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理财杂谈丨广发基金:赢得市场,更要赢得尊敬
祁和忠  ·  05-31 20:22  · 阅 27.1w
作为公募基金公司,要真正做到能为百姓理财,需要真心诚意地做个好人。

广发基金成立于2003年8月5日,是业内第30家成立的公募基金公司。近18年来,该公司后来居上,截至2021年1季度末时,已经以5705.52亿元的非货币公募基金月均规模高居行业第三位。仅就资产规模而言,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绩!

在广发基金从小到大的发展过程中,笔者见证了该公司的成长,并曾对该公司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做过一些批评,内容涉及投资、营销宣传等方面。(当然,这种正常的舆论监督肯定不会对该公司把资产规模一路做大,并坐上行业第三把交椅有任何妨碍。)

例如,在投资方面,2010年下半年,广发基金重仓投资东方园林时,笔者曾采写过一篇《广发基金恶炒高价股东方园林,暗藏重大风险》的报道。从2011年至2015年,东方园林基本在一个箱体内宽幅波动。从2016年至2017年曾经历一波波澜壮阔的上涨,2018年5月发债失利后陷入资金危机而一路暴跌。如今,东方园林的股价已仅及10年前的50%。

东方园林的最新总市值在100亿元附近。自上市以来,该公司累计分红2.67亿元。上市前首发融资近8.5亿元,上市后三次定向增发合计融资33.02亿元。

基金公司一向标榜自己从中长期价值投资的角度精选优质上市公司。10年前,东方园林同样是高成长股的典型,就如同现在的不少高成长股一样,被基金公司重仓押注。事实上,即使在当时,无论从哪个角度分析,东方园林都不是一个值得中长期投资的公司。

再比如,2007年10月,中国船舶曾经一度高见300元/股,对于广发基金重仓参与炒作的事实,笔者也曾提出过批评。近14年来,该股也一路走低,最新价格在18元附近(注:未复权价)。

部分基金公司向来喜欢在人声鼎沸的阶段性顶部,利用基民的不专业募集巨额资金。在营销宣传方面,广发聚丰在2007年9月至10月,通比基金分拆进行集中持续营销,募集了两三百亿资金,让大量基民在后来饱受高位套牢和亏损之苦。该基金的净值一直等到近8年后的2015年上半年才创出新高。

在广发基金的高管中,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兼投资总监易阳方曾是一位名震江湖的明星基金经理。在广发聚丰2007年3季报中,他明确表示:“本基金认为目前我国证券市场处于一个从结构泡沫转向整体泡沫的阶段,市场风险在逐步累积增大。”这种敢于说真话的勇气在公募基金业因为罕见而更显宝贵,至今令人充满敬佩。

十几年来,笔者曾有幸与广发基金的高管、员工等多次交流。尽管在报道中不乏批评监督,但他们都能保持心平气和的沟通,显示了知书达礼的修养和雍容大度,令人感动。公司一位级别较高的管理人员曾很诚恳地说:“我们真不是坏人。”

笔者真诚地相信他说的话,并且多年来一直铭记于心。但近几年来,笔者反复思考,总觉得对于公募基金公司而言,不做“坏人”的标准还是太低了,要真正做到能为百姓理财,需要真心诚意地做个“好人”。

如果以一个“好人”的行为标准来衡量,广发基金可能还有一点差距。

以广发基金前董事长马庆泉为例,早在1997年,他就曾因涉嫌操纵股价,被免去广发证券总裁职务,并受到记大过处分,但这并没有妨碍他于1999年出任嘉实基金董事长。在2000年的“基金黑幕”中,他又伙同董事王少华等人,图谋接庄亿安科技,令公募基金的安全受到严重威胁。

近两三年来,广发基金业绩很好,每年总有一两个突出重围的基金经理,比如2019年重仓TMT的刘格菘、2020年重仓新能源的郑澄然,以及2021年重仓煤炭股的林英睿。广撒网、重下注,总有一只基金能站在风口,这已然成为广发基金的一套生意模式。

在业绩的支撑和号召下,2020年至今,广发基金密集发行成立了140余只新基金,令公司旗下基金总数量达到400多只(注:包括A、C份额),管理规模也突飞猛进,跃居行业第三。

但这些新基金却大部分属于同质化产品。这种大发同质化新基金的行为,虽然能达到短期做大资产规模的目的,却会对于市场和投资者造成难以估量的伤害。

例如,在刘格菘成名后,广发基金曾短期内迅速为其新发了多只基金,不过,他管理规模的急速增长,和投资组合中多只重仓股的高估值却很令人担心。动辄六七十倍,甚至更高的估值需要很高的成长性才能支持,而这往往违反常识。把数十亿上百亿的投资主要建立在对于公司未来高成长性的预测上,这种做法靠谱吗?会否重蹈广发基金过往重仓东方园林、中国船舶的覆辙呢?

再比如,广发基金策略组的负责人李巍宣称信奉好价格、好赛道、好企业。但是,他的不少重仓股同样估值很高。

如今,市场有可能面临与2007年底、2015年下半年类似的风险,尽管这次不是整体泡沫,但结构性泡沫已经比较明显。

作为基金经理,大多数人会承受比拼基金业绩年度排名甚至更短期排名的压力。按照不少公司的考核规定,如果当年排名在后1/2,会被认为不合格,连续两年排名后1/2,就有下岗的危险。这种制度当然很不合理,亟须纠正。但是,这并不能构成基金投资不重视公司估值的理由,因为基金资产来自于千家万户的普通家庭,有不少是孩子的学费和将来的养老钱,不能被用于赌博式的投资。

“用身体的健康换钱,用赚来的钱治病。”该公司内部人士曾十分感伤地说。根据笔者多年的了解,在一个把钱看得特别重的机构里,人情味也会比较淡薄,不仅平常工作很累,同事间的关系也不轻松。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评价说:“广发基金总部地处广州,市场化程度高。公司管理层长期稳定,且一直重视投研。这是一家能把规模成功做大的公司,但并不是一家让人感觉值得尊重的公司。”

把公司的规模做大很难,要让公司值得尊重更难。但是,公募基金业的健康发展需要每一位参与者备加呵护,大公司规范经营的行业责任更加不容推卸。笔者真诚地希望,作为行业第三大公司,广发基金能勇于革新自己,肩负起对持有人的责任,不要辜负国家的信任。要让广大员工的辛勤劳动变为发现价值的力量,推动社会积极向上,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