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风波不断,留给这届家长的在线教育机构不多了
歪道道  ·  06-11 16:09  · 阅 1.4w
只要有家长在,就有重生的机会。

文|歪道道

在线教育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6月1日,13家校外培训机构予以顶格罚款,具体原因是虚假宣传、价格欺诈。

值得一提的是,算上上个月,作业帮与猿辅导刚刚被罚款的250万,而到目前为止,这15家校外机构被处罚款已经高达3650万元。

当然,仅仅是罚款,对于财大气粗的教育机构而言着实不痛不痒,毕竟以烧钱为生的行业从来就不差钱,曾经三家教育机构半年内的营销费用就“烧”掉了4个蛋壳公寓的市值。

真正让在线教育受到实质性伤害的是资本市场的“无情”。据悉,从2021年以来,各大上市教育集团的股价就纷纷垮台,美联国际跌幅超过32%,新东方跌18%、好未来跌17%、高途跌12%。

这还只是冰山一角,早在2020年第三季度,高瓴资本就陆续减持好未来。高瓴资本2021年一季度清仓好未来和一起教育;老虎环球基金2021年一季度清仓高途。而后续的裁员风波又将行业的尴尬暴露无遗,此前有消息爆料高途宣布裁员30%, VIPKID裁员比例高达50%。

其他机构也不时被传关闭招聘通道。被政策重锤,被资本抛弃,在线教育一路流血狂奔到现在,所剩的生命力似乎寥寥无几,但业内却出奇的充满信心。

因为,只要有中国家长在,就有重生的机会。

从“师”资到师“资”

作为这两年最受资本瞩目的行业,在线教育的时运算得上“天时地利人和”。特别是2020年的停课大潮,行业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脱颖而出,离不开幸运色彩的加持。

这两年的在线教育赛道有多火热?2020年胡润百富榜上,中公教育、好未来、跟谁学3家教育机构创始人上榜,“跟谁学”陈向东创下财富增长最快记录,涨幅达662%。

企查查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8月,全国在线教育相关企业高达11032家,在2014年,这个数字仅为1200多家。天眼查数据则显示,2020年中国新注册的教育企业高达51.5万家,净增长企业数量同比上涨18%。

行业规模急剧扩张,相关从业人员的需求自然节节攀升。好未来2020年春招的辅导老师招聘量是上一年的10倍以上。智联招聘显示,2020年大学生就业景气的十大行业之中,教育培训超越房地产位居第二。头部教育机构的员工体系一家重过一家,“人海”大战一触即发。

据悉,猿辅导的员工有4万人,作业帮的员工规模超过3.5万,高途1.5万,就连刚刚进军教育领域不久的字节大力教育也即将突破2万大关。相比较之下,几个大厂的“储备军”都稍显逊色,毕竟就连2020年营收500多亿的拼多多,员工也只有7千人。

但庞大的人员体系中泥沙俱下,在线教育的师资质量良莠不齐,蓝天号称其教研团队超过85%的老师来自985、211大学,但实际情况占比不到15%。

新东方调查的103位名师当中,有76名的实际教龄与宣传资料中有所偏差。猿辅导对外声称内部教师的录取率只有1%,但2021年1月份,猿辅导与作业帮等四家在线教育机构的广告中,赫然出现了同一位“老师”为其背书的撞车闹剧。

曾几何时,在线教育也是应届生走入职场的“白月光”般的存在。有媒体在之前报道过,一家寝室4个人,毕业后能有3个人入职教育机构。除了能一圆“桃李天下”的梦想外,高额的薪资也颇为人称道。

2021年,网易有道精品课最新发布的校招职位显示:中大班课主讲老师年薪50万元起,优秀者年薪可超100万;无独有偶,字节跳动旗下清北网校,给教师开出200万的年薪;智联招聘在此前的春季直播产业人才报告中提到,教育培训领域直播岗位竞争热度最高,平均招聘薪酬高达11577元/月。

基于行业天然的神圣感与不俗的薪资水平,在线教育得以跻身理想职场范围。但事实上,看似“名利双收”的职业背后却远远不止教书育人这么简单,至少在越来越多的家长眼中,网课老师已经逐渐地“变身”成了课程销售。

此前,脉脉热榜第一的话题“在线教育丧心病狂卖课手段大赏”就是很好的例子,行业高收入的实际情况是业绩的不单纯杂糅。比如高途,课辅教师业绩比例是70%的辅导任务和30%的销售任务,而销售任务的高提成通常是最终收入的决定因素。

条条“大路”通卖课,网课老师的高度销售化直接戳破了很多人的教育初心。如今,多家教育机构断尾求生,放起应届生的“鸽子”,5月24日,微博“粉笔裁员”的话题阅读量已达到1230万,三尺讲台梦未变,但教育机构却开始撑不住了。

精英主义来袭,焦虑的方向在改变?

