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董克用:养老服务金融前景广阔,应在互联网和金融科技支持下尽快发展
蓝鲸保险 石雨  ·  05-18 14:38  · 阅 16w
董克用介绍道,养老金融涵盖这样几个领域,一个是养老金金融,包括养老金的制度安排和养老资产管理;二是养老服务金融,包括非制度化的养老财富储备,以及非制度化的养老财富的消费;三是养老产业金融,包括融资和投资。

今日,在第四届新浪金麒麟保险高峰论坛暨2021慧保天下保险大会中,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教授、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秘书长董克用,从养老金金融,养老服务金融和养老产业金融三个维度,分析养老金融对于人口老龄化挑战的应对。

“对养老金而言,更重要的是看未来”,董克用在演讲中指出,“养老金是长期问题,如果特别要做积累型养老金,就必须看到人口的长期趋势,过去20年增长是比较缓慢的,从7%—12%,现在是13%。但是今后二三十年,变化的速度非常快,将从现在的13%,可能不断增至17%、24%、30%。并且如果按照生育率更低的方案来看,可能人口高峰不是2030年,而是2025年。总人口如果下降得更快,但是65岁以上老人会不断扩大,因此老龄化比重将会生长得更快,更重要的是到了30%这个比重之后长期稳定,总人口会下降,65岁以上人口也会下降,但是比重会长期稳定,长期稳定对养老金的挑战就比较大了。为应对老龄化挑战,积极应对老龄化人口挑战就必须有金融的介入。

“保险业是在养老金融领域中各方面都能够提供服务的”,董克用介绍道,养老金融涵盖这样几个领域,一个是养老金金融,包括养老金的制度安排和养老资产管理;二是养老服务金融,包括非制度化的养老财富储备,以及非制度化的养老财富的消费;三是养老产业金融,包括融资和投资。

分别来看,在养老金方面,董克用从三支柱角度进行分析,第一支柱是公共养老金,由政府主导,既可以是普惠的,也可以是缴费型的,政府有最终兜底责任。一般来讲,缴费型的一般采取的是现收现付的模式。第二支柱是职业养老金,目的是增加养老收入,由雇主主导的,完全积累了市场化投资运营,政府会提供市场监管和政策优惠,职业养老金在中国就是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第三支柱是个人养老金,个人主导、自愿参加的、完全积累的,同样政府提供税收优惠和监管。

面对严重的老龄化挑战,就需要尽快加快养老金积累,加快二三支柱的建设,所以未来三支柱建设中有很多任务。

针对于加快发展第三支柱,以及无法参与第二支柱的灵活就业人员,董克用介绍道,保险业十年磨一剑,从2018年开始试点,目前已经试点三年,未来需要尽快扩大这一试点。

第二个领域,是养老服务金融,董克用从人的工作期和退休期分别阐述,“工作期是养老财富储备的过程,退休期是消费的过程。在这方面银证保信托都有大量的工作可以做,都能提供更多的产品。我们将来不只要鼓励积累,各种方面的养老财富的积累,还要同样关注消费。如住房反向抵押贷款方式等等,保险业已经开始推进。

“老人慢慢会失能、失智,导致无法支配自己的金融资产,当老人无法支配自己的金融资产时,就体现了养老金融服务的重要性”,董克用介绍道,“因此从两方面,一是针对工作期、二是针对退休期,目前养老服务金融的供需还存在差距,供给层面存在产品不足的情况”。

“但是养老服务金融的未来前景还是很广阔的,我们应该在互联网和金融科技的支持下尽快发展。这方面包括几个领域,一个是要增强养老财富储备的意识,振兴需求,完善养老金融的服务政策,营造良好的行业发展环境,将来要推动智能投顾的发展,包括多元化金融产品和服务”。

最后,在养老产业金融领域,董克用提出,就是金融和养老产业的融合。“中国的老龄化处于加速期,家庭功能在弱化,但养老服务供给不足,所以我国的养老产业潜力是很大的,但是养老产业叫好不叫座,并不是大家想象那么好,为什么?

董克用认为,目前养老金待遇水平较低,制约了已经退休的老年人的消费能力,因为基本养老保险替代率只有45%左右。同时传统养老观念制约了这种需求,养老产业的威力对产业资本吸引不足,所以制约了养老行业的发展。

”金融为什么需要我们的支持?我们需要从产业融资角度看,因为它的回报比较长,现在的盈利水平又不高,所以在融资方面,比如养老产业机构的发行、上市、并购等方面,应该加大力度。包括政策性融资手段,政策性金融债,政府贴息贷款等等都应该给予更多的支持,要支持这些融资”。

据董克用介绍,调研显示,“对于一些很好的养老模式,如果没有重资产的抵押,没办法贷款。很好的模式没有办法把自己养老院的这种经营管理模式推广出去,去贷款,银行问你抵押什么,你是轻资产,你没办法抵押,所以要想加快养老服务业的发展,产业的发展,必须有新的思路”。

“其实我们这里面一个关键问题,就是我们要不要把养老产业,作为一个产业政策来提出”,董克用提出,我们鼓励很多产业发展的时候,能不能把养老产业作为我们一个重要的产业政策?因为它不仅有经济效益,还有社会效益。如何引导着更多的资本进入养老产业?我觉得有必要探讨这个问题,就是加快推动养老产业发展的宏观政策,也就是真正把养老产业在中国作为一个特殊的产业政策提出来,因为它服务的是未来1/3的老龄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