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名媛拼单不可笑,可怕的是真有钱的人依然在拼单
靠谱的阿星  ·  10-16 16:41  · 阅 1.4w
多数人只知道往上爬,并不懂得“降维”。

投稿来源:靠谱的阿星

这几天关于“名媛拼单”话题热度的确出乎我的意料。一是我觉得“名媛”就跟“贵族”、“地主婆子”这种词汇一样早就过时了;二是人人都有拼单的权利,什么时候成为了穷人的特权了。

现阶段,要知道装逼的确是刚需,有钱人除外,要不哪有那么多想办法打造个人IP之类,朋友圈那些炫富、晒爆发机会的东西,大家也乐意一起去点点赞,套路早就透明了,大家为什么还乐此不疲?毕竟人艰不拆,成年人本身欢乐本来就不多。

01

先讲两个故事,一个是我听以前老板讲的,一个是我亲自经历。

前老板多年前去纽约参加联合国举办一个生物产业会议,当时在他们展区的人比其他展台都要多,原因是入会的人员都在抢他们出的免费键盘和鼠标垫,但还是表示很惊讶,没想到能够进那个峰会的人竟然也这么爱便宜。

另一个故事,我大概是2014年的时候想尽办法要去互联网公司上班,后来去了一家电商公司工作,但是感觉实在找不到头绪,后来我老婆跟说我,你这种网购只上当当、京东的,哪里知道什么是电商?做电商,一般都有小女人思维才行。说着她把自己的手机给我看,都是一些返利、积分、优惠券之类的APP。

后来我明白了一个朴素的道理:贪便宜是人类的天性,与他们的身份地位、经济实力无关;互联网的商业逻辑很多都是在钻研这个“贪”字,让他们觉得很好玩。

比如双11、618等网络狂欢节如果没有低价、打折、优惠券还好意思叫“狂欢”吗?直播带货这么火,如果价格是和网店里的原价,还有人会行动吗?甚至可以说,每个人无论贫富都不喜欢占小便宜,那中国互联网将是另外一番景象。不仅是爱贪小便宜,而且还爱“白嫖”。Windows系统之中office等办公软件有多少人愿意付费的?有多少愿意付费在网上听歌?或者为自己经常使用的软件充值成为高级会员的,不排斥会有,但那绝不是普遍。

甚至如果不客气的讲,每个人无论贫富都不喜欢占小便宜,那中国互联网将是另外一番景象。

并且贪小便宜和有装逼刚需的往往的确都是同一群人,似乎是一体两面的。

02

现在社会,人们对于人的世俗评价是非常“单维度”的。

比如面试基本以貌取人,相亲基本上看房子和车子,交友基本上看消费能力是否和自己是一个水平线上的;有的人通过花钱做牌面、做形象装修挤进圈子,导致这种外在标志尺度是非常紊乱。当然,也有的人想办法出来返璞归真。

在商业世界里,对那些渴望消费升级的人钱是很好赚的,可以说他们“最旺盛的韭菜”。

比如苹果手机为什么生产线基本在中国,量产能力很强,却为什么不降价?那是摸透了国人要“逼格”的心理。BBA一些入门车型不是断轴、自燃、漏机油就是疯狂减配,不是一样卖得火、满大街都是。中国人去海外旅游扫货,一些LV的包、皮草甚至是国内工厂生产的运到国外贴牌再卖给中国人的。还有医美产业,那海报广告非常直接,强调把整成网红脸当做是女孩们的投资,有一个漂亮女孩说,“我在脸上动的每一刀,都要狠狠的赚回来。”

当然,这种消费主义潮流之中,有的人被裹挟其中,有的人怡然自得,有的从众消费,有的是也有苦衷。

反过来,有极少人跳了出来,就像会阳春白雪去做下里巴人的音乐和民歌,高科技数字化武装的去耕地,在一线城市的技术员去做社会底层的生意,过气明星去老少边穷地区巡演,这些事情绝对比在同一层面做竞争要更为“犀利”。

事实上,拼多多拥有最广泛的消费者基数、美团拥有全中国最不重视餐饮质量一人群、58同城才是本地信息服务需求的最大群体、抖音快手们才是基层百姓的搜索引擎,这些是中国“最大公约数”,通常难入知乎、小红书主力用户们的法眼,这些看起来眼界很高的人,对“名媛拼团”或“装富产业链”群嘲和围观的同时,早就在学业事业婚恋道路上掉进了“更快、更高、更强”的“奥利匹克思维陷阱”里?

