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南极电商回应“体外循环造假”,机构资金分歧较大、增减不一
蓝鲸基金 裴利瑞 张卓然  ·  01-13 11:53  · 阅 13.5w
南极电商于1月12日晚间发布澄清公告, 1月13日股价开盘大涨,截至午间收盘报收9.42元,涨幅收窄至2.06%。

在经历股价从年初13.61元连续下跌至9.23元后,南极电商(002127.SZ)于1月12日晚间发布关于媒体报道的澄清公告,回应近期网上流传的质疑公司体外循环造假的 PPT。

1月13日,南极电商开盘价9.48元,涨幅2.31%;盘中股价一度达10.00元,涨幅8.34%,但随后有所回落;截至午间收盘,南极电商报收9.42元,涨幅收窄至2.06%。

八大疑点质疑造假,南极电商公告回应

2021年初至1月12日,南极电商股价闪崩,跌去32.18%,暴跌原因指向两年前兴业证券一位原零售行业王姓分析师发表的PPT。

该PPT在体外循环造假的识别部分中,以“XX电商”为例,直指“XX电商”净利率非常高而无明显壁垒、无明显的竞争对手、非常轻资产的运营模式、财务数据质量差、经营规模翻倍增长员工数量反而下降、供应商和客户高度重叠六大疑点。根据PPT中贴出的“XX电商”信息以及财务数据可知,“XX电商”即为上市公司南极电商。

该PPT广泛传播后,该PPT还提到“通过税务角度计算,公司应缴纳的增值税金额远远低于通过财报角度季度的增值税金额”,以及“历次股权质押资金主要用途”两个新的疑点。

1月12日晚间,南极电商发布澄清公告回应该PPT质疑。

具体来看,针对疑点一“净利率非常高而无明显壁垒”,南极电商回应:“公司的盈利主要来自品牌综合服务业务。品牌综合服务业务主要成本构成为采购的辅料成本和人工成本等,因此毛利率较高,2019 年南极电商本部业务(品牌综合服务业务占比 85%以上)毛利率达 92.70%。”

南极电商表示,公司的商业模式主要为 IP 品牌授权,对标海内外 IP 授权业务,均呈现高毛净利率的特点。IP 授权业务本身壁垒较低,但拥有持续成功的 IP 壁垒很高。公司以南极人、卡帝乐鳄鱼、精典泰迪等品牌开展授权业务,2020 年总 GMV 销售额已突破 400 亿元,因此公司的 IP 品牌授权具备明显的竞争壁垒。

针对疑点二“无明显的竞争对手”,南极电商表示以 IP 授权商业模式对标,公司拥有明显的海内外竞争对手。从国内品牌授权及服务模式来看,公司与恒源祥、北极绒等品牌授权公司存在竞争关系。

针对疑点三“非常轻资产的运营模式”,南极电商表示IP 授权业务均为轻资产模式,品牌价值珍贵,核心资产为无形资产固定资产占比较少。

针对疑点四“财务数据质量差,应收账款占比重较高”,南极电商表示,2018及2019年,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分别为5.51亿元、12.55亿元,净资产回报率ROE分别为23.71%、24.82%,业务现金流状况良好,净资产回报率处于已上市公司中高段位水平。

针对疑点五“经营规模翻倍增长,员工数量反而下降”,南极电商表示公司本部员工总数2019年较2018年净下降8人,2020年较2019年净增加175人,平均薪酬支出从2018年的19.40万元增长至2019年的28.33万元。

针对疑点六“供应商和客户高度重叠”,南极电商表示,品牌综合服务业务的客户指经公司审核并授权生产公司旗下品牌产品的生产商,同时也是公司授权经销商的供应商。品牌综合服务业务的供应商指为公司品牌授权业务生产商标辅料的工厂,因此不存在品牌综合服务业务的客户和供应商重叠的情况。在产业链合作模式上,生产商与经销商存在重叠,多为前店后厂模式,且生产商与经销商均为公司的客户。

针对疑点七“通过税务角度计算,公司应缴纳的增值税金额远远低于通过财报角度季度的增值税金额”,南极电商指出此前计算逻辑有误,并列出公司各业务对应增值税税率。

针对疑点八“历次股权质押资金主要用途”,南极电商披露了实控人张玉祥、一致行动人朱雪莲的股权质押情况,并披露了张玉祥的融资金额用途,主要涉及公司借壳上市、股权并购、归还借款、个人日常开支等。

不过,对于PPT中提到的其他质疑如“高现金高负债并存”、“剔除不可操纵的投资活动现金流,以及股权债务融资之后的现金流净增加额一直大幅低于净利润”、“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季度金额与净利润关系匹配度较差”等,南极电商的这份公告中未见明确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为应对股价重挫,南极电商1月6日披露了回购公司股份方案,拟使用自有资金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回购公司部分股份,回购总金额不低于5亿元、不超过7亿元,回购价格不超过15元/股。

1月13日,南极电商披露了回购股份的进展公告。截至1月12日,南极电商累计回购股份3560.14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1.45%,最高成交价为10.62元/股,最低成交价为9.23元/股,成交金额3.48亿元。

社保和汇添富减持,北上资金和睿远增持

南极电商曾是众多资金的重仓股,截至2020年三季报,共有93只公募基金、3只社保基金组合以及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北上资金)重仓南极电商,但随着股价下跌,这些资金也做出了不同的反应动作。

在南极电商于1月6日发布的《回购报告书》中,刚刚披露了回购股份决议前一个交易日(即2021年1月4日)登记在册的前十名股东和前十名无限售条件股东的名称和持股数量、比例数据情况。

对比2020年三季度报告,《回购报告书》显示,2020年三季度末至2021年1月5日,3只社保基金都在减持南极电商。其中,全国社保基金四一八组合退出了前十大股东,全国社保基金四一六组合、汇添富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社保基金四二三组合分别减持约384万股、350万股。

此外,汇添富雷鸣管理的汇添富成长焦点混合、汇添富蓝筹稳健也对南极电商进行了大幅度减持,其中汇添富成长焦点退出前十大股东,汇添富蓝筹稳健减持约304万股。

值得注意的是,在社保基金和汇添富基金均做出撤退动作的同时,北上资金和睿远基金却在对南极电商逆势加仓。

《回购报告书》显示,截至1月4日,代表着北上资金的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持有南极电商约1.43亿股,相比2020年三季度末增持了约4352万股,目前持股占比5.82%;此外,从每日晚间公布的全量沪深股通持股数据也可以看出,随着南极电商股价持续下跌,北上资金一直处于增持状态。1月4日至1月8日期间,北上资金合计增持4125.42万股。

与此同时,傅鹏博管理的睿远成长价值也新出现在南极电商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截至1月4日,该基金持有南极电商3426.54万股,持股比例1.4%,新进成为第八大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