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昔日“区块链龙头股”易见股份未披露年报被责令整改,财务总监离任审计机构被证监局警示冷氏家族减持
蓝鲸新金融 金子琪  ·  05-08 10:55  · 阅 32.8w
停牌2个月内未披露年度报告的,将在停牌2个月届满的下一交易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并存在终止上市的风险。

近日,易见股份(600093.SH)披露公告,在4月30日收到证监会云南监管局下发的责令改正决定书。云南证监局表示,易见股份未按规定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年报,违反了《证券法》以及《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的规定。

云南证监局要求,易见股份在法定披露期限届满的下一个交易日起停牌,停牌2个月内未披露年度报告的,将在停牌2个月届满的下一交易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并存在终止上市的风险。

易见股份在4月28日公告,预计无法按期披露定期报告。公告前日,易见股份的监事和财务总监离任。在2020年末,易见股份的审计方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下称 “天圆全”)收四川证监局警示函,涉及的正是易见股份的财务审计项目。

从四川证监局的警示函来看,易见股份保理业务管理和保理资金投放等方面存在的明显内部控制缺陷,还存在“长江易见-深圳保理1号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份额的会计处理错报等问题。

在加密货币上一轮周期的高点,2018年初时,区块链概念对二级市场的影响直接反映在股价上。当时,易见股份因有区块链业务被称为区块链第一股。在2019年下半年,易见股份再因区块链行业利好消息迎来多日连涨,风光一时。

时至2019年末,易见股份被蒙上财务造假疑云。上交所对易见股份2017年年报和2019年年半年报均发出问询。较19年末,在20元上方,易见股份股价现已跌去71.5%,此次停牌前收于52周低点5.93元。

云南富豪的资本盛宴

2012年,煤矿业出身的冷天辉通过九天控股(原九天工贸)耗资3亿余元,入主易见股份前身禾嘉股份,上市公司在,主营业务为农副产品加工等。

2014年,上市公司主营业务转向供应链管理以及商业保理,业绩从次年开始狂飙,在2016年入局区块链。

2017年,易见股份更名。这一年,易见股份出资120万元收购深圳市榕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下称 “榕时代”),当年即贡献1亿元净利润。2017年10月,易见股份设立霍尔果斯易见区块链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下称 “易见保理”),该公司次年创下3.2亿元净利润。

作为营收主力的新晋子公司,由于榕时代毛利率过高,易见保理社保缴纳人数过少,两家企业曾在财务造假的漩涡之中。

同样在2017年起,易见股份控制权出让情节不断上演。 冷天辉在2017年5月拟出让九天控股股权给华侨城控股的云南世博旅游集团,涉及控制权变更,最终因华侨城集团审批未通过落幕。2018年10月,易见股份拟将19%股权所涉的表决权委托给云南有点肥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时任二股东云南滇中集团被动升为控股股东。滇中集团在九天控股入主上市公司时即一并入局。

除了上述两家国资。2019年10月,九天控股将所持5%股权转让给上海港通,总价款为6.47亿元。2020年8月,易见股份发布公告,九天控股将持有的18%股份转让给云南工投君阳投资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云南工投集团,实际控制人变更为云南省国资委。

次月,易见股份公告拟继续转让股权。九天控股所持38.11%的股份,在2020年末已降至10.65%,套现数十亿离场。

易见股份2020年三季报显示,九天控股所持公司股票约10%均在冻结状态。除九天控股外,易见股份持股5%以上的大股东包括滇中产业发展集团、云南工投君阳投资、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上海港通一期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均涉及国资背景。

在胡润百富官网,目前显示有2020年和2019年的百富榜榜单,均无冷天辉在榜。新浪收录的2018年胡润百富榜榜单显示,九天控股的冷天辉以及冷天晴分别以47亿元和45亿元财富在列。多年以来,根据胡润百富的数据,不乏有关云南富豪的文章,将冷天辉列入云南十大富豪。

天眼查信息显示,冷天辉目前为云南九天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 “九天控股”)的法人及控股股东。九天控股成立于2007年,曾用名云南九天工贸有限公司,在2015年更名,参股的多为能源企业,包括会泽澜沧江磷业有限公司、云南宣威凤凰煤炭物流有限公司、云南大唐国际德钦水电开发有限公司等。此外,九天控股持股易见股份,参股上海前易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下称 “前易信息”)。前易信息原名泉意金融。

