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2021开年3险企股权被挂牌出售,资本换手专家提醒理性至上、按需而动
蓝鲸保险 石雨  ·  01-08 08:25  · 阅 39.8w
挂牌交易背后是供需关系的体现,受让方首先考虑标的情况,标的价值、交易价格,同时考虑自身的战略发展,是否有意布局保险业,对行业是否看好,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是否受让,如何出价。

近日,各个产权交易所的挂牌交易项目中,不乏保险公司的身影。爱心人寿5.88%股权、安诚财险3.68%股权分别被参股股东挂牌出清,中德安联人寿49%股权也在几日前被中信信托挂牌出让。通过公开挂牌,股东可以节约寻找交易对手的成本,扩大意向受让方的受众面,同时通过竞争方式谋求更高投资收益。对于行业来说,加大交易透明度,更加便于监管。

对于股权出让,股东也各有“说辞”,从蓝鲸保险获取的信息来看,原因主要包括出让质押股权回笼资金、择机谋求投资收益高点,不再追加增资防止股权稀释、战略调整回归主业等。而从股权受让角度来看,业内认为,在监管加强,行业回归保障的趋势下,入局资本更加理智,建议新入局股东,加强对保险经营规律、原则的认知与尊重,使真正想做保险的人进来。

爱心人寿、安诚财险参股股东相继退出,公开挂牌拉高投资回报

具体来看近期挂牌的几笔交易。爱心人寿股东北京保险产业园投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保险产业园”)拟将其所持5.88%股份尽数出清,转让底价定为2.5亿元,披露日期从2020年12月30日,至2021年1月27日,意向受让方需在经资格确认后交纳7500万元保证金,其他股东已选择放弃优先受让权。

标的的经营情况是意向受让方衡量的重点,公告信息显示,爱心人寿目前注册资本17亿元,2019年营业收入8.54亿元,净利润-3.14亿元,截至2020年11月30日,爱心人寿实现营业收入17.64亿,较上年已有翻倍提升,净亏损1.05亿,有所减亏,资产总计达到69.85亿元,负债60.36亿。

另一家保险公司安诚财险股权,则在上海联和产权交易所进行挂牌,其股东泰豪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豪集团”)拟将其所持安诚财险15000万股,占总股本3.68%股权进行出让,股权作价2.7亿元,信息披露日期从2020年12月31日至2021年1月28日,意向受让方需缴纳8100万元保证金。

2019年,安诚财险实现营业收入47.39亿元,净亏损4.3亿元,而截至2020年11月30日,安诚财险营业收入为38.82亿元,净亏损547万,资产总计达到78.39亿,负债总计33.96亿元。

而就在几日以前,中信信托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中德安联人寿49%股权,交易底价定为23.44亿元,披露日期从2020年12月25日至2021年1月22日,中德安联人寿股权是中信信托作为受托人管理的信托项目项下的信托资产,由中信信托履行受托管理职责。

作为中外合资寿险公司,中德安联人寿业务保持稳定上行,2019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57.31亿元,净利润6.9亿,截至2020年11月30日,主营业务收入再度提升,达到62.56亿元,净利润4.87亿。对于中德安联人寿而言,此次挂牌交易,或成为推动其成为外资全资保险公司的关键节点。

“公开挂牌交易的方式,一方面帮助转让方节约寻找交易对手的成本,扩大意向受让方的受众面,另一方面则在于通过竞争方式提高价格,同时对于国资企业而言,公开挂牌作为市场行为,可以规避国有资产流失的可能性”,金融业内人士范广沂向蓝鲸保险分析道。

“通过公开挂牌,吸引市场潜在意向受让者,能够帮助出让方股东争取最大的投资溢价,通过公开竞价方式寻找买方,也有助于使交易价格更加透明化,通过市场对股权价值、股东资金形成有效监督”,另一位金融业内专家向蓝鲸保险分析指出,“但也未必挂牌后一定能够成功交易,当价格不符合市场预期、转让资产价值出现波动或监管审批限制等原因出现时,也会出现最终摘牌的现象”。

1月5日晚间,中水渔业即公告表示,其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华农财险股权,未征集到合格的意向受让方,自首次挂牌至今已超过一年有效期,因此决定终止挂牌转让华农财险11%股权。

