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四川两家城商行拟合并,业内人士称中小行重组有助于其拓宽融资渠道
蓝鲸银行 占健宇  ·  06-30 18:32  · 阅 21.6w
业内人士指出,兼并重组后的中小银行,股权结构、内部治理、资产负债表更加透明、优化,有助于其拓宽上市、发债等融资渠道,银行稳健经营将提升其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中小银行改革重组又迎来了新的案例。日前,攀枝花市商业银行与凉山州商业银行在当地媒体发布关于合并重组的公告,宣布将通过新设合并方式共同组建一家商业银行。上述两家银行合并完成后,均不再具有法人资格,原有债权、债务、业务、人员全部由新设立的银行承继。

为了使中小银行更好地发展,管理层早已明确表示将采取改革重组的方式来为中小银行纾困。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向蓝鲸财经表示,中小银行通过市场化的兼并重组,有助于理顺中小银行股权混乱等方面的历史遗留问题,加快不良资产处置,有效化解金融风险,扩大银行资产规模。

周茂华还提到,兼并重组后的银行,股权结构、内部治理、资产负债表更加透明、优化,有助于其拓宽上市、发债等融资渠道,银行稳健经营将提升其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四川两家城商行拟合并

6月26日,凉山州商业银行在《凉山日报》刊登了《凉山州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合并重组事宜的公告》,公告指出,合并完成后,凉山州商业银行不再具有法人资格,原有债权、债务、业务、人员全部由新设立的银行承继。

与此同时,攀枝花市商业银行也在当地《攀枝花日报》刊登《攀枝花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合并重组事宜的公告》,同样宣布与凉山州商业银行合并完成后,凉山州商业银行不再具有法人资格,原有债权、债务、业务、人员全部由新设立的银行承继。

上述两则公告均指出,“债权人可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规定向本行提出要求;未提出要求的,不影响其对本行享有的债权的有效性。”

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官网显示,该行成立于1997年11月28日,是一家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股份制商业银行,目前注册资本金15.62亿元。

截至2019年9月末,该行资产规模749.09亿元,一般性存款余额530.40亿元,各项贷款余额421.64亿元。下辖成都、凉山、自贡、内江、达州、雅安、泸州7家市(州)分行,牵头组建都江堰金都村镇银行。

其官网数据显示,成立以来,攀枝花市商业银行累计上缴各项税金39亿元,自2006年起,连续12年成为市内企业所得税纳税第一大企业,连续12年成为市内存贷款规模最大的银行业金融机构。

凉山州商业银行官网显示,其于2006年11月8日经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复同意在凉山州城市信用社单一法人社的基础上改制筹建凉山州商业银行;2007年5月31日,凉山州商业银行正式成立并对外挂牌营业。

目前,攀枝花市商业银行与凉山州商业银行均未披露2018年及2019年的财务报告。4月底,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发布公告称,因内部程序暂未履行完成,延期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审计报告以及2020年一季度信息披露报告。

实际上,组建“四川银行”的计划在三年前就已传出。早在2016年9月,四川省国资委主任徐进就曾公开表示,将推动四川发展组建金控公司和四川银行,当年12月,徐进又再次公开称,预计在2017年6月完成四川银行组建。2017年2月,由四川发展全资持股的四川金控正式成立,但四川银行却迟迟未出现。

中小行重组有助于其拓宽融资渠道

而对于推动中小银行改革重组的工作,监管层早已明确表态。银保监会副主席曹宇在4月22日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又提到,中小银行在疫情期间受到明显冲击,今年将会大力推进中小银行的改革重组工作。

“按照国务院金融委的要求,银保监会全力以赴推动深化中小银行改革和化解风险工作,已经制定了相关的工作方案,工作进展比较顺利。”曹宇表示,“大家今年会陆续看到中小银行的改革重组工作力度会比较大,特别是进行市场化重组这方面的力度和措施会比较多。最近有关方面对中小银行提供了很多有利的条件,特别是中小银行的再贷款政策、定向降准政策等,包括银保监会也将对中小银行实行差异化的监管政策,这些都将为中小银行的改革重组创造有利条件。”

光大银行金融部分析师周茂华向蓝鲸财经表示,国内有超过4000家中小银行,由于中小银行自身一些历史遗留问题、自身管理与经营能力方面相对有限,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疫情超预期冲击下,其中部分中小银行受明显冲击,银行资产负债表恶化,经营稳健性受威胁。

“另外,由于地方法人中小银行服务中小微民营企业具有天然优势,目前在全球疫情防控与经济形势严峻,国内保市场主体、稳就业的任务艰巨,因此,管理层采取措施尽快为中小银行纾困,加大小微民营企业支持力度具有重要意义。”周茂华补充道。

“对于中小银行通过市场化的兼并重组,有助于理顺中小银行股权混乱等方面的历史遗留问题,加快不良资产处置,有效化解金融风险,扩大银行资产规模;兼并重组后的银行,股权结构、内部治理、资产负债表更加透明、优化,有助于其拓宽上市、发债等融资渠道,银行稳健经营将提升其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周茂华指出。

北京地区某资深金融人士还告诉蓝鲸财经,中小银行重组形式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区域性中小银行的整合重组,这样有助于做大做强区域性的城商行或农商行,集中区域内的资源支持当地实体经济,理顺区域信贷市场,减小区域内同业竞争。另一种是引入有实力的战略投资者,可以有利于规范银行的公司治理,盘活银行内部资产,增厚银行资本金,增强其抗风险能力,通过强强联合的形式,提高中小银行的竞争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