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2020,夏令营生死场
蓝鲸教育 靳卫星  ·  07-31 09:25  · 阅 5.7w
北京要求不组织不接待夏令营活动,营地教育机构面临毁灭性打击。

“突降噩耗,因为北京教委刚刚规定学科类培训机构不允许做夏令营,绿骑士营地遭遇大量退订,现暑期空余大量营地住宿和活动档期,欢迎各种教委不直接管理的机构和家长来绿骑士营地去野。” 7月24日,北京营地教育机构绿骑士CEO王磊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

王磊所说的“噩耗”源于7月19日,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市教委通知要求,中小学校、中等职业学校以及少年宫、科技馆等校外单位不得利用校舍组织和接待各类夏令营、研学旅行、暑期社会实践等学生聚集性活动。高等学校不组织、不接待各类夏令营等聚集性活动,校外无关人员一律不得进入校园,严防聚集性、输入性风险,确保校园安全。各区教育部门不组织、不接待面向学生群体的暑期境内外夏令营、社会实践等聚集性活动。

这是基于防控疫情的考虑,客观上也给北京营地教育行业带来冲击。

防控未松懈,北京措施最严格

随着暑期的来临,研学旅行或夏令营活动也逐渐升温,但在防控疫情的特殊大背景下,各地纷纷出台了相关措施,防范疫情传播风险。

在各地关于研学旅行或夏令营活动的规定中,北京的政策最为严格。除了上述要求,在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第七十八次会议暨首都严格进京管理联防联控协调机制第三十六次会议强调,全市教育系统和各类学校、培训机构加强健康监测,不组织不接待夏令营、游学团等聚集性活动。

根据两份通知,北京的学校和校外培训机构既不能组织夏令营活动,也不能接待外地来京的夏令营活动。为了保证通知得以实施,教育部门还要协同市场监管、人力社保等部门强化巡查监管。

北京之外,上海市教委通知强调,各级各类学校暑假期间要严格按照疫情防控的相关要求做好留校师生员工的疫情防控工作,暑假期间原则上不组织聚集性活动,暑假期间学校暂停军训、夏令营、社会实践等聚集性活动。

广州同样要求,“各学校暂不组织大型线下毕业典礼、国内外游学、夏令营等聚集性活动。”浙江则要求,“无特殊理由,任何学校不得在暑期把校舍租借给其他社会机构使用,也不得利用校舍组织和接待各类夏令营、研学旅行等学生聚集性活动。”

国内疫情虽然逐渐平息,但疫情防控仍然不会松懈,在这样的背景下,开展夏令营活动的学校、培训机构受到了怎样的影响?机构会如何应对?

寻找出路,从B端转变为C端

“疫情对整个营地教育行业来说,基本上是毁灭性打击,目前行业里已经有很多企业倒闭了。C端机构的很多业务开展不了,B端机构可能要停业一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学校恢复正常教学后,出游对学生来说基本不太现实,明年能恢复就不错了。” 北京营地教育机构绿骑士CEO王磊表示。

原本机构方希望在暑期能够通过夏令营实现一部分营收,但北京去而复返的疫情又让夏令营经营前景变得复杂。王磊表示:“这样的通知,对于面向B端的营地机构,至少是对于我们来说,影响还是很大的。因为今年参加夏令营的营员本身就很少,有很多家长不愿意让孩子出来。市场上面向C端的部分机构报名人数可能只有往年的十分之一。我们之前调整的方向是依靠一些培训机构,他们组织孩子来进行教课。但现在这个方向也断掉了。原定的计划现在又要重新调整。”

在这种情况下,王磊采取了以下措施——“相对来说,偏旅游或者偏游玩的内容会增加。”在原来面向B端的方式不能推进下去的情况下,王磊把产品调整成做自营的方式,去做一些面向散客面向C端的市场;也会针对家庭用户推出一些活动,比如三天两晚的亲子活动,让家长带着孩子参加一些低频的、价格偏低的、出行时间比较短的活动。

“还有,目前政府已经下文允许做500人以上的这种等聚集性的活动了,所以我们会做一些市集或音乐节这样的规模大一点的活动。虽然单价低,但是对营地利用率比较高,也可以扩大营地的影响力。”

这个从B端转变成C端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难。

“相当于我们把原来五六天的营会产品打散了,变成两三天的迷你营会,或者是迷你的亲子活动或音乐节活动。对我们来说,产品本质没有太大的区别,更多是形态的改变,所以难度并不是特别大。最关键是看市场怎么反馈,能不能把我们的收入的缺口给补上去。”王磊表示,“但还是会很难,受疫情的影响,大家的收入都降低了,出行欲望也会降低。今年我们能达到往年收入的30%就已经很成功了。”

活下去,打好基础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王磊认为,首先要想尽各种办法让公司能够存活下去。B端的机构可以做一些营地规划,与房地产商合作进行一些规划运营,或者做一些延伸的农产品销售等,可能会给公司带来一些收入。

其次,针对当下情况,设计一些孩子可以在家里进行的课程产品,比如可以做一些与自然教育、劳动职务等相关的内容,可能家长花几十块钱买到家里,带着孩子一起接受这样的教育。也可以做一些进社区的活动,派老师到社区里给孩子做一些体能训练,带着孩子做一些互动活动。

另外,在这个阶段,要更多地把基础打好,去做教学研究、课程研发等,研究讨论如何跟学校的相关教育更好结合和融合,其实主要在做这三块的事。

最后,同行业的人团结起来,报团取暖,共渡难关,这样可以资源互惠,降低成本。 “未来行业会逐渐趋于成熟,形成产业链,形成产业分工。这样这个产业才能更好地发展。大家报团取暖,共同度过这个漫长的冬天。”

“当然这次疫情也给从业者提了一个醒,未来,要想靠这个行业挣钱,需要做亲子游,做旅游线路,做成旅游产品。如果想坚持做教育,就去专注做课程、做内容,踏踏实实地把教育做好,不要考虑特别多商业的事情。就像国外一样,或者做成民非机构,或者有基金会支持,或者有一种类似于学校的定义,让这些人踏踏实实做教育产品。把营地教育和旅游彻底分开,从行业早期野蛮生长的状态中走出来。 ”王磊说。

王磊进一步表示,“相信疫情之后,那些想赚快钱的人会离开,他们会看到这个行业不应该把盈利放在第一位,如果是想去追求快速盈利,风险会很大。那么,真正留下的就是有实力有理想去坚持做教育的人,大家有更多的机会去踏踏实实做教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