出让股权各有情由,专家:股东退出影响需参考险企主业贡献度

蓝鲸保险注意到,接连多笔保险公司股权挂牌转让,交易原因却不尽相同。

北京保险产业园法务总监向蓝鲸保险介绍称,“北京保险产业园作为区属国企,承担了一定的政府属性,包括推动虚实结合,区域性经济发展的支撑职能,早期持股爱心人寿,是为拉动金融企业发展,同时也推动其在保险产业园的落户,助力产业园的发展”。

转让原因,据北京保险产业园介绍,“一是目前爱心人寿的网点铺设与布局已经逐步完善,从长久来看,前景可观,现在退出能够获得较好的投资收益;另一方面,爱心人寿拟启动增资扩股,北京保险产业园闲置资金有限,若不参与增资股权将被稀释。在此前提下,选择退出股东之列,让更有实力的新股东加入投资,目前已有3家公司进行接触”。

泰豪集团出让安诚财险股权,则略显无奈。早期,泰豪集团通过货币购买方式持有安诚财险15000亿股股份,因中泰华安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向九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阳明支行借款,而将这部分股权质押给九江银行保障其权益,此次转让已获得质押权人同意。

值得一提的是,安诚财险目前共有142380万股处于质押状态,24500万股处于冻结状态,涉及8家股东。“股东对参股公司进行股权出质,主要目的即在于获取现金流”,

范广沂提出,而参股股东退出,对于保险公司的影响,需要参考其在资源方面对业务的贡献度。“小股东对于保险公司的实际管理、运营参与度通常不高,但当股东对保险公司倾注了一定业务、渠道等资源时,即使参股比例较小,其退出,也将产生不小的影响。

中德安联人寿股东中信信托并未明确表述股权出清理由,但从安联集团的表述来看,此举是中信信托出于自身战略和业务发展规划所作出的决策;在近日终止挂牌华农保险股权的中水渔业,此前曾表示股权出让原因在于盘活公司资产,进一步聚焦主业发展,交易所获收益将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保险机构股东门槛提升,资本入局理性至上

无论原因如何,股东挂牌交易所持资产,出清股权,均是退出持股乃至保险行业的动作,而有退自有进,股权受让方的动作,对于保险公司,则有更为长远的影响。

从股权交易方案看来,保险公司拥有优先受让权的其他股东,则表现不一,安联集团明确表示正在积极评估本次中德安联人寿股权交易的机会,从而获取后者更多股权;爱心人寿其他股东则明确表示,放弃优先受让权。

“挂牌交易背后是供需关系的体现,受让方首先考虑标的情况,标的价值、交易价格,同时考虑自身的战略发展,是否有意布局保险业,对行业是否看好,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是否受让,如何出价”,范广沂说道。

“对于原股东而言,通过受让小股东股权,可以扩大持股范围,增加话语权;而新股东入股,或主要出于长期股权投资的谋求,看好保险行业,寻求稳定收益”,前述金融业内专家分析指出。

2018年《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出台,秉持“让真正想做保险的人进入保险业”的原则,银保监会对保险公司股东资质门槛明确提升,对股权实施分类监管并建立准入负面清单,对资金不实、违规代持等情况明令禁止,同时对股东的专业能力提出要求,增加股东在行业能力建设方面的考量。

而在随后的监管动作中,违规代持行为被清查、不符合监管要求的股东被拒之门外等动作也为想要进入保险业分羹的资本敲响警钟。

“目前,各个行业的资本对于保险机构的经营情况、盈利周期以及股权交易审批的流程逐步了解,不会再出现此前盲目投资的现象,而伴随着监管对于险资投向的严监管、行业回归保险保障的强约束,保险机构也不会再出现快速成为股东提款机的情况,因此资本在入局保险机构时,将更加慎重”,保险业内人士王立刚曾向蓝鲸保险分析目前的行业环境。

保险公司股权交易常有落地,大股东战略布局,小股东投资调整,均在影响着行业背后的资本暗流,而所需秉持的原则是,前述金融业内专家提出建议,“保险公司本身专业的金融属性以及风险保障的价值,使其区别于其他行业,而股东需要加强对保险经营规律、原则的认知与尊重,切实做到,进入保险业的人,都是真正想做保险”。(蓝鲸保险 石雨 shiyu@lanjing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