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鼎诚人寿2020年增亏至1.73亿,经营解困业内建议聚焦银保、经代渠道
蓝鲸保险 李丹萍  ·  02-08 08:39  · 阅 94.2w
业内人士指出,对于鼎诚人寿而言,银保渠道能够快速上规模,并不像个险业务,需要较长的培育时间,以及较大的人力和资源投入。

复业一年多的鼎诚人寿保险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鼎诚人寿”)交出2020年成绩单,相较于2019年1.1亿元的净亏损额,该公司2020年继续增亏,净亏损1.73亿元,不过,保险业务收入同比翻倍,达到1.85亿元。业内人士分析,亏损或是因扩机构、建队伍,各项投入的费用支出比较大。

尽管如此,根基尚且不稳的鼎诚人寿,在2020年先是推动新一轮增资,或将改变股东股权结构,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后又面临保险“老将”董事长万峰的离去,2021年初,跟随万峰一并到来的总经理刘起彦也辞去职务,管理层的陆续调整,也给鼎诚人寿的未来发展添上一笔不确定性。

业内人士建议,受限于资源禀赋与展业范围,鼎诚人寿未来可选择经代、银保等不需要太大固定成本投入的渠道,一方面提升资产端规模,一方面做好投资端业务,进而实现良性运转。

或因管理层、股东层经营理念分歧,董事长、总经理接连出走

2019年,鼎诚人寿实现保险业务收入0.88亿元,同比下降5.4%,净亏损同比扩大39.2%至1.1亿元;2020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85亿元,同比上涨110.23%,净亏损扩大至1.73亿元。

“鼎诚人寿也就是原来的新光海航人寿一度处于业务停滞的状态,复业之后,扩机构、建队伍,各项投入的费用支出比较大,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加之疫情影响,存在亏损可以理解”,一位保险公司业务负责人在接受蓝鲸保险采访时表示。

从展业后的情况来看,万峰上任初期提出,鼎诚人寿要牢牢把握社会保障体系中养老、健康、医疗改革发展机遇,专注寿险业务经营,服务中等收入群体。顺应寿险业的发展趋势和回归本源的监管导向,坚持续期拉动模式,实现价值稳定增长。对于万峰的寿险经营理念,业内也较为熟悉,发展内含价值高的长期险业务,注重效益轻规模。

在去年7月的年中会议上,万峰表示,下半年,鼎诚人寿将以“达成全年业务计划”为核心,巩固发展个险渠道业务发展的良好局面,利用经代、银代、网销开始启动的有利时机,全力以赴,大力发展业务。但在8月,万峰就辞任了鼎诚人寿第三届董事会董事、董事长职务。

对于万峰离开,一位寿险公司管理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大概率还是万峰所代表的管理层的经营理念和股东层面不一致,“万峰传统老保险行业出身,之前也一直在国寿、新华等大公司,经营理念估计还是原来那一套,但对于资源条件有限的小公司,可能需要转变观念”。

11月,李建成“接棒”出任董事长,其为鼎诚人寿股东方柏霖资管总经理,亦担任利安人寿董事,具有近40年金融从业经历。

2021年1月31日,鼎诚人寿公告称,总经理刘起彦因个人原因辞去职务,公司聘任常务副总经理唐鹤飞接任总经理,在监管机构核准任职资格前,任临时负责人。

据悉,刘起彦曾跟随万峰从中国人寿转投新华人寿,后又跟随来到鼎诚人寿。而唐鹤飞,曾供职于新华保险近十年时间,2019年末出任前海人寿总经理,不足一年,奔赴鼎诚人寿。

“刘起彦离开,是意料之中的,万峰辞任鼎诚人寿董事长,实际上也暴露出管理层和股东层之间,在经营各方面还是存有一些分歧的,刘起彦作为万峰带来核心干部,股东也会做相应的一些调整”,保险业内人士王立刚对蓝鲸保险分析指出。对于鼎诚人寿而言,下一步,新任董事长和领导班子成员的担子并不轻松。

增资方案出台,柏霖资管、香江金控跻身第一大股东

目前,鼎诚人寿的增资方案还在持续推进中。2020年6月,鼎诚人寿公告称,综合考虑公司资金需求以及持续运营的需要,通过增资议案,同意增资7.5亿元,注册资本由12.5亿元增加至20亿元。

其中,新光人寿出资1.875亿元,香江金控出资2.5亿元,柏霖资管出资2.5亿元,乐安居商业出资6250万元,无新增股东。增资完成后,第一大股东新光人寿持股比例保持25%不变,柏霖资管、香江金控持股比例均从20%上升至25%,成为并列的第一大股东,形成“三足鼎立”的态势。业内人士指出,这样的股权结构,将使得新光人寿话语权弱化,两家地产系股东会更有主导权。

相对于股权结构的改变,不能忽视的是,鼎诚人寿的确需要二次增资来为业务拓展增加资本实力。蓝鲸保险梳理发现,目前,鼎诚人寿经营区域仅包括北京市、海南省、陕西省、江苏省4个地区,展业范围相对有限。2019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前五大险种主要渠道均为电销渠道,分红险业务占总保费比重的6成以上。2020年11月,北京银保监局批复同意鼎诚人寿撤销自建的电话销售中心,为的或许是业务层面的调整。

“小公司面临的问题其实是相似的,各类资源禀赋相对有限,在业务方面前期还是应该依赖于经代、银保这类不需要太大固定成本投入的渠道,一方面提升资产规模,一方面做好投资端业务,整体运转起来。同时通过精细化、线上化的运营方式降低运营成本,逐步建立品牌和服务能力”,一位寿险公司管理人士分析道。

王立刚持有相似观点,其表示,“银保渠道对于鼎诚人寿而言,是能够快速上规模的,不像个险业务,需要较长的培育时间,以及较大的人力和资源投入。并且鼎诚人寿的股东在投资方面也有一定优势,可相应提高盈利速度。对于中小公司来讲,银保渠道能够起到迅速提升规模、提升收益、提升知名度的作用”。

由于银行具备渠道优势,网点密集、客户基础良好,保险公司给到的手续费佣金成为抢渠道的重要“武器”,只要保险公司推出有竞争优势的产品,就能较快提升保费规模。与此同时,行业公司也在重新审视银保渠道价值,部分中小保险公司通过推进与商业银行建立战略同盟,发展价值型产品,部分选择继续坚持做大银保规模。

此外,2020年,鼎诚人寿提出要结合当前网络销售卖点制定营销策略,尽快实现网络销售突破,并成立健康险事业部。不过,业内人士表示,网销渠道业务价值相对较低,且达成规模有一定难度,需要有合适产品匹配,预计鼎诚人寿会在多个渠道进行探索。

王立刚指出,随着监管环境的变化,以往“短平快”的打法已然不适用,鼎诚人寿的发展,也需要时间的磨合调整。(蓝鲸保险 李丹萍 lidanping@lanjing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