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从嫌弃到入场,为什么明星都纷纷加入直播带货?
见微评论  ·  06-30 15:48  · 阅 1.2w
留下的并且有所成绩的明星,也将会成为比肩薇娅李佳琦的头部主播。

投稿来源:见微评论

从柜员李佳琦到“口红一哥”,从淘宝店主薇娅到“带货女王”。整个2019年,两个强势淘宝头部主播诞生的背后,是一个千亿市场的悄然升起。

如今在疫情危机的催化下,直播带货一跃成为当下最火的带货模式,千亿市场早已增长成万亿市场。

越来越多的明星也开始走进直播间,在如今无戏可拍的现状下,似乎只有直播间一串串的卖货金额才能证明自己的影响力。

但仅仅在一年前,乃至半年前,明星对于“直播带货”还是嗤之以鼻的。

柳岩、王祖蓝算是第一批下场带货的明星了。

翻看去年的新闻,“最惨”“捞金”“沦为”等字眼也是用在柳岩直播带货上,不难看出连媒体对明星带货也是嫌弃的态度。

彼时直播带货的标签还是以“土味”快手和“低价”淘宝为代表的。

到了2020年,在疫情肆虐下,商店停业,影院关门,整个中国经济陷入停滞甚至后退的状态。

明星的日子也不好过,在无戏可拍的境地下,刚好电商直播迎来高速发展期,这也就意味着,以往“土味”“低价”的标签正在替换成“好质好货”,于是明星也顺理成章的参与进来。

看似是明星低姿态接受了高速发展的直播带货,实际上这背后的生意经再简单不过了。

明星看中的是直播带货的红利,电商看中的是明星的流量。

01

2019年,中国直播用户已经超过5亿,直播购物已经成为人们日常消费的习惯之一。同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已达到4228亿元,而今年,预计将翻一番达到万亿级体量。

明星的入场更像是捡了现成的。

以刘涛为例,5月14日晚,刘涛开启了首场直播卖货,围观者一度达到了2100万,她的首场带货成交金额也达到1.48亿元。

按照市场普遍20%~30%的抽佣来算,刘涛首场直播的收入最高可达四千多万。

对比来看就更清晰了。2017年大火的《琅琊榜》让刘涛跻身一线女明星行列,据了解,刘涛的片酬直逼孙俪,一集片酬有四十万多。

五十集的《琅琊榜》,刘涛的收入至少两千万。

然后对比拍摄周期动辄一年甚至更长的电视剧,直播带货可轻松太多了,四个小时的收入就与一部几十集的电视剧相当。

除了收入,通过直播增加自身的曝光量,也是维持明星光环的一种方式。

现在的明星不再是发几条微博就能引起粉丝狂欢了,《创造101》《青春有你》,各大选秀节目层出不穷,流量也会随着这些节目的热播被吸引过去。

对一线明星来说,直播不仅仅能卖货,即时互动的功能还可以拉近明星与粉丝的距离,方便他们更好吸粉。

总的来看,明星带货好像只有利好没有弊端,但深层来看,如今明星带货是一阵风还是会常态化,还有待商榷。

明星下场直播多数是受到经济形势下行的影响,无戏可拍,无公告可接,无钱可赚,这是明星进入直播间带货的一部分因素。

等到疫情结束,经济、文化都正常开展的事后,明星是否还会继续选择直播带货作为主业,明星对待直播带货的态度会不会从以前的“不得已而为之”变成可替换项,目前还不得而知。

另外一点,就是电商直播的专业能力。

02

在很多人看来,电商直播是没有门槛的,也正是因此无数人涌入进来,但仔细想想,从疫情出事的一月到现在,你了解的从素人成长到红人的主播,又有几个?

对明星来说则是另一回事,他们虽然没有像李佳琦薇娅那样卖货多年的专业能力,但是他们手握流量,而流量就是直播卖货变现最快的秘诀。

这里要讨论的不是明星带货能力的真伪,毕竟几个月来,大多数一线明星已经验证了他们的带货能力,而是明星带货是否可持续?

按照目前的套路,一个明星在直播带货前必然会在平台上大量宣传,平台也会在前期推广上给到一定扶持,所以明星们的首次直播,数据一般都是可观的,因为庞大的粉丝群必然会涌入直播间支持,哪怕是被调侃称“相声直播”的罗永浩,前期直播宣传时各大媒体预测的粉丝都是“白嫖党”,首次直播全部加一起也卖出1.9亿。

那么第二次,第三次呢?罗永浩的第二次直播就验证了,首次直播1.9亿,第二次只卖出五千万,虽然数据直接腰斩,但也算是趋于正常。

相比于罗永浩,频频翻车的某些明星就更是惨不忍睹了。

比如薛之谦的直播,45块钱的拉面卖了7份,元气森林的气泡水卖了12份。一场直播下来,总观看人数3400多万,全场才卖了8万7。

某位港星在抖音直播的坑位费为12万,几个小时下来,总销售额为27.6万。还有近期大火某姐姐综艺里一位明星,在淘宝直播,全场销售额仅3万。张翰的直播带货,更是直接连卖货数据都没有公布。

一方面是明星直播的专业能力相比头部带货直播相差甚远,介绍商品还非常不专业,很多连选品、价格等都是助理和公司帮忙,自己只是坐在直播间单纯的吆喝而已。

另一方面,明星把直播带货只是当作线上综艺来表演,直播带货虽然靠的是流量,但这只能拿一个基础分,想要卖货还是以主播的口才和临场发挥能力来加分。

还有一点,直播带货的需求会不会一直这么强劲?

在疫情期间,大量企业囤积着货物卖不出去,年初直播带货兴起是疫情下的流量集中期,也是工厂货物囤积急需出货的一个有效方法,这是当下只要是个带货主播,就能拿到远低于市面零售价的原因之一。

当经济生产陆续恢复,供需渐渐平衡,工厂没了囤货,价格趋于理性,在没有专业能力、供应链、价格优势后,明星直播还能坚持多久?

作为2020年的风口行业,直播带货成了企业的救命稻草、明星的流量变现机器,素人一夜暴富的梦。本质上虽然都是挣钱,但并不寒碜,明星也是人,能利用自己的知名度和名气直接转换成钱何乐而不为,但在风口趋于平静后,可能会暗淡离场,也可能回归演艺圈。而留下的并且有所成绩的,也将会成为比肩薇娅李佳琦的头部主播。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本文原创作者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