元。

蓝鲸保险了解到,6月8日,安心保险召开了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同意安心财产保险有限责任公司增资7亿元及其他相关事宜的议案》,股东会同意安心保险增资7亿元,本轮增资后,安心保险注册资本将由人民币12.85亿元变更为19.85亿元。

根据增资方案,安心保险原股东均放弃增资的优先认购权,江苏华远认购安心保险新增6.1亿元注册资本,威达高科认购新增注册资本0.9亿元。交易完成后,江苏华远持有安心保险30.73%股权,取代中诚信投资集团,空降为第一大股东;威达高科持股4.534%,为第九大股东。

两位投资人均表示,入股安心保险的资金源于合法的自由资金,并非使用任何形式的金融机构贷款或其他融资渠道资金,且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与安心保险其他投资人之间无关联关系,也不存在股权代持或其他安排。

据悉,江苏华远成立于2004年,股东为两位自然人,大股东陈正华认缴出资4950万元,持股99%,窦正红认缴出资50万元,持股1%,主要从事房地产相关投资,实业项目投资,资本与资产经营,国内贸易,投资咨询服务等。从其投资脉络来看,涉猎范围广泛,投资了地产开发、咨询服务、健康养生、毛绒玩具、文化传播、设备安装等28家实际控制公司,关联企业超过100家。

威达控股是一家提供生活服务和个人消费品服务的现代服务型集团企业,形成了IT产业分销、快速消费品分销、准金融服务、房地产开发服务为主营业务的产业格局。金融板块,该公司于2009年作为主发起人组建了长鑫金控集团,先后成立了长宁长诚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长盛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长迅股权投资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长经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和长丰拍卖有限公司等五家子公司。

2020年下半年,业内先后传出正大制药(青岛)、水滴公司拟入股安心保险的消息,前者在12月底退回了正大制药(青岛)增资款,后者通过收购安心保险股东通宇科技,以间接入股的方式拿“牌照”,或未能得到监管方面的批准。

自然,江苏华远、威达控股能否成功入主安心保险也还是未知。“保险公司的股东变更是个相对长期的过程,尤其是大股东,在最终获得监管批复前,均存在变数,比如投资人改变投资策略,因等待期较长而放弃等”,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分析指出,“且在当前,银保监会严格规范保险公司股东股权管理,加强股东资质审查”。

针对增资事项,安心保险相关人士在接受蓝鲸保险采访时表示,“目前有关公司的信息均以对外公开披露的信息为准”。

高管频繁更迭,公司治理结构尚欠稳定

2020年下半年,安心保险偿付能力骤降,跌破零值,偿付能力严重不足。

2021年1月,银保监会向安心保险下发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因其2020年10月末核心及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降至-125.7%,对其采取相应监管措施,包括责令增加资本金;责令自接到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之日起停止接受车险新业务;责令限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薪酬水平。

蓝鲸保险从业内了解到,在监管函下发后,安心保险的管理层持续与潜在投资人及各类投资机构进行了联系接洽,努力寻找符合监管要求的投资人,但推进效果一度不乐观。

一位保险公司管理人士告诉蓝鲸保险,“部分机构在评估后觉得风险太大,打了‘退堂鼓’”。不过,其也表示,最新增资方案的出台,“表明安心保险管理层按照监管要求,在持续推进增资事项,在增资工作上取得了实质性进展”。

显然,安心保险积极推进增资,有监管的明言勒令,也有不得不为之的苦楚,若偿付能力长期不达标,会严重影响经营工作的开展运行,陷入僵局。

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截至1季度末,安心保险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已从上季末的-175.83%下降至-209.32%,最新一季偿付能力风险评级为D级,偿付能力依旧严重不足。经营方面,形式也不乐观,1季度净亏损5774.68万元,净资产为-2.49亿元。

在报告中,安心保险也坦言,公司现金流压力较大,为缓解公司现金流压力,已采取多项管控措施,业务方面,加强应收保费管理,由客服部门、互联网业务部等多部门联动,做好短期健康险客户续期和续保工作,提高保单留存率;费用方面,在开展公司年度预算管理工作中,减少非必要开支项目,严格加强成本管控;资金方面,为保证公司可用资产流动性,经与资产管理部门沟通协调,目前投资资产配置均以高流动资产为主,确保必要时及时转回资金,履行各项支付义务。

一位保险公司管理人士指出,“近几年,安心保险整体业务经营状况,以及偿付能力状况都不是非常理想,高管流动性比较大,公司治理结构欠稳定”。

回顾来看,成立不到6年的安心保险,长期受到公司治理方面的困扰。2017年10月,原保监会对其进行公司治理现场评估后下发监管函,指出其在“三会一层”运作、内部管控、关联交易等方面都存在诸多问题,暴露其在公司治理方面的严重疏漏。年末,安心保险又收到另一张监管函,其在公司治理方面存在违反公司章程规定聘任和解聘公司高管的问题。

人事方面,2018年末,该公司5位董事离职,安心保险董事长黄胜兼任总经理一职;2019年末,大股东中诚信集团副总裁韩刚出任董事长,黄胜离职;2020年9月,原副经理(主持工作)林锦添因个人原因辞去职务,至今,安心保险总经理一职已空缺两年有余。

“相对于业务,安心保险在新的增资方案获批,增资款到位后,首先要做的就是理顺治理,搭建完善管理团队,做好顶层规划,重新来过”,上述保险公司管理人士指出。(蓝鲸保险 李丹萍 lidanping@lanjing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