2003年,彼时大街小巷的报亭书店中还充斥着花花绿绿的知音、读者、故事会,一篇名为《我奋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的爆款催泪文章横空出世,文章作者自称出生在农村,靠助学贷款完成硕士。

这是早期中文互联网中第一篇刷屏的寒门奋斗鸡汤文,也可以说是初代教育跨阶层的焦虑典范。

到2021年,从网络热词“鸡娃”“海淀妈妈”以及网友集体造句狂欢的“既然说到了privilege”,到热播剧《小舍得》与寒门博士毕业论文致谢刷屏,上半年里,教育内卷在外界种种的推波助澜下,成为每个家长头顶挥之不去的阴云。

从2003年到2021年,励志、奋斗、跨阶层……诸如此类的关键词从未在教育话题内消失。无论是十年寒窗苦读,还是头悬梁锥刺股,任何一点带着鸡汤色彩的故事都能在短时内引起中国家长对“考试”的鞭策。

尤其是初高中,根据调查显示,有53%的初高中学生是教育机构的头部客源,中学生选择教育机构的概率是其他年龄阶段的1.26倍。尽管不断有声音抨击应试教育,但有数据统计,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市场规模同比增长35.5%,至2573亿元,整体线上化率达23-25%。其中基础学科培训依旧是在线教育市场快速增长的最主要贡献因素。

根据调研显示,“近期在线教育APP管制”有42.9%的声音表示支持,而支持的理由多半认为教育机构在刻意贩卖焦虑。然而,几乎在同一时间,素质教育培训赛道就趁虚而入。

一来,五环内精英主义大行其道,资本也将视线从基础教育转移到“素鸡”领域。二来,根据新《未保法》第33条“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钢琴、美术、少儿编程、思维逻辑等培训项目就持续火爆。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少儿艺术培训市场规模增至1316亿元,据黑板洞察不完全统计,2014年至2019年美术培训赛道共融资48起。美术宝、编程猫、火花思维等在2020年的融资额均超过15亿元。

小众项目更是五环内家长的首选,据悉,冰球、击剑、高尔夫球都是国外大学极为看重的加分点。数据统计,在一线或者新一线城市里,68%的家长对于孩子的思维开拓训练意识更为强烈。

在教育领域,焦虑永远不会消失,最多会转个弯儿,然后卷土重来。

家长与机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6月8日,“在线教育会全面崩溃吗?”的话题再次冲上微博热搜,累计阅读量高达1400多万。事实上,只要家长们的焦虑一天不消失,教培机构们的日子就不会太难捱。

十四岁的絮絮家住山东东营,父母是某中学的高级教师,从六岁开始,除了基础课程辅导,还有古筝、书法、国画、舞蹈、思维扩展与编程、甚至是每年一度的独立生活夏令营,报班买课是家庭持续消费的常态。

“现在给孩子报课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既要看课程对她自身成长有没有用,又要看她自己有没有兴趣,甚至有的是为了孩子的社交方便,编程火的时候,班上的小孩都在学,要是她不学,平时都不知道跟同学聊什么。”絮絮的爸爸,一名高中化学老师如是表示。

这种想法从侧面揭示出多数中国家长内心的真实想法,父母对教育投资从来不拘小节。《2017中国家庭教育消费白皮书》显示,中国家庭教育支出占家庭年支出的20%以上,辅导班是教育支出的重头戏,30%的家长愿意支付超出消费能力的学费。

《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开始中国人的教育培训消费意愿呈明显上升趋势,2020年花钱排行榜上位列第一的是教育培训,占比达到了32.44%。中科院调查指出,一二线城市的中产家庭,其中六成家庭表示每年愿意花费万元以上用于孩子的在线教育。

另一方面,当代家长在现实生活中被迫接受着阶级下移,教育改变命运之类的思想输入,跟风报班、攀比学习、补偿教育的例子也比比皆是。正如絮絮的父母害怕孩子与同学没有共同语言,而强制去学编程,枣庄11岁的涵涵妈妈则在报课选择上表示:

“虽然我家孩子在普通学习上已经很吃力了,每天看着她不仅要写学校老师布置的作业,还要完成机构老师的作业,我也很心疼,但这也没有办法!别的孩子都在学技能,如果现在不报班,长大之后怪我怎么办!”

种种外界因素下,家长没来由的焦虑与日俱增,坦白来讲,这届家长与教育机构之间的关系,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智研咨询《2020-2026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市场消费调查及投资价值咨询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产品用户中有22.30%无明确使用目的,只是经常看到广告就下载尝试。

而受周围人影响的家长也不在少数,艾媒咨询调查显示,有68.1%的人会因为熟人在用教育APP而选择下载。无论是什么原因,盲目跟风似乎都是教育的一种倒退行为,再者,家庭与社会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或许望子成龙便是焦虑的最好宣泄口。

只不过更多时候,是苦了孩子,富了机构。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本文原创作者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