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打开APP
声网,一个过于美好的to B故事
蓝鲸资本 赵明溪  ·  06-30 14:08  · 阅 9.2w
在瑞幸造假丑闻引起了中概股风波的当下,声网登录纳斯达克能够受到投资者的追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声网符合美国投资者心中对于硅谷科技巨头的故事模板。

想不到,在瑞幸造成的中概股风波余波未尽之时,中国科技界的独角兽能在纳斯达克受到美国投资者如此热情的追捧。

北京时间6月26日,视频通讯云第一股声网(API)登录纳斯达克,发行定价20美元,开盘即上涨125%,报45美元,当日最高涨幅达到了178%,达到55.6美元。最终,以50.5美元的价格报收,涨幅152.5%,市值达到了50.6亿美元。

9398182cf7d048eaa68d0ee3d5b7fd2e.jpeg

一时间,对于声网的盛赞之声不绝于耳,其背后的投资者、5G概念、toB商业模式的优越性、视频通讯云行业背后广阔的蓝海,都成了支撑其市值背后的证据。然而,这个硅谷的toB 故事,真的有这么美好吗?

以视频即时通讯赋能移动应用

2013年创立于硅谷的声网,是一家音视频即时通讯的PaaS服务商,主要产品是面向应用软件开发者的SDK和SD-RTN。

SDK是软件开发工具包的简称,声网SDK能够让开发者在应用软件中开发音频、视频的即时通讯、音视频互动直播以及音视频录制等功能。

而SD-RTN则是一个在全球拥有超过200个数据中心的即时通讯数据传输网络,当用户使用声网SDK时便可接入SD-RTN,声网开发的算法能够在全球的数据中心之中选择最优的数据传输路径,从而保证视频通讯信息在互联网上传播的完整与快捷,进而保证视频通讯的清晰度和低延迟。

声网所服务对象往往是希望在所开发的应用中内嵌视频即时通讯功能,但又不具备相应技术开发能力或意愿的企业,例如社交软件、线上教育平台、游戏等领域的公司,以及企业级的应用。

正因如此,声网大部分客户的体量并不大,对于大客户有一定的收入依赖。其在招股书中披露,其2020年的第一大客户收入占比为14%,第二大客户收入占比为10%。第一大客户为线上教育机构,第二大客户为社交平台。

线上教育是即时视频互动最为成熟的应用场景之一,面对年龄较小需要监督的低龄学生的K12教育小班课、艺考1对1辅导、英语学习等都是最需要视频互动的线上教育领域。虽然官网和招股书中并未披露,但据36氪报道,声网的客户中包括了新东方、好未来、VIPKID等头部线上教育机构。

声网的另一大客户群体是斗鱼、B站、陌陌等视频直播平台。事实上,最初的直播形式对视频交互的需求并不高,观众与主播之间通过文字和礼物进行交流,直播平台采用的是单向传播CDN推流进行数据分发,而非声网所使用的SD-RTN网络。

后来直播平台为了在主播直播时炒作热度,提高粉丝粘性,搞出了连麦PK这种主播间的互动方式。在直播观众看来这或许只是一种新奇的娱乐方式,但从技术方面考虑,这需要保证主播之间互动时的低延迟。于是直播平台这才引入了声网SDK作为技术支持。

收费方面,声网采用的是免费增值模式,每月为开发者提供1万分钟的免费通讯时长,超出免费部分按照通讯时长收费。2020年3月,声网为超过1176家企业提供了通讯服务(只有在过去12个月内消费100美元以上的开发者会被声网列为客户)。仅2020年3月一个月内,声网就提供了超过400亿分钟的即时通讯服务。

目前,声网的收入处于快速增长期。2019年,声网的即时通讯云收入为6392.5万美元,相较于2018年同比增长50%。2020年,疫情导致的隔离使得线上互动的需求激增,一季度声网的收入为3544.6万美元,同比增长166.8%。并且,2020年疫情中的一季度还让声网扭亏为盈,单季净利298.7万美元。

所谓的蓝海究竟有多大?

以目前我们上网时的行为模式来看,很难想象除了在即时通讯软件上进行视频通话之外,还有哪些场景需要我们进行视频即时互动。但事实上,即时视频通讯的应用场景十分丰富。

以声网在招股材料中列举的例子来看,在社交软件领域,婚恋交友软件上就存在视频互动的需求。视频互动还催生出了线上KTV、线上狼人杀这些娱乐方式,通过视频互动,身处不同地点的好友可以一起唱歌,一起玩互动性较强的游戏。

企业、银行和保险公司等也在客户服务的过程中引入了视频通讯功能。智能家居物联网、线上医疗等等场景也是视频通讯重要的应用场景。即将到来的5G通讯更是极大地提高了信息的传输效率,为视频通讯提供了更大的想象空间。因此,当人们提起视频通讯云,往往会将其描绘为前途无限广阔的蓝海。

事实上,视频通讯云目前仍然是一个小行业。据国际数据公司(IDC),2018年全球的通讯云市场体量仅有172亿美元,而视频通讯云市场整体规模仅有6亿美元。

这主要是因为目前视频通讯云的收费依据是使用者的通讯时长,也就是人们对于视频互动这一行为的真正需求。

的确,视频互动的应用场景有很多,绝大多数有互动需求的应用程序多加一个视频互动功能都能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但这一功能实际使用的频率有多高呢?每一次使用的时长又有多久呢?在所有的即时通讯需求中,文字和语音均无法满足,一定需要出现画面的场景又有多少呢?这些都值得一个冷静理性的投资者进行思考。

在瑞幸造假丑闻引起了中概股风波的当下,声网登录纳斯达克能够受到投资者的追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声网并非一个纯粹的中概股,这家公司诞生于创始人赵斌位于硅谷家中的车库中,服务于广大的软件开发者,在程序员社区GitHub中有着较大的影响力,这些都符合美国投资者心中对于硅谷科技巨头的故事模板。

同时,声网在美国的商业模式也更加接近真正的toB业务,因为美国的视频通讯云领域的需求主要来自企业级应用,而中国的通讯云行业需求主要来自于社交软件、线上教育和娱乐类的应用软件,而声网在中国的大客户也都是服务于C端的应用。在中国,声网并没能真正地跳出toC的范畴,依旧面临着C端流量与消费增长瓶颈的限制。

在声网上市之际,希望读者朋友们能在铺天盖地的通告中,找到属于自己理性的声音。