除了九天控股以及多家矿业企业,冷天辉控股云南图南投资有限公司(下称 “云南图南”),云南图南对外投资包括霍尔果斯图南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宁波君洵投资有限公司、云南工投君阳投资有限公司等。

除了九天控股,泉意金融的主要出资方为云南滇中易晟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 “滇中易晟”),背后的合伙人包括云南省滇中产业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云南工投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及私募基金深圳市前海建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少量出资。

“区块链第一股”区块链融资业务撮合资金百亿,服务费率在0.5%至5%

易见股份将业务分为供应链管理、保理业务和信息服务业务。其中,2019年财报披露,信息服务收入的主要来源是榕时代科技和易见天树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下称 “易见天树”)。

榕时代应为易见股份部分区块链业务的经营主体。在2019年面对财务造假质疑时,易见股份对上交所回函,2016年,易见股份和IBM中国研究院联合研发线上业务系统。线上业务系统在2017年4月投入商用。易见股份完成对榕时代的股权收购后,将存量数据业务整体注入。在互动平台中,易见股份曾回应,与IBM开发的产品是易见区块链系统。当年,IBM中国研究院副院长邵凌出任易见股份CTO。

榕时代的盈利模式,是作为数据服务平台运营商,收取服务费,服务费率按撮合交易金额的0.5%至5%按次授权。回函并未提及榕时代的其他盈利模式。2017年至2019年,榕时代的净利润分别为1亿、2亿和1.7亿,按照0.5%至5%的费率,相对应每年撮合交易金额应在20亿到400亿之间。官网目前,“易见区块”显示的融资金额为115亿元,相关区块链服务主要涉及融资业务。

易见股份对比同行在信息技术业务的营收,艾格拉斯、吉比特、二三四五2018年相关收入在8亿、16亿和37亿元。据非从事供应链金额的区块链企业介绍,同样有上百家客户,收入未覆盖研发投入。

由于过高毛利率的质疑,易见股份特别在2019年年报中标注,信息技术营业成本未包含研发支出。

在易见股份下属企业中,榕时代在2019年的净利润为1.7亿元,供应链金融业务涉及的霍尔果斯易见区块链保理净利润录得6.45亿元。2020年上半年,榕时代将利润收窄为4615万元,霍尔果斯易见区块链保理净利润降至1.69亿元。

2020年末,易见股份收到四川监管局警示函称,保理业务客户对应的基础业务和购销合同高度相似,不同保理客户的交易对手方高度相似,有关交易对手方资质与所开展的采购业务规模不匹配,部分保理客户可能属于同一企业控制或存在关联关系。易见股份在2020年5月曾发函表示,保理业务客户主要是煤炭、钢铁企业。这两家在2017年和2018年注入上市公司,带来丰厚利润的公司相关业务频频遭受质疑。

易见区块官网多数链接导向易见股份,对区块链产品介绍较少,平台核心功能显示有共识机制、共享账本、智能合约、隐私保护四类区块链技术普遍有的特性。

在易见股份官网,区块链与科技产品的介绍涉及基于区块链的金融科技产品,包括线上保理、资产证券化、ERP数据上链、应付凭证多级流转、供应链贸易、供应链动产融资,核心平台是应收应付融资平台“易见区块”和动产监管平台“可信仓库云”,涉及产品包括可信数据池以及可信仓库。

有关“易见区块”,易见股份介绍,在2017年4月,系统“医药采购场景”正式上线运行;在2019年8月,交易额突破百亿,服务企业200家和10家金融机构,涉及多个行业;截至2020年10月,累计刻画可信量61.81万条,可信交易额765.97亿元,融资金额96.86亿元。官网目前显示的融资金额为115亿元。

官网介绍的合作机构包括云南当地的云南红塔银行、云南省农村信用社、云南国际信托;其他还包括农发展银行云南省分行、渤海银行、浙商银行、中信银行、平安银行等,其合作伙伴企业则包括信息网集团、云南农垦集团等,并涉及多家地产公司。

2021年以来,易见股份除了财务总监和监事辞职外,董事长和总裁以及董事接连辞任。易见股份2020年3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净利润2.56亿元,同比下降67%。4月,曾经并肩大涨的另一家“区块链龙头股”安妮股份因子公司虚增收入虚构交易,被证监局处罚。4月末,另一家聚龙股份披星戴帽,由于财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聚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