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基金50|国海富兰克林赵晓东:对2021年下半年谨慎乐观
蓝鲸基金 祁和忠 裴利瑞  ·  05-25 15:07  · 阅 60.2w
“稳”,是赵晓东本人给人的第一感受,也是持有他的基金最直观的体验。

赵晓东的微信朋友圈封面,是一张朝霞布满天空的照片,阳光穿透层层云霭洒向大地,世界正在苏醒。下方的签名是:“梦想是前进的最大力量,只要梦想在,前进就不会停止。”

和他的朋友圈一样,赵晓东今年的业绩也像极具穿透力的朝阳,在今年股市跌宕起伏,众多基金大幅回撤、收益告负的情况下,他的代表作国富中小盘却取得了超12%的收益,年内最大回撤只有10.95%。(注:数据来源wind,截至日期2021-5-21,下同)

“稳”,是赵晓东本人给人的第一感受,也是持有他的基金最直观的体验。

这种稳来自于他十年如一日对估值的重视。在他的投资组合中,大多数个股的市盈率只有一二十倍,较少超过25倍。“这与我的性格有关,我是一个偏保守的人,买什么都是先看价格,捡便宜的买。”赵晓东说。

但在更多情况下,他不仅要看估值,还苛求着稳定的股权结构、心无旁骛的管理层、精细化的经营管理。

他重仓银行,其中又尤其偏爱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全国股份制银行,以及浙江地区的城市商业银行。因为它们具有更好的激励机制、更加勤勉的管理层,不仅能获得银行股每年内生增长所带来的收益,还能获得估值提升带来的收益。

他重仓轮胎,但在这个产能过剩和恶性竞争的行业,只有具备超前意识的个别企业才能提前在东南亚布局,规避美国的反倾销限制,取得超越行业平均的利润率。

赵晓东有很多成功的投资案例,但当你问他能不能举一两个例子时,他总会说:“没什么可讲的,我给你讲个失败的案例吧。”

诚实地面对自己,客观地看待自己精挑细选的公司。用赵晓东的话说,他的重仓股都不太“性感”,很难让人血脉贲张。但也正是这种平实的投资风格,不仅能给持有人带来长期持续的较高收益率,而且所承受的风险相对要小不少。

这种投资风格也让专业的机构投资者非常喜欢,例如,根据基金2017年中报-2020年年报数据,国富中小盘的机构占比均在70%以上。

对于2021年下半年的A股市场,他表示谨慎乐观,在经济复苏和通胀上行的背景下,预期金融、钢铁、有色等顺周期行业存在结构性机会。

对话:

问:你怎么形成了价值投资的风格理念?最近两年有没有新的变化?

赵晓东:这个总体上和我性格有关,我是一个偏保守的人,买什么都是先看价格,捡便宜的买,生活中和投资中都是这样,穷人思维。

但这两年我也在反思,之前太看重价格,太看重估值了,但估值只是价值的一部分,还是要和公司的质地、成长结合起来。

比如说我们从2017年开始重点关注银行股,当时估值都很低,但三四年下来,有的银行只能赚ROE的钱,而有的银行质地比较好,还能赚到估值扩张的钱,银行股之间的收益率已经拉开了差距。

问:估值放宽,会放宽到什么程度?

赵晓东:还是要结合它的成长性,比如每年稳定20%的增长,我会给到30倍左右,40倍就接受不了了。

按照PEG估值,我觉得好公司能给到1.2倍~1.5倍就可以了,但现在市场普遍能给到3倍~4倍,甚至更高。我不会去买,现在能做的只是先研究着,等某一天跌下来再说。

问:也就是说,虽然估值放宽了一点,但你还是要把握一个度,这会不会让你的持仓在行业分布上有比较明显的厌恶和偏好?

赵晓东:是的,像新能源、医药、科技就比较少,还是集中在传统行业,看起来不太“性感”的行业,比如银行、轮胎。

问:你从2018年就开始买轮胎股,布局的非常早,现在回过头来看也是一笔非常成功的投资,当时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赵晓东:第一,我们是先通过量化指标筛选出的这家公司,当时就发现这个轮胎股每年有20%的增长,但只有13倍左右的PE水平,有研究的价值。

深入研究后发现,这个行业以前是产能过剩的,再加上小企业特别多,污染很厉害,所以处于去产能和恶性竞争阶段。

那么,在竞争那么激烈的情况下,它怎么还能有这么高增长呢?因为它在海外提前布局了,50%~60%的订单都来自泰国,而泰国出口美国没有关税,净利润率可以达到25%左右,而国内出口欧美关税很高,净利润率10%不到,相差很大。

问:现在很多轮胎企业都有在海外布局,但经营状况、盈利水平也有差别,这是为什么?