这就好比一个人考上了重点本科,他的人生目标就是怎么考上重点研究生,或者托福雅思出国上名校留学,而不是想怎么帮助学弟学妹也考上名牌大学。一个人从农村出来进入到省城读书之后,还要去北上广深去漂一下;一个人在民营企业干的很开心,觉得自己应该去更大的公司哪怕是做螺丝钉也要去体验,反之是追求“人要往高处走”嘛;一个人明明很优秀TA暗恋的是比TA更优秀的人,哪怕单身一辈子也绝没有舔狗什么事;很多公司创业也是对标行业龙头老大,争取“放卫星”。

这些人看似很上进,实际上是在不断切换赛道、平台甚至职业,把人生经历当做一步步往上爬的阶梯,却很难把自己最擅长的优势聚焦起来,并把现有成绩做成一个庞大的磁场。

我认识的掌门1对1创始人张翼,2016年采访他的时候了解到他是在潮汕老家高考考上上海交大后,就和几个学霸好友一起办状元培训班,在他大学读读本科时候已把培训班升级为掌门教育,并转型用线上教育办法集合各个名校学霸资源,来继续对全国初中生高中生培优。我这几年不断听到掌门1对1巨额融资的消息,前不久又完成了E-1轮3.5亿美元融资。掌门教育的成功与创始人思维方式有很大关系,张翼本人就是学霸,他所从事的领域就是渴望高考中考冲刺的中学生,他学习的是计算机专业,而且创业和本科学业也相当优异,在最熟悉的领域内去做“降维”的事情,这样的人想不成都难,投资人当然愿意投资他。

再比如在教育行业,这些年国家每年培养了近百万自考生,另外几乎所有高校的财务和会计专业都考注册会计,学法学会考律师,各个专业都有相应的从业资格证考试,“往上走”最庞大的市场需求,但我很少听说有自考生去做自考学历培训,或者已经考证了的去做职业资格培训的,基本上都是名校背景的人在做,比如北大的李永新、人大毕业的欧蓬、清华大学的刘博通等等,这其实就是一种降维的思维。

大连理工大学有一个研三的研究生,因为毕业论文被导师打回就上吊“一挂解千愁”了。男生明显是受疫情的消极情绪的影响相当颓废,没有任何关于未来生活的筹划。难道做毕业论文比考研更难?就算“延毕”,也可以想办法为那些渴望考这所大学研究生的本科生、专科生、自考生、成教生们做培训,哪怕是卖自己当年考研资料也不至于这样不堪。

不懂得降维的人,他们只能不断在前进道路上进行“死磕”,不往后退、也不会往下看,从而找出自己的事业路子来,而一旦在前进道路上受阻,就容易妄自菲薄。很多觉得自己是一个失败者的人,他们无法想象到自己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其实只要他们的姿态再低一些,野心小一点,生活原本可以更好。

03

“降维”这个词的确已经用烂了,但未必就有人应用在自己生活中。在刘慈欣的《三体》中,三体人想办法把质子维度展开甚至动用了他们世界里的所有的资源,升一个维度是非常难的,但降低一个维度是很简单的,从四维降低到三维就像从三维到二维那样简单,整个宇宙最厉害的终极武器就是降维度打击,高维去打低维,才有绝对获胜的把握。在三体人看来地球人是虫子,而在更高维的世界看来,三体人也是更高一等的虫子。因此不断渴望上升维度的人,他们心中一定是存在着这样“鄙视链”的,而这正是他们最大的弱点。

这几年,移动互联网仅有的一些突破和创新发展基本上是非常“接地气”的一帮人做出来的。

比如张一鸣的字节跳动基本上是从很不起眼的草根流量自媒体内容把今日头条做起来的,如果一开始把兴趣引擎应用到很高大上的精品深度内容上是断然没有任何机会的;比如黄铮本人是名校学霸出身,但是他的拼多多基本上下沉市场做起来的,现在拼多多还是在上海的一帮程序员想办法为广大农村、山区农特产品拼团销售而努力;比如快手的老铁基本盘也是在三线城市以下的,以老铁信任关系为主打的直播带货平台今年大火。

伟大的互联网产品绝不是在一线城市为更有消费力人群需求而设计的有逼格的产品,而是有一线技术同时了解十八线人们需求的那样一帮子人做出来的。

而真正的实用知识也绝不是钻研小众圈子里的高深学术(技术),而是双脚粘泥、相当落地和朴实的。

反过来,我们眼睛只是盯着那些比我们富的人、比我们学历高的、比我们颜值高的人,然后想办法过成和他们一样,那一定是一条艰辛、曲折、成功是偶然、失败率高达90%以上的路。因为往上走的道路是一条“红海”,而自己已经经过的、熟悉的并且已经渡过的道路才是机会的“蓝海”。我绝不是在鼓吹一种“不求上进”的心态,而是一种“自反而缩”、理性看待自己“顿悟”。

结语

这个世界,最可怕不是比你聪明的人比你还努力,而是比你聪明还努力的人还是在做和你一样的事情;真正可笑的是担心本月花呗怎么办,却还在嘲笑那些比咱们有钱的人;还在研究怎么拼单来赚咱们的钱的人。大部分厉害的人绝不是做成你做不成的事的人、或者是不断开拓新领域的天才人物,而是一直在做他毫不费力完成的、在那个领域内已经是“专家”和行家的人。与其费力做升维,不如降维求突破;如果我们不能主动去降维,那就只能被人家降维打击了!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本文原创作者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