赵晓东:这和公司管理层也有很大关系。比如像轮胎这种制造业公司,成本管理很重要,老板要做好一定要很抠门,这家公司的老板就管理的事无巨细又很抠门,经常半夜都要去工厂里看员工的工作情况,而且很勤奋,一个月中半个月都在外面出差,跑零售网点,跑海外业务。

所以,在米其林、固特异等外资品牌长期占领汽车原配轮胎供应市场的情况下,这家公司成为国内最早进入全球配套市场的轮胎企业,目前已经被通用、福特、宝马等很多车企所接受,而且有从中低端向高端市场拓展的趋势。

问:它现在还没完全打入高端市场,和高端轮胎的差距在哪里?

赵晓东:其实差距很小了,可能在刹车距离和耐磨上稍微差一点点。但是反过来说,假如我们一个轮胎卖300块,海外那些高端轮胎要卖600块,价格相差很大,所以性价比还是很高的。

至于为什么高端市场还不太愿意用,主要是企业形象、品牌地位还不行。这个行业其实是一定的品牌壁垒加一点点的技术壁垒,品牌壁垒更重要,尤其是在中高端市场。

不同于重卡的工业属性,轮胎其实是一个半消费品,特别是对于乘用车来说,个人消费者比较注重品牌,品牌的建立需要一个过程,国内企业这几年也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

问:你除了买轮胎也买了重卡,因为这是两个关联性行业吗?现在重卡行业处于什么状态?

赵晓东:最早国内的重卡都是从海外引进的,所以很多合资公司,但现在技术已经全世界最好的,比如某发动机龙头,市占率已经达到了全世界最高。

这个和管理层也有很大关系,它虽然是一家国有企业,但是高管都持有一定股权,是一家国有民营企业,不用担心公司治理问题。一般这种股权结构的公司都还不错,比如某化学龙头。

问:刚刚讲的好多例子,你都提到了管理层、股权结构的重要性。

赵晓东:是的,管理层很重要,尤其是民营企业。

再比如我投过的一家公司,买的时候觉得行业不错,是一个好赛道,民营又比国有更有竞争力,所以趁着一次下跌就买了;没想到公司老板不行,喜欢资本运作,不注重经营管理。所以这是一笔比较失败的投资。

问:人的影响是不是很难预判?

赵晓东:其实是可以的,只要做到360度的尽职调查,比如老板以往的工作经历,他的上游供应商、下游客户、竞争对手、行业专家等等,还有他以往的公开发言、负面舆情等等,360度调研之后是会得出一些结论的。

总体来说,民营企业我会把管理层评价权重放的重一些,国有企业会轻一点。

问:你今年业绩很好,最好的基金已经有超10%的收益了,怎么做到的?以及你对下半年怎么看?

赵晓东:主要有几点,一是组合里有比较多受益于经济复苏的股票,比如银行;二是重仓股今年的营业收入和利润增长都不错,所以股价出现了一定的上涨,对业绩贡献比较大;三是在1月份末的时候,减持了一些上涨比较多的品种等,提前锁定了这部分收益。

下半年我是持谨慎乐观态度的。一是市场到现在已经没怎么跌了,周期涨了一波,成长跌了一波又涨回来了,甚至有的创了新高;二是下半年没有很多积极因素,随着经济复苏,全球流动性已经进入慢慢收缩的过程,对股市是利空;此外,下半年,企业的同比利润增速也会不如上半年好看。

基于这样的判断,第一我肯定是会适当的降低仓位,第二个是会调结构,关注一些未来业绩还不错,比较抗跌的资产上,比如顺周期的金融、钢铁。

今年下半年包括到明年上半年,全球的通胀还是会持续上行,顺周期股可能会比成长股的机会更多些。

(蓝鲸财经 祁和忠 裴利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